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非礼勿视(一)
    ,!

    第19章非礼勿视(一)

    “小乖,你可不要有事没事出来灯儿晃,现在坏人这么多,特别是男人,对你好点的是有目的的,把你炖了吃了,让你见不到你的那些蛋……”许明月摸着鸡脑袋,鸡是比较笨的,到了晚上视力不好就蹲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有人抓反抗都不反抗的。

    许明月又看了看吴有匪那个窗户,还亮着灯,也不知道这个时候还在干嘛,应该在吹电风扇吧?房间里面应该有点热,觉得那也是个不聪明的,不知道出来透透气?电风扇的风哪里能和晚上的自然风相比,下时候夏天的晚上,他们村子的人喜欢在露天地坝拖一个凉席出来睡觉,那个时候其实也挺好的,还能看到满天的繁星。

    还不出来?

    她不是想他出来,就是她始终觉得吴有匪在四个人一起吃饭这个事情上没有怎么搭理她,回来的一路上也差不多是她一个人在说,没有什么回应,所以她郁闷的心情没有解脱。

    这人自觉还是不自觉呀,她都在外面说了多久了,难道听不到吗?耳朵长屁股上去了不成?怎么一点也不为别人考虑!

    许明月是想着是敲门来着,可是她为什么要敲门,是应该吴有匪自己主动出来才对。

    站在外面不知道该怎么办?人家就是不出来,她又进不去。

    怎么办,趴在人家的窗台下往里面瞧,这个人到底在干什么,怎么能忽视她的存在?敲又蹲下来,她是不敢直接就那样去看的,万一看到不该看的怎么办,刚才看的时候吴有匪就是背对着她,这个人到底在干嘛呢?

    脱衣服?我的天!许明月在心里面惊呼,她是看过男人光着上面的样子,从下看到大,可那个人是许明阳,话说许明阳的身材也就一般,还是个一般的长相,那还是自己的弟弟,看着他就跟看着个长了点肉的排骨一样,没什么感觉,也不会有什么想法。

    可是现在这个,啊?你看他举起手来那个样子,肩胛骨上面的肌肉向上伸展,呈现一个有型的轮廓,那个肌肉窝好性感呀。

    不该看,不可以看,许明月你赶紧回避,这是许明月心里呐喊的声音。

    她赶紧低下头去,非礼勿视,可是她怎么有点煎熬呢,心里又起来一个温柔且带点鼓励的声音,许明月那就是一个背部而已,看看又怎么了?他又不会上一块肉,不趁着这个机会看看,下次要看美男还不知道怎么时候呢。

    对,看看又怎么了,又慢慢的伸出头去,脑子里面现在还在想,该不会是已经脱了裤子吧?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脸上渐渐的浮现出一种不该有的笑容,如果这个时候有镜子她自己一定会吓一跳的,那个淫笑的女孩子怎么可能是她,太万恶了!

    啊!惨叫声从许明月的嘴里响起来。

    好痛呀,她的天灵盖,这是要灵魂出窍的感觉?刚才是谁拿东西打了她的头,揉着自己的头正想站起来吼一嗓子狠话,突然想起来自己刚才干的事情,我的仙人板板呢,她刚才在偷窥吴有匪!

    后知后觉,她现在是不是应该躺地上装晕更加好一些?半站起来的身子迅速缩了回去,正要装晕,吴有匪开门从屋子里面出来。

    许明月赶紧躺倒,不好意思,她已经晕过去了,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切与她无关。心里默念,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隐身。吴有匪看不到看不到。

    吴有匪没有马上说话,就那样看着许明月趟在地上,装晕吗?他用了多大的力气他自己不知道?就算是病得要死的人,他刚才用的那个力气估计都拍不晕,她想干嘛,大晚上的这是在窗户地上装鬼吓他?他不相信鬼神,可他胆子不大,他害怕好不好!

    “死了吗?死了就灵魂站起来我们谈谈。”

    吴有匪知道许明月是装的,所以一点都不着急,他找什么急,躺在地上的又不是他。

    不动,就是不动,敌不动,我不动,敌动了,我装死,许明月坚持着,躺在哪里一动不动的。她一直认为以前打仗的时候死了那么多人,那些活下来的人不可能都是靠运气和本事吧?主要还是要靠脑子灵活,肯定其中好些都是靠装死活下来的,所以她相信自己也一定也能胜利的。

    “要死了呀!”许明月在心里骂吴有匪,这个男人一点怜香惜玉的觉悟都没有吗?用脚踢她的腿是怎么回事?踢一下也就算了,连着都踢了几下,难道就不能蹲下来看看她怎么样了?她这是晕倒了,晕倒了,晕倒了,重要的事情在心里默念三遍,如果旁边的人不是白痴的话,应该能够感应到的!。

    白痴,她忘记吴有匪就是个白痴了,一个失忆后连自己妈妈都不知道的男人,你能指望他怎么样?

    躺在地上一点都不好玩,悲剧了,这是夏天,她穿的短袖衣服,那个蚊子欺负她,她虽然也很想就当自己做好事算了,不是那个母蚊子为了孩子才吸血的吗?可是亲爱的你能不能不要把你亲戚都带来?她不知道自己手臂上有多少蚊子,反正不少,然后这些你该死的母蚊子,吸手臂上的血也就算了,吸脸上的血!

    “啪。”她确实忍不住了,这样继续下去她会失血过多而死的。

    “醒了?”

    “没看见蚊子咬我,不知道帮我打蚊子!”许明月责怪着吴有匪,她一定要占据先机,从这里开始不说其他,只说这个蚊子,然后准备靠着这个遁走。

    刚才蚊子咬过的地方好痒呀,蚊子包那种痒是人类必须挠痒痒的痒,动动手指头抓呀抓呀,这里痒,哪里也痒。

    “就这么走了?不想和我说说你刚才在我窗台下面准备干什么吗?”吴有匪拉着许明月的后衣领,及时阻止了许明月的遁走,就想这样跑掉了,是不是太小看他吴有匪了,当他是笨蛋还是白痴?

    我绕,我绕,一二三,我化身一个绕指柔,我转两圈,再跳一下,许明月成功逃开吴有匪的魔指,两个人现在距离一米左右,目测吴有匪伸手的距离是够不到她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