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章 你回头了
    ,!

    “我先给你说清楚,不要以为刚才当着王露的面说我是你女朋友你就当真了,自己要有自知自明知道吗?”刚从里面走到大门外,许明月警告着吴有匪,也不知道这个人是真单纯还是假单蠢!怎么就那样站在那里让王露那个g来摸他。

    吴有匪一脸茫然,那个他也不像有个她这样的女朋友好不好,她有什么好。

    “还看,还看,再看我就把你眼睛挖出来,就算我长得好看你也不要盯着我看知道吗!别人会误会的。”许明月伸出手做挖眼睛的动作。

    “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吴有匪嗤笑,这个女孩子还真是他见过的最自恋的呢,他为什么要看她?

    “你……”

    “怎么你们还没走?这是吵架了吗?”一个声音从两个人后面想起来,那是王露特有的尖着嗓子说话的声音,听得人鸡皮疙瘩都要出来了,再配合他稍微不修面就会跑出来的络腮胡渣,这个人也是极品了。

    许明月赶紧挽着吴有匪的手臂,两个人画风突然就变成了亲密的情侣,“那里,我们两个就是打情骂俏,你看……”

    说着许明月就使劲拍就一巴掌吴有匪的胸脯,吴有匪心肝儿一颤,这狠手下得。

    他也不客气的捏了着许明月的脸,“我们两个喜欢这样的小动作。”

    许明月的脸疼得要死了,这个人完全就是打击报复,可她还要保持微笑,她很享受,这是他们两个之间的爱情。

    “那你们慢慢玩。”王露对吴有匪抛了一个媚眼,眼神中的那些东西估计也只有他自己才能懂,他以为自己很魅,却让人看得想吐。

    “你还是不是男人?”许明月等王露走远了终于吼了出来,她脸上的那快肉都要掉了,麻木了,没有一点知觉,是被疼的。

    “我不是男人,那你是男人吗?我有的东西你有吗?”吴有匪用那种大家都懂的眼神打量了一下许明月,这个女人,哎,“作为女人还有的没有,和男人也没有什么区别对不对?”

    许明月反应过来看看自己的前胸,“吴有匪,你找死是不是!”

    “找屎?找你好不好?”吴有匪哈哈大笑,这段时间来突然就像这样笑了,笑着笑着眼泪都出来了,如果那个人没有离开他的话,不知道现在两个人会是在干什么,她总是说他的生活太枯燥了,真的是这样吗?

    说出去的话也没有办法给收回来,可以让他收回来一次吗?有点失策,貌似身上连坐公交车的钱都没有。

    “喂,买个给两元钱坐公交车!”吴有匪厚着脸皮和许明月伸手,他是想有骨气一点,可是要骨气的话就只能这样走回去!太远了,有时候城市大了也是一件让人头疼的事情。

    许明月当着没有听见,在公交车站站着等车,运气有点好,没有怎么等公交车就来了,正是她要坐的那一路。

    “喂。你真的走呀!”吴有匪着急了,这个女人完全把他给忘记了是不是,女人翻脸的速度真的比翻书的速度还快。

    “你不能走。”吴有匪拉着许明月的手不让她走,她要真的上了公交车的话,那他就真的只能走着回去了,上次和许明阳走过一次,这次再也不想尝试了,那种双脚不认识主人的感觉太难受了。

    “救命呀,耍流氓呀!”

    吴有匪那里想得到许明月突然就这样喊了起来,一慌张就松了手,一松手人就上了公交车,然后车门关了,他再外面,她在车上,他看着它有一种想要扒皮的冲动,她对着他做鬼脸,笑得跟个小狐狸似的。

    吴有匪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怎么会觉得许明月那个样子很可爱呢!

    车子走了,公交车站就剩下吴有匪一个人,他没有钱坐不了车,他没有手机也打不了手机,人生仿佛又回到了开始的那个情绪低谷,被抛弃的那个人为什么总会是他,他有什么错?他就在原地,离开的人不会回头看他一眼。

    心随着烟色的夜渐渐额福利冰冷下来,果然他还是不适合平凡人的生活。

    许明月上了车也就笑了那么一下,车子开出去看不到吴有匪之后她就后悔了,她是有点内疚的,那个人因为她失忆了,本来就应该她负责的,想着如果不是因为她的话,那个人也许现在正和家里人一起吧,也不需要为了一两元钱的公交车费就那样。

    手机上的天气预报说今天晚上有雨,也不知道真的假的,都这个时候了,下雨的几率估计不会很大,那个人如果自己走路回来的话,晚上十二点以后应该能到吧?

    “师傅停车!”许明月拍打着车门。

    “这个地方不能停车!”

    “我朋友晕倒了!”

    车门开了,许明月冲了下去,可不就是下雨了。

    “坐在这里干嘛,怎么还不走?”许明月站着看着那个坐在那里的吴有匪,一个人呆在公交车站的样子完全就跟走丢了的流浪狗一样,抬着眼皮看着她,眼珠子烟白分明,白的部分跟白纸一样,烟的部分比夜还烟,仿佛里面有个无限的漩涡,看得许明月心里有点发慌。

    她一定不会喜欢这样一个男子的。

    吴有匪就那样笑了,对着许明月,打了灯光的脸上如盛开的桃花一样,许明月想幸好这个男人没有生在乱世,不然就是那种红颜祸水。

    “我说祸水,你还不赶紧起来!”许明月别开眼睛不去认真看吴有匪,看不下去了,再看晚上就要做春梦了好不好嘛。

    朝她伸出手是什么意思?一个大男人还起不来吗,真是的,那发着光大修长手指头,不去弹钢琴都可惜了那双手。

    正当许明月要伸出手去拉某人一把的时候,好巧不巧一个稍微已经有点熟悉的声音想起来。

    “明月,怎么还不回去,一个女孩子大晚上的可不安全。”白玉皎开车着经过,看着那个人是有点像明月,果然也就是她。

    许明月赶紧和吴有匪拉开距离,“等公交车呢,一会儿公交车来吗马上就回去,你这是……”

    当许明月没有问,人家车子里面坐一个时髦打扮的女人,大晚上的你说人家能去干嘛,这个话就不应该问,感谢上帝她也没有问出口。

    好尴尬,差一点就问人家是不是和她顺路,要不要带她一程,幸好没有说。

    扯着笑脸看着白玉皎将车子开走,车子里面那个美女至始至终都没有转过脸来看她一眼,也是一个是坐好车的女人,一个是等公交车的咖啡厅服务员,一点竞争力都没有,别人为什么要放在眼里。

    回头来看吴有匪,那里还有吴有匪的影子,刚才还指望她伸手拉一把的人,现在已经走出去好几米了。

    “你疯了,不坐车了?”

    “我看了站牌,你刚才坐的那一辆车就是今天晚上那一路车的最后一趟,所以即使再等下去也不会有我们要等的车了。”吴有匪又笑了,他可以走,再有人陪着的情况下,天下着下雨,在夜里雨中漫步,然后思考人生。

    许明月觉得自己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那就是为什么要下车来看看那个吴有匪怎么样了,如果她直接坐车走了,这个人自己也会走回去的对不对,一个男人有点路算什么?都怪她心软了!

    然后许明月又做了一个更加错误的决定,为什么她要花钱打车,而不是走路。

    “大叔,你确定你没有走错路吗?”计价器为何跳了都八十多了还没有大家!他们住得那个地方真的有那么远吗?

    “你要是觉得远的话,那我就在这里停车,你们下去自己走路?”

    吴有匪简直不能理解许明月的做法,真的下车走路,都花了八十多了,再花二十多就到家了,为什么还要下来走路,就这二十多元钱的路,让他们两个也走了半个多小时!

    回到家,家里的麻将都散场了,李如琼还等着许明月。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一个女孩子大晚上的多不安全。”说着李如琼又去看看吴有匪,心里想两个人真的没有关系吗?

    吴有匪才没有力气去注意许明月的妈妈想些什么,打了招呼直接就上楼了,他实在是太想躺下了?

    “那个明月呀,你弟弟说你给那个吴有匪找的工作一天一千块?”李如琼不是说吴有匪不好,可是真的有那种工作为什么不先可着自己亲弟弟?又说和那个吴有匪没有关系,她不相信,可是两个人回家又表现得一点都不亲密。

    “明阳和你说的?”许明月说着就想去把许明阳那个东西给挖出来,她偏心了吗?谁叫他自己长成了那个样子,王小冉和她带着两个人一起去的,可人家王露就算了,车展许明阳不行,长相不在线上,气质也掉线,能给一个扮米奇的工作就不错了,站那里一天就能拿二百块,还想怎样,真的想去工地上搬砖她现在也不反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