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 太嫌弃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99章太嫌弃了

    “你这个性格不好,别人说了什么你也没有弄清楚,拿着就跑......”可不就是,你认为的那种卖肉和他说的那个卖肉根本就不是一回事,他看着真的就那么像犯罪分子不成?什么钱不好赚,赚有颜色的钱?

    “卖猪肉呀?”明月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有点怪吴有匪,怎么不早说呀,害她以为他是神人呢,不过他这个样子卖猪肉?你是能杀得了猪肉呢还是能砍得了猪肉呢?周星驰演国产凌凌漆的的时候确实是个卖猪肉的,卖猪肉都是那么迷人,但人是有真本事。

    “嗯。”

    “你确定我们两个能干得下来,主要是那个工作.....”她是跟她妈妈去过菜市场的人,菜市场卖猪肉的那些都是些老腊肉呀,年轻的也有,但要他们这两个人去卖猪肉,这细皮嫩肉的能卖得出去?

    别以为自己长得好干什么都行,能去菜市场买菜的人大多都是图实惠,不会因为你的长相更好看就买你家的。

    “干不干得下来先不说,你就说你干不干吧?”吴有匪就是个玩儿的心里,没有试过这一类型的,他做事情成功的多,想这种和生活最贴近的真的没有尝试,睡了一晚上起来之后特别想拿着刀往肉上砍,他的性格其实跟他表现出来的还不一样,内心有暴力的一面,只是一直控制得很好。

    明月觉得不可行,不是她想不想干的事情,就拿这个事情来说,她跟着吴有匪干,首先考虑的事是能不能拿到工资,能拿到多少工资,她的时间不是拿来浪费的,必须要把时间拿来换成钱,不是她想得多,是没钱就不能读书上学,不能生活。

    “你来跟着我干,你觉得我会亏待你,钱肯定不会少你的。”

    明月就笑了,笑起来有点傻,有点假,说吴有匪你是不是逗呀,说得她和他好像很熟悉一样,现在就是他和她妈租房子租的状态,他一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根本就不是很清楚,他的家在哪里,他的父母她也不认识。

    说得那么模糊,到时候你赚了不说,肯定会给钱,亏了呢,是不是你到时候说给二百五就行了?你见过找人给你干事情不先谈价钱这种事情的?那些关系好的人之间说兄弟你看着给的话都是场面话,要人真到时候给的钱不够,你看兄弟还能不能做。

    “........你要是亏了跑了,我到哪里去找人去?”不给个数就不是真心想谈,算了,到时候她放暑假找个稳当的兼职干着,或者就在咖啡馆干着也比跟着吴有匪强呀。

    “你要这样急的话,......因为没有做过,具体的不知道能赚多少钱,本来想的是多赚的话就多给你一些,你这样子的话,那行,一个月给三千,重活不让你干。”

    明月那颗急躁的心又稍微安定的下来,三千的话,还是比较可观的。

    那刚才的话就当她没有说,让吴有匪继续说,只是大哥你怎么就那么确定你能赚?

    “可能时间不会很长......”他本来就是想试一下,他是真诚的想寻找生活的乐趣而已,试一下这个看看有意思不。

    明月又蔫了,大哥你能不能一次性说完,别现在说得好听,你说你能赚你就赚了,还时间不长,这位仁兄你就搞来玩呢?她能拿到钱?

    似乎在吴有匪这个明月认为的穷**丝这里钱就不是问题,不相信是不是?先付钱给你行不行?

    “先付钱的话那就什么都不用说了,干,怎么都得干。”明月笑得跟个哈巴狗似的,就差扑倒在吴有匪身上去舔他的手了,“可是你要是亏了......”

    就说亏了之后钱从哪里来?这些年网络上到处都是老板给员工发不出来工资跑路的。

    “你觉得我能发不出来你的工资?我一晚上能赚多少钱你不知道?大不了我带你再去一次。”

    “我是说笑的大哥,你的能力我还能不信吗?”明月那个傻劲儿也上来了,眯着眼睛,又眨眨眼睛,讨好得太过明显,吴有匪都不好意思看,忍不住笑,转头一边去。

    事情谈完了,酒精那个劲儿也上来了,明月晕晕乎乎的跟着吴有匪走,看着这个人的后背都能傻笑,看到的都是钱呀,大兄弟她开始有点喜欢你了。

    吴有匪打了一个冷战,回头一看明月扶着门不肯走,就知道她肯定是要喝多的,上去拉她走,人就傻傻的跟着走,嘴里还说冷,这个天,谁从温暖的屋子里面出来风一吹都冷,可像电视上那种男人脱衣服给女人的事情,目前吴有匪是不会做的,因为他脱了里面就一个衬衣,他也冷,得冷疯了不可。

    “风怎么就没有把你给吹醒呢?”

    “我冷。”

    “我知道你冷。”

    “我要抱抱。”

    “你可以死开些了。”

    吴有匪不会打算就这样走着回去,他很不喜欢这样子走路,和一个醉鬼走路真的是一件很不愉快的经历,老是拽着他的手走,完全一副死皮赖脸的样子,你是没有骨头还是没有骨头呢?你扶着腰的这个男人不是你男人,你就扶着他的腰?

    招手叫了出租车,把人往里面一塞,软绵绵的人也不好推,抬着大腿往里面放,终于整个人进去了,吴有匪自己再进去,明月的脸顶在出租车的玻璃上,有点变形,实在有点看不过去了,把人扶着你往自己这边靠。

    有时候做点好事就等于是害了自己,明月往吴有匪身上钻,往上面贴,她是觉得那边暖和,具体的自己靠着一个什么东西她完全不清楚了,以为自己在家里的床上也说不定。

    “怎么喝得这样醉?”李如琼从吴有匪的手上接过明月,语气就表达了当妈的不高兴,什么关系呀,就这样子喝,男女不分。

    “阿姨,我先上楼了。”吴有匪是完全不解释,没有解释的必要,就是一起吃了个饭,明月的酒量不好,当然他自己的也不好,他现在很不爽,他没有喝酒,但他一身的酒味儿,特别的不喜欢酒味儿,衣服还皱巴巴的,靠着靠着就上手了,还抓着衣服不放,明月刚才完全就变成了一个树袋熊。

    吴有匪很嫌弃,一点都不可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