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章 是否信任
    ,精彩无弹窗免费!

    明月买了不少馒头,又在旁边买了几盒牛奶,差不多这就是她安排的今天的伙食,特别的便宜,一共也就二十来块钱,能少花就少花,,因为省下来的就是她的。

    “我还给你买了牛奶,别看咱们吃得简单,绝不会少了你的营养……”明月说得自己都不好意思了,他给了钱,她只能给他吃这个。

    “你的意思中午没有菜?”

    “你是出来写生的,还是为了吃的?为了吃你还出来写什么生?”想当画家还不得先为艺术献身?

    “……空乏其身才能有灵感,你见过几个肥头大耳的画家的?”

    吴有匪不但人长得好看,就是手都长得十分的好看,骨节分明,手指修长,指甲盖放光,半月板恰到好处,干干净净,是可以给观音菩萨端瓶子的手。真要说起来这个男人就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那种,随便你从哪个角度看,随便看那个部位,特别的完美,所以走到哪里都有女人多看几眼。

    “你看看你,手里拿个馒头不吃,没看见有小姑娘看着呢?”明月酸。

    那些看吴有匪的女孩子呢也就是看看,大胆的多看几眼也就走了,毕竟现在吴有匪身边站了一个姑娘,姑娘也不差,人家自然就往那种关系上去想了,要去招惹人家男朋友,首先得考虑自身条件。

    如果吴有匪不和明月一起,如果明月的衣服颜色再好那么一点,那么她一个人站在一边也应该是发光的。

    不是说她不发光,一个五瓦的灯泡放在一个一百瓦的灯泡旁边,别人首先看到的就是一百瓦的那个,这就是视觉上的现实,不服?不服找自己父母去,问问他们为什么把你就没有生成那个样子。

    “真不吃呀?”不吃她就收回去了,反正中午还可以吃,晚上还可以吃,让她来安排,就是这样,没得他挑选了的份。

    吴有匪不是不吃,他是不习惯站着大街上吃,或者说就这样在外面一边走一边吃的习惯,也许这就是他的教养不太允许,皱着眉头,他以为至少明月能安排一个小吃摊吃个早餐,是他想多的。

    “我们这是上哪里去呢?”明月跟着吴有匪一边走心里一边打鼓,这样的小镇你还往边缘走,这是干嘛呢,她不走了。

    “走到哪里觉得可以就停下,找一个合适的地方。”他画画不是拿着笔就能画的,他可以画,他也喜欢画,但他不随便,不是心目中要的他不会在纸上停留,画得可以很慢,但绝不浪费时间。

    不走?吴有匪挑眉,他并没有停下来等明月,她可以选择站在那里,或者选择掉头就走,知道她心里有担心和害怕。

    信任,人与人之间之所以有些人可以走得近一些,是因为相互信任。

    明月可以不信他的。

    但他知道明月一定会跟着他一起的,他不给她犹豫的时间。

    明月跺着脚就跟了上去,“你告诉我你这样子到底要找什么风景,你不能就这样走,漫无目的,我们对这里并不熟悉,人在异乡……”

    “你怕?”吴有匪干脆就说出来好了,他看着她,慢慢的黑眼仁更加我黑了起来,仿佛变成了大海,里面波光粼粼。

    “我又什么好怕的。”明月嘴硬。

    她想自己就这样溺死在吴有匪的眼睛海里面的,古代君王为了一个妃子可以点烽火,吴有匪这样看着她,那眼神就能指挥她的,可以让她去抢银行都没有问题。

    手上一阵温热,她的手很冷,她不知道为什么穿得不比她多大吴有匪吴有匪手可以那样暖和,想到一个词语“热血男儿”,现在这个男儿牵着她的手,很温暖。

    “跟着我走有什么好怕的。”吴有匪看着明月那个傻样儿他就想笑,拉着她的手往前面走,她就是没有反应,或者是还没有反应过来。

    果然就是还没有反应过来呀,等反应过来了,明月从吴有匪的手里把自己的手给抽出来,两个人这算什么事?又不是那种关系,大庭广众之下拉手。

    抽出来之后自己又后悔,其实她还蛮喜欢那种感觉的,后悔之后接着又是失望,特别的失望,也许刚才那个牵手就是一个偶然的情况,并不是吴有匪对她有什么想法,不然她抽出来手的时候速度并不是很快,他明明可以阻止的,电视上就是这样演的,男主角死皮赖脸抓着女主角的手不放,最后女主角放弃了反抗,最后两个人顺理成章的就在一起了。

    两个人一点交流都没有,走了差不多两个小时,明月看着周围,完全蒙了,都是山村,房子稀稀拉拉的,一片凋零,心里那个后悔,她刚才是怎么被吴有匪灌了迷药走了这么远的?人迹罕至的地方。

    “你看到大自然的美了吗?”

    “美?”她是一点都没有看出来到底有多美,小时候看了那么多年的类似于这样的风景,一到冬天到处都是这个样子,她欣赏不来,还是更加喜欢夏天的繁花。

    “就知道你不懂。”吴有匪鄙视明月,不懂也就算了,你还傻,是他见过最傻的,就不能不懂装懂一下?

    “知道我不懂还问?”明月心里骂吴有匪就是没有脑子?有脑子的人也不会把时间浪费在这个上面,骂完以后又心疼,她知道自己已经很喜欢这个人了。

    “你别动。”

    明月就真的不动了,他说话有点急,一般这种情况电视里面演的都是女主角背后有危险什么的,比如说蛇什么的。

    “你不要吓我。”明月特别的紧张,真的就不敢动。

    “脑袋上什么时候沾了一根草。”吴有匪动手从明月头上把那个草给拿下来。

    “你……”

    她以为是蛇的,结果他说是草,她气得上去拍她,她接着她的手让她别闹了,那话说得太过于稣了一点,以至于明月产生了一点错觉,她以为那个啥,完了回过神来,人家已经把画板给打开了来,上面铺着白纸。

    “你别动,我画你。”吴有匪这次说的是真的,他轻轻的把明月掉下来的一丝头发别到耳朵后面,手伸回来的时候,手指头也不是故意的就擦了一下明月的脸,动作很自然,一般人不会想多余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