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章 感谢你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95章感谢你

    “开始不是说好平分的吗?”有钱谁不想多分一点?明月反正也是没见过什么大钱的人,有钱赚很开心,数钱的时候特别开心,一张一张的,那些给拿钱的是不是都不当大票是钱?吴有匪弹吉他,你们打赏,几块钱就差不多了吧,不是的,里面好多大票,和她之前看见那些在地铁里卖唱的不太一样。

    果然还是个看脸的社会呀,有个特长,然后靠着脸,赚的不少。

    “平分?”吴有匪想想看,好像他是说过这样的话,可他也说了其他的,不是说了能分给她她平时上班一个月赚的一半的钱吗?说了两个,满足一个就可以了,分给你你一个月工资的一半不就行了。

    “嫌少?”嫌少你就不拿了。

    钱现在全部都在吴有匪手上拿着,金光闪闪的,本来就全部是他赚的,明月就去打了一个杂,一个打杂的一晚上你想要多少?给你二百都是说的,人家呢还言而有信的要给你拿你自己打工的一半,还不知足?

    下次还想不想干了?

    明月讨好的笑着,跟个小哈巴狗一样,伸着手,摇头说不嫌少,给多少就是多少。

    吴有匪就随便给了,懒得数了,只会多不会少的。

    “明天还去吗?”吴有匪转身准备上楼的时候,明月拉着他的衣角问了一句,就那么一下用手摸摸衣服,这质量还不错,这小子没牌子的衣服还挺会选的,下次他买衣服自己也要跟着去,跟着也买两身。

    “你觉得呢?”

    明月幽怨了,她要是觉得得出来,还能拉着他问,她觉得想去,天天想去,他能去吗?这收入太客观了。

    “难道你不想去安慰你那些女粉丝们?”今天走的时候还围着那么多的人。

    吴有匪转身就走了,懒得说,以为他是真的缺钱呢?要不是他动了恻隐之心,能带着她去?这可是他第一次干这样的事情,就为了让她赚点钱,完了之后这个女人还不满足,人心这个东西,果然难测,还是个女人之心。

    “你到底去不去呀。”

    吴有匪头都不回。

    以后就是看着你饿死了都不会去了。

    明月跟着上去,边走边说,“我也不只是光为了我自己,也想了你的.....”

    吴有匪阴恻恻的看着明月,他倒要听听她哪里想着他了,你说呗,我听着,关于卖艺赚钱这个事情,他怎么了,他怎么就必须得去卖艺了,想着他了,呵呵,看你能说出个花儿来,明明就是自己打着小算盘,特别明显,有点狡黠的样子,还找借口理由,她以为自己很聪明。

    “你这样看着我,叫我怎么说?”

    看着你就说不出来了?心虚还是说谎,不说算了,准备走人。

    又拉他衣角,还是同一只衣角,就不能换一只拉?都皱了起来,眉头动了那么一下,他不喜欢衣服皱起来的样子,从来都不喜欢,可看着那只手,算了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你想呀,其实你弹的别人也会,我也没有听出来你弹得有多好,那么多人来捧场,说明什么,你自己可能也知道,所以你充分利用了这一点,但是时光易逝,青春易老,等你年华不在,容颜不再的时候,再想像这样.......”

    吴有匪开门进去,他以为许明月还能说出点什么不一样的来,果然是他高估了这个人。

    “不趁着现在赚钱.....”

    “你跟着进来是准备今天晚上睡这里?”吴有匪看看自己的床,看看许明月。

    明月退了出去,门一下子就关上了,关上的都是明月的财路呀,金钱这个东西果然与她不太有缘呀。

    跟他睡?想得到美,虽然他是有如花美颜,难道她自己就长得差了?也不可能就为了今天晚上这点小恩小惠,哦,还算不上恩惠,她也做事了,跟着他抛头露面的算不算,就说这钱吧,其中不是也有男人给扔的吗?说不定就是冲着她来的呢。

    原来她还以为他还是个绅士来着,现在也只能呸呸呸,带着她赚钱钱就想占她便宜,哼,原来还是个流氓,想到这里,明月裹了裹自己的衣服,打了一个冷战,果然还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像她这种单纯的少女还是小心为妙。

    蹭蹭蹭几步就下了楼。

    吴有匪是竖着耳朵听到明月下来的声音才正的躺下睡觉的,谁也不能明知道外面有个人站着还能安稳的闭上眼睛睡觉。

    第二天早上起来,明月坐在桌子前吃早饭,吃得挺好的,小米粥加鸡蛋加满头,清淡还有营养,昨天晚上的收入拿出来一半给她妈妈当生活费。

    “吃早饭怎么不叫我?”吴有匪从上面下来,自己坐下,坐在明月对面,又是阴恻恻的看着她,明月正喝粥呢,勺子都没有放进去,就因为昨天晚上带着她赚钱了,所以现在她成了他的丫鬟不成?

    “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起床。”明月说的也是真话,以前也叫过几次,人也不答应,答应了也起不来,后来干脆就不叫了,观察了几次,发现这小子总是要睡到太阳晒屁股了才起床,像今天这样的情况真的很少见,太阳估计从西边出来了。

    李如琼从厨房里面出来,皱了一下眉头,今天这小吴是怎么了,要吃早饭你自己起来就是了,干嘛叫明月喊你。

    “小吴锅里面又粥,自己去盛。”

    吴有匪没有动,明月就懂了,让她去呢,果然拿别人的手短,还是当着她妈的面就这样的嚣张,以后还想不想在这里住了?

    “妈,我去,他脚不舒服。”明月笑了笑,说了一个谎话。

    吴有匪挑眉。

    李如琼低头就去看吴有匪的脚,脚不舒服你是怎么下楼的,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是什么把柄抓人家手里呢?她自己生的女儿不知道。

    按理说吃完早饭就差不多了吧。

    吴有匪拽着明月的衣领走,拉着她,她立马退了两步,“大哥,有话您快说,我还要赶着去上课呢,和你这种无业游民不一样的。”

    “晚上你请客?”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请客的?”明月仔细想了想,她确实没说。

    “不该感谢我一下?”

    明月上了公交车,感谢你妹儿呀,今天早上给你盛饭不就是当了丫鬟感谢你了,欺人太甚个,刚才还从她这里拿走两块钱说是坐公交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