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章 能简单解决吗?
    ,精彩无弹窗免费!

    跑,目前来说也是错误的,拖着一个伤病,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

    两个人被请到的派出所,让老实交代,光天化日之下你们眼里还有没有王法了,直接上手打人,那么多人看着的呢,这胆子……

    “认识的呀?”民警看着两个人笑,原来说认识的,那就是故意的了?

    明月就只剩下哭了,女人本来就弱,她还是女人中弱了又弱的那一个,叫她现在怎么说?说不出口,她害怕。

    剩下吴有匪慢慢的来说,他并不是很清楚,只说后面他自己看见的,他和明月呢也不是那种关系,这个很好解释,确实说认识的。

    “但这个事情吧,就算不认识,是不是作为正常的人来说也应该帮一把,我还是个男人……”吴有匪认为自己打人没错,唯一错的就是没有抓住机会狠狠的下手,上天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的话,他一定要让那个男人一辈子都记得他是谁。

    为了证明你是个正常的男人,所以你就打了他?

    那公交车上一定就不会只有你一个男人,没有站出来帮忙的就不是男人?

    “当时人很多,别人不一定看得见,我就在旁边也是后面才看见的……”那种坏人呢就是利用了公交车很拥挤这个特点,另外就是周围的人很大可能不会站出来帮忙。

    民警又问明月,让她别只顾着哭,哭完了还不是要说,光哭有什么用,不能解决问题,他们要把事情经过都弄清楚。

    一开始就可以确定写姑娘是有多傻,后面的男人在侵犯你,你却没有反应?你能说说你自己当时的心里吗?旁边还有个和你一起的呢,你不求助?

    傻不傻呀!

    “我觉得这个社会大多数人是人品高洁的,你们认为的也不一定都对,人家就是在车子颠簸的时候帮助你扶了你一把……”这不是小题大做吗?隔着衣服搂了一下,你就不行了,开打?

    或许这是个武打社会。

    “姑娘你是选择了‘忍’这种自我‘‘保护’’方式,是害怕受到更多的伤害吗?”

    民警认为根本不可能嘛,这不是还是傻吗?

    说谎!民警不信。

    如果后面要这样打,那前面为什么要忍?完全说不过去呀。

    猥琐男偏着头偷偷的勾了一下嘴角,这些都是他在日本*****上学的,日本人经常扮演这个,学了个皮毛还挺管用的。

    “小丑般拙劣的肮脏。”吴有匪小声说了一句,他不是说民警,就刚才猥琐男笑拿一下他看见了,要不是在派出所,他还得打人。

    “姑娘,如果当时你喊了一句,或者有其他人看见来作证……”你喊了至少能真的证明有那个事,现在口说无凭,大晚上的又不能掉取公交车监控,就算有,也不一定就能拍到,太多人了。

    问那么多说那么多都是废话,现在你来说不能判定,行,那要怎样?

    “你们最好私下和解。”民警认为这样比较科学,不会浪费大家的时间。

    说不清楚的,女人这边说男人对女人动手动脚的,男人这边咬死说为了帮着扶一把她。

    赔钱。

    明月就知道是这么一个结果,但是要钱没有。

    “难道说以后再遇上这样的事情,是不是就捆着自己的手不让动,看着人做这种事?睁眼瞎?”

    民警笑而不语,他可没有那样说。

    还能笑得出来?

    “换位思考一下如果你的恋人,爱人,姐姐或者妹妹被人欺负占便宜你还会这么悠然自得在那里看热闹吗?法律对于这类犯罪打击力度太轻!总之一句话你的纵容就是那些痴汉犯罪的理由。”

    “请注意你的言辞。”民警黑了脸,什么叫他的纵容,他怎么就纵容了?他也是提供一个解决的办法,你说你是受害者,谁看见了?就凭你说吗?

    还有就是他也不是看热闹,以为他每天很闲呢?如果每个人都把这样的事情拿来烦民警,他们也就不用干其他的事情了。

    不是他图简便。

    吴有匪胸口隐隐作痛,被气的,你们是警察,应该为人民服务,对待那些违法犯纪的就应该严肃处理,不放过一个坏人,不冤枉一个好人。

    现在你却要放走那个猥琐男。

    是他给了你什么好处吗?还是别的什么?

    “我要求调公交车监控。”吴有匪不觉得麻烦,他是有时间的,大不了等放明天公交车公司上班。

    民警皱眉,遇上极品了,多大点事儿?就算是真的被搂了一下,还能少块肉,而且你也打了人家,这个事情就到此为止不好吗?

    在民警的调解下赔点钱行不行?他不会让你们赔太多的,这样大家都好。

    不行,这是吴有匪的答案。

    他见不得那些魑魅魍魉出来兴风作浪。

    “我这次要是不把这人收拾服帖,下次他还会继续这样子,你们不管也不行,我就要个道理了,实在不行,我们可以请律师。”吴有匪说话很有底气,他不在乎花多少钱,就是要一个公道了,要这个人受到应有的惩罚。

    “算了吧。”明月抓着吴有匪的手很小声的的说,还请什么律师,就算能赢那也得先把钱花出去了,她缺钱,很缺。

    就当被狗爪子摸了一下行不行。

    “哎,我看就算我吃亏好了,好人做到底,我也不追究了。”猥琐男也及时说道,他看出来了,再继续下去这个男人估计会咬着他不放,要是真调监控,不一定就不能看清楚。

    毕竟有些事情他就是做了。

    民警也是忍着,那到这里就该差不多了吧,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好不好。

    “不行,这个事情必须要有个说法!”吴有匪咬着。

    明月吐血,小吴同志你还要怎样?她没钱了呀!

    耗着吧,今晚谁也不用走了,就都在这里等着,等着明天调公交车视频,民警倒想看看有什么结果。

    “我去抽根烟。”吴有匪站起来出去,他其实平时不抽烟,兜里也没有烟。

    “你不能走远了。”民警提醒到。

    过了一会儿进来一个另外一个民警和这个民警说了两句话之后,处理这个事情的民警皱起了眉头,松开,慢慢的扯出了笑容,嘴角一点一点向上,然后固定在一个位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