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章 没想到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98章没想到

    明月看着锅里面的菜开始翻滚起来,她想听听吴有匪到底有什么计划,到底能不能赚钱。

    “先吃,吃了我再告诉你。”吴有匪说着就先动了筷子,他都要饿死了,在身体和计划面前,肯定是先关注身体,他把自己看得比钱重要,比事业重要,人活着就是为了活着,不是为了钱也不是为了事业,计划什么的都在后面。

    明月很想说一句,她倾听的姿势都摆好了,你来叫她等一下?她还真的就只能等,脸上保持着笑容,机械化的笑容,如果她现在有那个权力的话,她一定会挖烂吴有匪那张脸,就他有脸了是不是,脸大。

    “服务员怎么还不上酒?”明月豪气万丈的,就跟重庆人说的那些什么来着,袍锅人家的气势一样。

    “酒来了。”

    打开啤酒,明月拿着瓶子就干掉一半,从舌头到喉咙到胸腔,刚才那熊熊烈火终于下去一半,才点就烧起来了。

    “不吃?”吴有匪问明月,她要真的不吃的话,今天这菜还真就吃不完了,他不喜欢浪费的,确实点得有点多,没有想到这分量这么足。

    明月半瓶酒下去就红了脸,其实这样的人解酒功能不太好,不能多喝的,多喝容易酒精中毒,每年为什么那么多人喝死了,就是酒精中毒。

    “怎么不吃。”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当一回梁山好汉行不行,把对面的吴又匪看成是那汉奸。

    吴又匪呵呵一笑,继续吃,在食物中奋斗。

    “看你东西,我怎么觉得你有点傻呢?”完全不像是女孩子,怎么说呢,你对面坐了一个帅哥,是那种走到哪里都有可能成为焦点的帅哥,你就顾着吃东西了,都不多看几眼的?不看也就算了,还不注意形象,看看那样子,嘴里都包不住了,叫那个帅哥怎么看你?

    傻?你全家都傻,替我问候你全家一下。

    明月差点就绷不住了,她可不就是傻,她不傻能在这里请他吃饭,上次他说请她吃的面,上次她就该请的,现在这次得换多少次面呀?

    喝酒,明月把另一瓶酒推给吴有匪,“喝酒,喝酒,一切尽在不言中。”

    不言是因为不想骂人,她是一个有素质有颜值的女孩子行不行。

    吴有匪又把酒给推了回去,他不喝酒,他一杯就醉,酒量可能比明月更不好,他们两个就只能一个人喝醉,明月喝醉了还好说,他喝醉了怕别人对他欲行不轨之事。

    “你?”明月想笑,一个男人,哈哈哈。

    服务员过来往锅里面加菜,“你女朋友可能有点醉了。”服务员本来也是很少说话的,这个服务员呢她想帮别人打听一下这是不是这个男人的女朋友,别人给了小费。

    明月一副服务员什么眼神的样子,他们两个看起来是情侣吗?想到个好笑的,哈哈,他们两个不是情侣,是表兄妹关系,差点就要说出来,吴有匪按着她的手,“快吃东西。”

    这是个缺心眼儿的姑娘。

    服务员就懂了。

    吴有匪吃得差不多了,明月也喝得差不多了,喝酒的人不吃东西,一会儿肯定醉得更加厉害,吴有匪给她碗里夹菜,早就知道肯定是这个样子,对面的人晕晕乎乎的,就怕等一会儿不好回去,他刚才就不该同意她喝酒。

    “你吃不完的不喜欢吃的就给我吃?”明月是这样觉得的,你能吃还能给她吃?

    吴有匪干脆就停了筷子看着明月,“那要不现在结账走人?我吃得差不多了。”并不是他不吃的就给她吃,桌子上现在确实还剩下一些,如果吃不下千万不要勉强,对身体不好,也就只能浪费了。

    “等我吃完。”她还没有吃饱,只是有点晕,为什么一开始不敞开肚子去吃,就怕万一不够,不够吴有匪再点怎么办?这里的菜品不便宜的。

    酒足饭饱就该谈正事儿了吧,让吴有匪说说他的那个计划,如果是换个地方继续卖艺呢,她肯定就跟着去了,今天上课她都开小差了,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么四肢健全的愿意去当乞丐了,原来是钱来得如此之快,还轻松,当然他们两个干这个和乞丐又不同,乞丐是直接伸手要钱,他们还算是付出了劳动。

    “我想去卖肉,你要不要加入?”

    明月以为自听错了,请吴有匪再说一遍,吴有匪微笑着又重复了一遍,还真是卖肉。

    呸你妈妈的哟,这就是你的计划?她还以为吴有匪有个什么计划哟,卖肉,凭借着自己一副好样子就去卖肉,自己去也就算了,还带着她去,简直了,这是拖人下水呢?

    明月鄙视吴有匪,之前还真就没有看出来他是这样的人,突然就想到了,昨天晚上为什么带着她赚钱去,可能那只是一个引诱她的开头,那是卖艺嘛,现在来卖身,卖身赚钱的速度是不是要比卖艺快一些?

    “你恢复了记忆,可能你想回到你之前生活的状态,......你也许觉得我差钱,但我这个人吧,并不是什么钱都赚......”她读书成绩不是最好的,但人生价值观肯定不差,喜欢钱,但不是什么钱都要都赚,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今天请客请了就请了,明月把包拿过来,她没有钱包,没什么钱所以也不需要钱包,招手叫服务员过来结账。

    明月现在心里也是特别的难受,不是因为花钱了,就是觉得和自己住在一个屋檐下的人是那样的,她有点接受不了,喝酒的缘故,现在脑袋还有点发胀,还胸闷,拿手锤着胸,一下一下的,有点堵。

    “别锤了,本来就不大。”吴有匪知道她理解错误了,也不忙着解释,就喜欢看她这个样子,这女孩子表情特别丰富。

    明月抓着包就挡在胸前,“你往哪里看呢?”

    “我又不是透视眼,就是看了也看不进去。”吴有匪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有了要逗一下她的心里,他以前从来没有这样过,干这事有点出格,出他自己的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