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章 就睡这里?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你不要企图用美色诱惑我!”尽管很舍不得手上摸着的这块肉,但明月理智还是有的,两个人并不是那种关系,而且现在还算是光天化日之下。

    吴有匪并没有说话,相反的就在明月将最后一个字说出来的时候他把明月的手也给拿了出来,他什么也不想干,他是美色,但不需要用到美色。

    还不至于。

    明月有些失望,为什么就不能说呢,就说你喜欢她,就说你是用美色吸引她又怎么了?一片冷漠。

    赶紧把手放进兜里,不然刚起来的温度又该下去了。

    “我刚才买了一些酒。”她是准备喝酒来着,酒能活血,能让身体暖和起来,在电视上看过,很多人喜欢在寒冷的天气喝上两口,她就怕吴有匪带着她去山里,两个人万一冷怎么办,有点酒还能熬一会儿。

    买的是那种小瓶的,换做是喜欢喝酒的,两口也就喝了,明月给自己开了一瓶,小口的喝着,照她那样喝估计得喝至少半个小时,吴有匪没有动,他看着明月,“你确定不会醉?”

    明月在吴有匪这里有过喝醉的经历,他对她喝醉的经历的评价不太好,但你确实要喝,因为她冷,他看着都冷,行,你喝,他不喝,看着,一个醉了,另外一个还能帮忙。

    “吃点馒头?”明月又把馒头给拿了出来,有点硬了,不耽搁吃,顺手给吴有匪拿了牛奶出来,她喝酒吃馒头,他喝牛奶吃馒头。

    “你也别嫌弃这个馒头,你不要告诉我说你小时候过的就是好日子,我小的时候就羡慕那些能吃得起馒头的人家,特害的羡慕,但我从来不去看着人家吃,因为我长大之后肯定能吃得起,你看,我现在不就再吃。”说着又咬了一口馒头,然后喝了一口酒,酒很快就被嘴里的馒头给吸收了,嚼着馒头,满口的酒香,上脑。

    吴有匪不是不吃,馒头比较干,他吃一口馒头得喝下去半盒奶,一盒奶吃两口馒头,就这样他还容易噎着,他承认自己是被精细着养大的那类型,他的喉咙可能接受不了还没嚼细就吞下去的食物。

    “我们一会儿又准备走回去?”那她可能不会干了,再这样子走回去她的脚可能就废了,她受不了,就看着那么几户人,也不知道他们的交通工具是什么,有个牛车都行,她同意付钱的。

    “就睡这里吧。”

    “什么?”睡哪里?这里?睡农民家里?有认识的不成,要不然大过年的去别人家睡,“哎呀,你也不早说,早说我买点东西提来。”上别人家不得送点年礼什么的,大过年的。

    吴有匪收拾好他的东西朝前面走,就刚才那个画都还没有给明月看呢,她不是冷的不行吗?她就是还没有来得及看。

    “你倒是说清楚呀。”明月赶紧把包背身上,该拿的都拿上,重担都在她身上,她嘟着嘴,这样的男人,她喜欢他什么?喜欢他欺负她?

    到了地方明月有些无语了,这是什么意思呀,两个人睡树林子里面那块大石头上?虽然她背着帐篷和充气床垫,她真没想过会用上,现在是真要用?

    她有些恍惚,这种恍惚来至于她刚才喝的那几口酒,没有喝多少,醉倒是不至于。

    吴有匪动作很快,看样子是那种经常干这个事情的人,也许以前他经常这样。

    “你不来搭把手,毕竟一会儿你也会睡在里面。”吴有匪淡淡的开口。

    “我们两个一起睡里面?”明月不愿意了,虽然她喜欢他,但是男女有别,两个人也没有什么关系,她凭什么要这样做。

    “那你可以选择不睡或者你现在走回镇上去。”

    明月动手,她不是去搭帐篷,她动手捡那些周围的干柴行不行,烧一堆火在帐篷外面坐一晚上吧,这样也不会冷,或者她就躺在火堆旁睡一晚上就好,肯定不会冷死,也不会被大灰狼叼走。

    吴有匪的帐篷搭了起来,里面的充气床也打了气,里面还有一床毯子,他带你毯子,这人一开始就想好了要在外面过夜的?

    这就睡上了,吴有匪也不喊明月进去,明月已经在外面生了火,周围都暖和了起来,她还准备了一些大一点的木棒柴,可以烧很久,反正一个晚上是没有问题的。

    “要不要这么早就睡呀?”明月对着帐篷喊,说起来更累的那个人应该是她才对吧,她才是一直背着提着东西走的那个人。

    一点声音都没有,也不知道这个人到底睡着没有,睡着了话也太快了吧,不分床的好坏都能睡着吗?

    外面开始漆黑一片了,明月还没有睡意,但是她的头有点晕,还是那几口酒的缘故,她看着周围有点害怕,一点声音都没有还黑,她不是无神论者,她对有些事情半信半疑。

    小时候明月亲眼看到过一些事情,就算现在想起来也是超出科学范围的,真的解释不了的,她现在尽量不让自己去想那些事情。

    又拿了两瓶酒出来,喝酒壮胆,咕咚咕咚,这次小两瓶没几口就喝了,喝下去之后确实长了一点胆子,但她怎么总觉得背后有人呢,轻轻的转头,就什么都没有,有的就是一点点的风,风吹草动。

    喝酒了胆儿也大了,对着帐篷吼,她有话要说给帐篷里面的人听,帐篷里面却一点声音都没有,衣服摩擦的声音都没有,真不敢相信吴有匪就那样睡得着,怎么会睡得着?她不信的。

    “吴有匪同学,你别给我装醉。”

    吴有匪在帐篷里面竖着耳朵,他什么时候喝酒了,还装醉?真的醉了那个人是外面的那一个吧,不能喝还喝,当是白开水呢?

    揉了揉太阳穴,他原本想着好好休息一下的,外面那个闹着吵着他怎么睡?刚有点睡意,外面的人那样子喊,他现在清醒的很,清醒到要忍不住出去抱着外面那个摇一下,把她给摇晕。

    “我小时候就死了爹,我妈带着我弟弟和我,我们家特别的穷……”明月又开始想起过去的事情,眼泪就跟着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