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7章 欺负你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过几天,我爷爷的生日。”吴有匪开车看着前面,“我说下次你可不要坐后面了,我说话感觉就是在和空气说一样。”

    “你刚才说什么了?”明月确实没有听见。

    “你刚才没有听见,又是干什么去了,我说话你能不能精神集中。”怎么随时都能让他生气呢?

    “刚才看手指头去了,好像我有点缺钙,小指头的指甲盖上有个白点。”

    她怎么可能没有听见吴有匪说话,她就是装没有听见,他给她说爷爷过生日什么意思,见爷爷吗?

    他妈她都虚,她那里还敢去见他爷爷。

    说实话明月的内心很脆弱的,她现在都不会去想能和吴有匪结婚的那一天,现在就是能在一起一天就是一天,好好的过每一天就行了。

    “我看你是缺爱吧,刚才的话你听见了对不对?”

    “没有。”打死不承认。

    “你敢说听见的人是小狗?”

    “我敢说。”我敢说谎行不行。

    说了小狗又不是真的小狗,可是为什么她现在就那么想欢叫两声呢,心里有点得意。

    “你这只小狗。”吴有匪停车,下车,明月还没有反应过来,已经被吴有匪拉出了车外。

    明月眼睛有点花,只觉得她家吴有匪这套动作坐起来一气呵成,犹如行云流水,简直不要太帅。

    两只眼睛弯弯,不停的冒小星星。

    “我太爱你了。”明月冲口而出,然后又十分不好意思,随即捂了自己的口。

    “你就说吧,我爷爷过生日你跟我一起去不?”

    大马路上停车,后面立马就是一串的车。

    “长得帅了不起呀?赶紧开走。”后面有车主性质急,立马就嚎了起来。

    “是不是我不跟你走,你就准备停在这里?”

    再停几分钟就不仅仅是后面车子开骂了,应该会有交警过来吧。

    “不是。”

    “那就好……”

    “我只会把你一个人扔在这里,然后我开车走。”吴有匪抬手臂看看时间,“大约我还能等你三十秒,过了这个点我就开车走了,你看……”

    “我看什么看,我又没有说不去,我就是要去的,咱爷爷过生日,我怎么可能不去,我就是在想送什么礼物好。”

    明月看着吴有匪的嘴角勾了起来,知道这样就算是过了。

    她就是一只小绵羊,好欺负呗。

    “还走不走呀,两口子马路上闹别扭也别耽误大家。”

    “还不赶紧上车,坐前面来。”

    明月乖乖的上车,“你刚才停车就是为了说这个事呀?”

    “我开车说话你不是坐后面听不见吗?”

    还都是她的错了?还不知道怎么被后面的司机骂呢。

    “想吃什么,不是说饿了吗?看在你配合的份上,我请客。”

    “我看着你都饱了。”明月说的是实话,她怕,她胆子特别的小。

    “那就是不吃了?”

    “嗯,不太想吃了。”

    “那就不吃吧。”吴有匪不惯明月这个脾气,多大的事,闹得都不吃饭了,威胁谁呢。

    “你也不吃吗?”

    “我不是陪着你不吃吗?”

    正好有个路口可以调头,吴有匪还真就掉头了。

    “送你回去?”

    明月哪里是真的想回去,咬咬牙,“我觉得我还是饿。”

    “饿也不能吃了,就当减肥了,你最近确实长胖了一点。”

    明月听吴有匪说话,好像喷一口老血去他脸上哟。

    “说就说,你还动手。”

    吴有匪伸着手掐着明月肚子上的胖肉。

    “谁坐着肚子上还没有一点胖肉呀,除非不是人,是骷髅头。”

    吴有匪看着前面,“我又没有嫌弃你,你着急干什么。”

    “没嫌弃我,你怎么不看着我说话?”

    “你叫我开车看着你说话?”

    明月……

    “这是准备送我回去吗?”

    “不送你回去,难道还等着你找个地方把我身体掏空不成?我这小身板可经不起你那样折腾。”

    小身板?吴有匪你187的身高,你给我说小身板?还什么掏空的……

    明月磨着后槽牙压低声音,“咱能不能别说话这么下流?”

    吴有匪笑着偏了头看着明月冷笑一声。

    明月就受不了他这样,让人不自觉的就要起鸡皮疙瘩。

    她是他对象,又不是敌人,总给人不寒而栗的感觉,这样真的好吗?她决定距离他远一点。

    对于这个决定明月又老是下不了决心。

    喜欢一个人就非得去靠近一个人,挨着抱着搂着才舒服。

    “你从哪里看出来我下流了,我是没穿衣服呢还是没穿裤子?”

    明月扶额,大哥,你这样真的好吗?她说的是他说话,他扯穿着上去。

    想说你整个人都下流行不行,不但下流,而且卑鄙。

    卑鄙无耻下流二百五加二,他全部都占了。

    “要不你下车?”

    又开始了,怎么动不动就让她下车,就只有这一招了吗?

    “又怎么了?”

    “前面有个酒店,你可以去把房开好等我,我舍命陪君子呗。”

    “吴有匪你停车。”

    吴有匪停车,明月嗷的一声就扑了上去,她今天不变成母老虎,他当她是病猫了对不对。

    “真的等不及了?这是车上没错,可这不仅是大马路上而且还是白天,就不怕……”就不怕人看见?

    明月咬着吴有匪的下嘴皮,他说不出话来。

    “总有一天你会修炼成功的。”吴有匪对着后视镜看看自己的嘴皮,出血了,真能下口。

    “对不起。”咬过之后就冷静了,明月也知道自己下口有点重了,母老虎正常之后就变成了小猫。

    “你不给点实质性的补偿,你以为我会原谅你?”吴有匪哼唧,“你自己说,自从我和你一起后,是不是我经常出血。”

    “一会儿我就该失血过多了。”

    明月表示不服,“那我不是也为你流过血献身过的吗?”

    他今天有她第一次疼吗?

    明月搓着手求饶,还不能就原谅她一次了,“我就是想亲你,下口的时候激动了一点,也没个轻重。”

    吴有匪舔着嘴唇,“你信不信我告诉你妈妈?”

    “吴有匪你还能幼稚一点吗?多大点事儿,怎么就能捅到我妈那里去?”

    下一秒明月又软化下来,“大不了,大不了,我认错还不行吗?”

    “行,学个小猫叫给我听听。”

    “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