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章 没有主意
    ,精彩无弹窗免费!

    明月上闻着了吴有匪身上的香皂味儿,很好闻,淡淡的,不是那种刺鼻的沐浴露味道。

    一抬眼还能看到吴有匪有点轮廓的下巴,一点点向前面翘着再圆润的收回来,皮肤很好,可能是路灯灯光的原因,下巴的最远处还闪着柔和的光。

    喉结一下一下的动着,不会快一点,也不会慢一点,恰到好处的节奏,看得明月都想上手去摸了。

    “看够了没有?”头顶突然就传来了吴有匪的声音。

    “你没有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明月死鸭子嘴硬,她就是看看,不动不闹的,看看就能怎么样?谁叫你妈给你生成这一副妖孽的样子了,不让人看就把自己变成一个套中人,找块布把自己裹起来。

    爱怎么说怎么说,吴有匪干脆就不接话了,说多了他怕他自己会有一种把这个女孩子直接扔地上的冲动。

    这会儿你是有求于人,还不知道收敛一下自己的语气,罢了,前段时间也是他赖着她,现在还准备赖在她家里。

    他有点不想要一个人待在家里,空旷的家里让他有点难受。

    李如琼怎么说自己右眼皮跳呢,这里等着呢。

    “怎么走路的?穿运动鞋走路都能把脚给伤了。”把明月从吴有匪的手里接过来,还没来得及道谢,人就走了。

    “哼!”明月轻哼一声,完了换回来自己老妈一巴掌,翘着嘴巴喊:“干嘛呀。”

    李如琼这一巴掌稍微用了一点力气,这孩子一点都不让人省心,这什么态度,知道不知道要是没有人家,是不是你自己就爬着回来了。

    明月心里想的却是吴有匪就是她的灾星,遇上他之后运气就没有好过,这样走路都能摔倒,下次这个人要是再出现自己是不是喝水都该呛死呀?

    这个世界上肯定是只有妈妈好的。明月斜靠在沙发上,脱了鞋,脚裸的部分已经肿起来了,疼不疼,疼就是肯定的。

    “活该。”当妈的这样子说话就是心疼了。

    拿了热水来敷,用小毛巾沾了热水,敷上去那一下疼得明月眼泪都要掉下来了,直喊:“老妈能不能让水凉一凉再敷?”

    水凉了还敷什么敷,就是热水来活血。

    “要是你爸在,能让他用白酒给你揉一下……”

    提到自己爸明月就不说话了,静静的听她妈说,它的印象里面的老爸都是老妈嘴里拼凑的,实质的印象是一点都没有的,那个时候太小了,没有记忆力。

    李如琼一辈子就这么一个男人,孩子那么小男人就没了,她容易吗?一点都不容易,当年不是没有想过再走一步,可是两个孩子呀?拖着两个还在掉着鼻涕的孩子,怎么嫁?能嫁得好?

    后来也就算了,就看着和老公那几年的回忆也就过来了。

    明月是一晚上都没有睡好,疼得不行。

    一大早六点不到,明月的手机响了起来,开始以为是闹钟,结果不停的响不停的响,要了老命的响。

    “喂?”

    “明月你要不过来一趟……”

    电话是王小冉给打的,断断续续的说话和哭泣,明月听得不是很清楚,或者说王小冉也没有说清楚。

    “小冉,我的脚昨天晚上回来的时候扭了,可能……”

    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

    “明月,你是不是不愿意来呀?我就你这么一个朋友……”

    得,明月挣扎着从床上起来,受伤的那只脚肿得很明显,完全不能下地,单脚站在地上,然后开始穿衣服,穿裤子,有点困难,生活不能自理,跳着出去刷牙洗脸。

    “就不能不去?”李如琼皱着眉头,什么样的朋友这样子折腾朋友,你把她当朋友,她把你当朋友没有?

    明月苦涩的笑了笑,王小冉说就她这一个朋友,她难道在这里不是也只有王小冉一个朋友,但是王小冉似乎不太相信她,而且很多次都在她面前露出那种本地人的优越感。

    “我不去她就不能活了。”电话里王小冉就是这样说的,她是王小冉的朋友,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去死?死肯定是不可能的,有些人把这个字就老是挂在嘴边来吓唬人。

    李如琼帮明月找了一双旧一点的运动鞋,这样的鞋子穿着松一些,“那只脚就不要穿袜子了,怕塞不进去。”

    当妈的亲自给女儿穿的鞋子,就像小时候一样。

    “你这是怎么了。”叶利亚顶着个黑眼圈回来,熬夜的人都是这样子,自己还觉得很非主流,就差没有把头发烫卷染黄了。

    也许是夜晚太过疯狂的缘故,人现在显得有点萎靡不振,背上的吉他显得很是沉重的样子,也不等明月回话,自己就进了房间,他需要睡觉。

    “年轻人就这样耗着自己的青春。”

    李如琼不太理解现在的年轻人是什么心态,什么唱歌,难道就不能找个工作好好的干,那靠唱歌能真真赚钱的有几个?红不起来就只有黑。

    送着明月出去,说还是不要去了吧,让打电话说清楚,是真的朋友的话能让你这样子去?

    明月跳着脚上了公交车,找个座位肯定是不行了,一公交车的人,人挤人,能站住就不错了,这年头也别指望别人能给你让个坐,自己稳稳的抓着扶手,痛脚使不上力气,还是有点摇晃。

    “我怀孕了。”王小冉眼睛肿得跟核桃一样,看着进门的明月,至于她的脚,哦,原来是真的摔了呀,比较明显。

    人都来了,王小冉的意思你就给我出出主意,该怎么办,她这边完全没有注意,刚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完全蒙了,带了套子的还怀孕了,怎么回事?

    “这个事情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明月挪到沙发上坐着,然后自己那只疼脚伸着,从公交车上下来走过来,她累死了,完全就是单脚跳过来的。

    来的时候大约就想到了估计是这个问题,但不好意思,她给不了意见,再好的朋友,这样的事情都给不了意见。

    换作是她自己,这个事情就不能发生,她比较保守一些,没有结婚就住在一起这样的事情肯定就不能发生,那是对自己不负责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