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九章 我的芝士蛋糕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夜好眠——

    第二天早上她也是早早的就醒了,结果对上的就是一双带着哀怨的黑白眸子。

    “嗯?”纤长的睫毛微眨,那睡的有些懵的脑子还没来得及开动。却被那张放大了的俊脸糊了一脸。

    “唔——”

    被子翻动,人影交叠,大早上的又是你侬我侬了一番之后。楼炎枭这才恋恋不舍的松开了嘴——

    梵芊菡伸手将他埋在颈窝里的脑袋掰出来,轻笑着对着他的唇边就亲了亲,“好了,起床了,早上吃芝士蛋糕,很好吃的哟。”

    “嗯。”楼炎枭闷闷的应个一声,心里却想着,再好吃也没你好吃。

    深邃的眸子一暗,将人又搂紧了几分,不过在下一秒又快速放开,掀开被子就大步的朝着门浴室走去,随后哗啦啦的流水声就快速的响了起来。

    “呵呵呵……”梵芊菡轻笑着弯起了唇,随后看向窗外。

    调皮的小太阳已经露出了个脑袋,金色的灼热光芒挡也挡不住,就犹如那已经朝着基地进发了的大片丧尸群。暴风雨前最后宁静的两天,怎么着也得好好谋划谋划不是。

    她一双潋滟的水色眸子一定,随后掀开被子,也翻身而起。

    等两人洗漱完毕,走到楼下之时,早起的闵律风和小鸽子两人,已经哼哧哼哧的在厨房埋头苦干了。

    梵芊菡一个诧异,看着那边正在埋头认真的刨土豆的小豆丁,心中带上了点狐疑之色,“小鸽子,你这是在干什么?”

    他们别墅里可没穷到使用童工的地步啊。

    “啊——表姐你醒了。”小鸽子惊喜的就抬起了那颗黑色的小脑袋,他一只小胖手中抱着个大土豆,粉嫩婴儿肥的脸上还沾着一块土豆皮,看上去有点狼狈,又有点逗。

    “是啊,你这是在干什么呢?”梵芊菡又笑着问了一句。

    “还能干什么,这小豆丁大早上的起来说是要学做饭。还说什么好男人好女人只要是个好人都得会一身的好厨艺。嘿,就冲着他这几句话,哥我就浪费点儿时间教他了。”那边还在忙活的闵律风一转头,嘴巴一咧,就露出了个灿烂的笑脸来。

    “学厨艺啊,确实不错。”楼炎枭看着他那自娱自乐的刻苦小样儿,表示十分的满意。这小豆丁要是有东西学着了,就不会有时间来缠着他媳妇儿了。

    “嗯,倒也是一门手艺,万一以后出门在外的也可以吃好了。”梵芊菡也同样满意的点点头,小表弟不可能总呆在他们身边的,迟早有一天等他翅膀硬了就要学会展翅高飞了,所以,现在学点儿手艺也好。

    “嗯嗯,我以后肯定是个好大厨,我还要做饭给表姐吃。”小鸽子点点脑袋,一双水汪汪的,萌萌哒的眼中写满了求表扬求赞赏。

    梵芊菡也没让他失望,笑着就哄了一句,“嗯,真棒。”

    “不过,这学厨艺也要一点一点来,待会儿刨完了土豆就过来一起吃饭吧,今天早上有好吃的芝士蛋糕。”

    “嗯嗯,好哒。”小鸽子很是乖巧的点点头,然后将那毛茸茸的黑色小脑袋又埋了回去,开始继续认真的刨土豆了。

    不过,在梵芊菡身边的楼炎枭的脸色就有点不好了,他哀怨着一张脸,说好的我的芝士蛋糕呢?怎么又有小表弟的份儿啊?

    小鸽子像是若有所觉的,微抬起了小脑袋嘿嘿的一笑,然后又埋回去继续哼哧哼哧的刨土豆了。

    楼炎枭:“……”这个倒霉的小豆丁。

    不过,不管他心里多憋屈,这件事就这么定下了。等到其他人下楼,闵律风也将早饭做好了,还有小鸽子特意刨的的土豆,也被他做成了土豆泥端上了桌。

    “嘿嘿,大鸟,你觉得早上的早饭有什么特别的?”闵律风贱嘻嘻的凑过林鹤轩的身边问道。

    “嗯?”原本正慢条斯理的擦着筷子的林鹤轩眉梢一挑,忘带眼镜了的一双上挑狐狸哞也让他染上了几分邪肆的味道。

    随后就见他擦着筷子的手微顿,视线就往桌子上一扫,全部的油条馒头之类的东西摆放的挺整齐的,和往常差不多的样式。只不过中间留了一个圆形大空缺,显然是有什么东西还没摆上来……

    他面上没什么波动,慢慢悠悠的迟迟未说话,那边的闵律风倒是等的有些着急了,“你难道不觉得今天的土豆泥很特别吗?”

    说罢,闵律风双眼亮晶晶的就满是期待的看着他。

    林鹤轩的眉毛微动,特别?

    他还真没看出来什么特别的,只不过平常一般的早上可没有土豆泥这菜色。

    “怎么样,怎么样?看出什么来了?”

    “嗯——”就见林鹤轩语气一个停顿,随后眉角不动声色的上扬了一分,好看的薄唇一掀,“还撒上了葱花。”

    闵律风:“……”原地绝倒。

    “难道你就不觉得这土豆泥的颜色格外的鲜亮,看起来格外的好吃?我告诉你,这可是小鸽子大早上的起来要跟我学做菜,这刨土豆就是我教给他的任务。”说着,他还一脸骄傲的扬起了下巴。

    “哦,所以呢,你的重点是什么?是土豆是小鸽子刨的?还是这刨土豆是你教的?”林鹤轩神色未动,语气带着几分松快的笑意。

    “额……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小鸽子说会厨艺的男人才是好男人,所以啊,大鸟,你要不要也跟哥我学几手当个好男人啊,看在我两好歹也算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份上,我就不收学费了怎么样?”闵律风眉毛上挑,一副你拣到便宜了哟的表情。

    林鹤轩嘴角微抽了抽,这人的脑回路可真是越来越不像普通人了,啧……

    “不用了,那我还是当个坏男人好了。”林鹤轩表示跟他学什么的敬谢不敏。

    “……”闵律风原本撑在桌上的胳膊一个打跌,显然没想到大鸟居然这么不要脸的就承认自己是个坏男人了。可惜了他的师傅梦啊!

    “风哥,你们在说什么呢,快来快来,小嫂子说今天早上有芝士蛋糕可以吃。”那边元童扬着一张兴奋脸,蹭蹭蹭的甩干了刚洗完的手,双眼亮晶晶的就坐到了桌前,然后就瞪着眼睛开始期待了。

    那边同样等待着的楼炎枭:“……”说好的我的芝士蛋糕呢?多了一个小豆丁也就算了,其他人算怎么回事啊?

    梵芊菡:并没有,什么时候说只有你的芝士蛋糕了。

    随后,就见梵芊菡手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大大的蛋糕,外边裹着一层漂亮的金色巧克力皮,中间则露出了芝士蛋糕的真面目,大概是十六寸的样子,十分的大,好在他们的桌子也特别大。蛋糕的上面还点缀着草莓水果,还有各色的果仁,看上起充满了浓浓少女风。

    不过,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它看上去很好吃的样子啊~

    “哎,嫂子,小心,小心啊!”一个个的赶忙的又将菜往旁边推了推,让中间那圆形空缺变得更大了点。

    梵芊菡这才在众人紧张、期待着急的眼神下将蛋糕安全的放到了桌上。

    “呼——”几人也紧随着松一口气,抹了一把汗,随后就“虎视眈眈”的开始瞪着那蛋糕了——

    梵芊菡看着他们口水都快流出来了的样子,满意的一笑,秋甜做的蛋糕果然没让她失望。这蛋糕一拿出来,她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芝士味夹杂着淡淡的巧克力香,还有草莓夹在在其中的酸甜味道,完美的将这些香味融合在了一起,使得这个蛋糕的味道更上了一层楼。果真是十分的奇妙又让人口水泛滥。

    “嫂子,快,快切蛋糕吧。”见着梵芊菡半响的没有动静,那边的几人已经开始按耐不住了。

    “嗯。”梵芊菡柳眉一挑,唇边噙着愉悦的笑意,然后抬手往下切,第一块就递给了身侧的楼炎枭,成功的挽救了他那张哀怨脸。

    第二块给了小鸽子,也得到了一个萌萌哒的微笑。

    最后梵芊菡给自己也切了一块,就放下了刀,将蛋糕往他们那一侧推了推,“你们随意——”

    几个人眼睛齐齐的一亮——

    “啊,太好了,喂喂,大鸟,你放下那刀让我来。”

    “啊,鹤哥太狡猾了,不行,我要自己切,切的最大块的……”

    又是欢乐的抢食声,这一顿早餐迎着朝阳,热热闹闹的就开始了。

    ------题外话------

    感谢烟云的票票,么么哒~在努力码字了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