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章 胡言乱语
    ,精彩无弹窗免费!

    送药不感动是不是?在赵刚这里这才是开始,只要他愿意讨好哄着这个人,那他也是有办法的,而且在他这里不用花什么钱就能办到。

    赵刚他妈是心疼自己的儿子,一大早的本来就要上班,你还专门先坐了公交车去接人家,坐公交车送人去上学,而且还只能送半路,因为他确实要上班,耽搁不起,他又不是公司的什么中流砥柱,能随随便便迟到一点事儿都没有。

    “赶紧吃,刚买的,豆浆都还是烫的,今天的油条也不错,豆浆和油条最配了。”买了一根油条两元钱,一杯豆浆三元钱,一共就花了五元,在赵刚看来还是很值得的。

    提前准备了零钱领着明月一起上车,他走在前面,一次投了两个人的钱,明月在后面一只手拿着油条,一只手拿着豆浆。

    “以后不要这样子了,太麻烦,到学校我自己买着吃都来得及,而且你也不用来送我,我们本来就不顺路。”明月还记得那次赵刚送药过来花了多长时间,不是她心疼这个赵刚,就是觉得这样子不好,两个人也并没有这样的亲,万一到时候她确实还是不想处怎么办?人家和你说他付出了怎么办,有些事情明月不是年龄小留不懂。

    赵刚每次都是笑嘻嘻的说声他愿意,明月每次都想回他一句,你愿意,我还不愿意呢。

    这个男人完全不是明月喜欢的类型,做的事好像是那种老实巴交的,对她似乎也很好,可就是感觉哪里没对。

    就是看这个人的笑容,每次明月都有这个人笑不达眼底的错觉,所以也喜欢不起来。

    能不能有什么就说什么呢?可人家表现出来的就是什么都好,早上来来回回的,连她上班的咖啡店都去过了,就是让人有点不喜,每次都是一杯白水坐在哪里等她下班,她是哪里的服务员,又不是老板,你不喝东西来这占着位置,叫老板怎么看?

    “这就是你那个相亲男呀?”李琳笑着问明月,笑话她着急了,你说她这大龄剩女都不着急,你个大学还没有毕业的小姑娘着急什么?这都相亲上了?

    明月红着脸,她就说叫人不要来等她了,她下班时间是晚上九点半,完了赵刚送她回去再自己回去,到家都大半夜了,她怪不好意思的。

    为什么不好意思呢,主要是她也不喜欢这个人,心里也不得劲儿,不喜欢还不能明说,因为妈妈让她了解了解,但是这样子也不行,受着人家的好,虽然不是天天接送,隔三差五的也不行。

    了解也是个问题,两个人基本没有什么共同的话题,而且就那么点时间,发生的事情都是别人在对着你好,回去要是和妈妈说,那当妈的能不愿意?这孩子多好。

    李琳说自己先走了,告诉明月要是没有人来了就早点下班,人家老板就是给你行个方便,男朋友来这里等你,一等就是两个小时,白开水都喝好几杯了,她不是舍不得那个水,做那么久屁股不疼?一个和你聊天的人都没有。

    “李琳姐你不要那样说,还不是男朋友。”明月不承认,一脸的不情愿。

    李琳一副我懂了的表情,让明月看着着急,偏偏人家不说了,你也不能接着说,挥挥手走人,走的时候又多看了两眼,人确实不怎样呀,都不找个浪漫的地约会的男人。

    这年头男人追你的时候都舍不得下本钱,那你希望他能在什么时候对你下本钱,李琳不太看好,但是这事不能建议不能说,这就是别人的姻缘。

    看着就准备打烊了,白玉皎从外面进来,穿了一件带羽毛的衣服,一身的风骚劲儿,这样形容一个男人未免有点不厚道,但给人的感觉差不多就是那样,妖妖娆娆的就来到了明月旁边。

    “小妹,有没有兴趣陪哥哥出去喝一杯。”说出来的话一口的酒气,就知道这人喝酒了,喝得还不少,喝得脸上红霞飞。

    他就是喜欢都明月,喜欢看她那种有点尴尬有点害羞的样子,他知道明月喜欢他,他从来都知道自己有多招女孩子,但他不能,他是个坏男人,是女人的灾难,玩玩还可以。

    明月玩不起,她是应该找个好男人结婚的女孩子。

    “白玉皎你开车来没有,要不要我帮你找个代驾送你回去。”这点明月已经从吧台里面走出来扶着白玉皎了。

    赵刚已经站了起来,他没有想到咖啡店也会有酒鬼来闹事,本来应该早点站起来去帮明月的,就多想了那么一下,该怎么帮,那个人一看就是有钱人,光是手上夹的那个包包就是他家一年以上的开销,万一他过去发生冲突怎么办?

    酒鬼一般都是不讲道理的,他犹豫了。

    “你怎么回事呀,赶紧放开她!”就赵刚犹豫的那么点时间,那个男人已经挂在了明月身上,都成什么样子了,他要是再不出声,估计他和明月也算完了,然而他也仅仅是出生,没办法上手。

    明月现在顾着白玉皎哪里还能管赵刚怎么想,扶都要扶不住了,整个人跟着白玉皎的重量往下沉,白玉皎攀着她的脖子,她最后只好搂着他的腰,姿势确实不太好看。

    “这是我们老板的表弟,看来是有点喝多的。”明月这全是和赵刚解释了一下。

    赵刚黑着脸要把白玉皎从明月的身上扒拉下来,他自己都还没有搂过呢,一个醉鬼,既然是认识的,他现在也不担心惹着了不该惹的人。

    “真丑,滚!”白玉皎微微眯着眼睛,抬手往赵刚靠近的脸上那么一推,赵刚也是没有注意,一下子坐地上去了,脸继续发黑,一发不可收拾。

    “你别听他说,他就是那种天下他自己就是最完美的那个。”明月也是心里一抖,这人到底喝醉没有呀,睁着眼睛这是说瞎话呢说真话?赵刚算不得帅,但是要和丑挂钩也是有一定距离的。

    “明月我今天上你家去睡,你收留……”

    明月捂着白玉皎的嘴巴不让他继续说,但是已经来不及了,赵刚现在看她那眼神就跟看垃圾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