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章 没有工作
    ,精彩小说免费!

    明月和白玉皎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不是因为身上的背包太重,因为在火车站就把砂锅给丢了,她现在负重还好。

    吴有匪放慢一点脚步,他想自己肯定是因为脚太长了她跟不上,她的身上还背着东西,在他看来也不算重,但他得让她吸取教训,一次不行,那就一次接一次,怎么就舍不得花钱打车呢?

    他想说的是,他赚钱的速度应该比出租车司机快很多。

    不对劲呀,他都放慢了脚步,这个后面的人却还是没有跟上来,这路是怎么走的。

    转身转头,那样子有点渗人,时间有点晚了,光线不是很好,前面的那一个慢慢的转身,手脚似乎没有怎么动的样子,僵直,一脸的黑,还阴深深的,幸好这里不是深山老林。

    面无表情,不化妆都可以扮演僵尸。

    明月:……

    这是发病了吗?还是她怎么着他了。

    明月挤出来一个十分难看的笑容,僵硬,她心虚。

    她还有点后悔,确定关系后还没恋没爱呢,没有感受到爱的甜蜜呢,他黑着脸,不会反悔吧?

    “我是不是特别见不得人?”吴有匪冷笑,是谁先追出来第一步的?当他是什么了?用的时候拿出来,不用的时候就想藏起来。

    从回到这个城市,她就一直在证明他是见不得人的,保持距离,两个人都肉贴过肉了,现在开保持距离,他有一种男人被女人玩了的感觉。

    明月心里就是那么认为的,长成这样还出来见人,不是引诱那些未婚已婚的女人都来犯罪是什么?要是她能金屋藏娇她肯定藏起来了,这个词语用到吴有匪这样男人身上也好使的,就刚才在火车站,多少女人看他。

    被人看也是被占便宜的一种,明月也有自己的小心思。

    “我不是那个意思。”明月打哈哈,现在她确实不敢把两个人的关系给摆明了。

    不是说吴有匪不好,人是她自己选的。

    可大哥你可是个无业游民,站在任何一个家长的角度去考虑这个问题,谁敢把女儿交给你,以后结婚了去喝风还是说喝水就可以?玩玩不结婚那是耍流氓,就更加的不可能了。

    “那你有几个意思。”

    “啊?”

    借她几个胆子她也不敢,不敢去看吴有匪的眼睛,“你要不要先找一个工作。”

    好不好的先不说,没有工作摆出来真的不好看,首先得有工作,不管是什么工作,先干着,摆到台面上来还可以说这小伙子力求上进。

    现在你没有工作,成天东一下西一下,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别人怎么去认可你。

    “那行,你先走,我就不回去给你丢人了。”

    明月憋着那是很想喷,怎么就被动成了这个样子,自己都放低了姿态,她的笑容渐渐的笑不出来,吴有匪不朝回去那个方向走。

    急了。

    他这又是几个意思呀。

    刚好上就要分吗?

    谁怕谁呀。

    吴有匪没有停的意思,明月怕了行吧,谁叫她不争气就是喜欢这个人呢,刚喜欢就激动的把自己给交待了,她现在就是那菜板上的鱼,怎么努力都跳不出这个菜板。

    上去就在吴有匪脸上亲一口,是她不要脸的,死皮赖脸的非要喜欢他行了吧?

    “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你那只眼睛看出来我生气了?”

    明月,……

    到家门口,两个人也没有刻意的去解释关系,明月人装成和往常一样,往常和吴有匪一起回来的时候很多,她对大妈们笑笑,自己不上楼,眼角看着吴有匪先上了楼

    “回来了呢?”

    明月打着招呼,阿姨们其实没有谁去在意,两个年轻人平时就是这样子的,没有往哪个方面去想,看着也不像,没有眼神交流,而且阿姨们都忙,打麻将可以比干什么事情都认真,完全集中精力。

    “那我上去了。”没有人回应明月,她上不上楼的和大家也没有什么关系。

    刚好一家胡了三家,三家都在哀怨,就邪门了,今天都是这种状况,一个人赢。

    上楼去,,她妈在做饭,屋子里面都是香味儿,闻着都能肚子饿,在外面流浪了几天,真的太想家了,在外面吃不好,要吃好就得花钱。

    “姨妈。”

    “回来了?这么快?”

    李如玉做瑜伽呢,保持一个姿势,因为钱的关系没有办法去专业的健身房,她对自己又是有要求的,这几年一直坚持练瑜伽,所以身材保持得很好。

    “他说没有灵感了。”吴有匪是这样说的,出去跑那么远画了一幅画,画的她,她还没有看见,不知道这个人画得怎么样,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把吴有匪往野路子上面去想。

    “你们回来的时候也不提前说一声。”李如琼叨叨一句,她的饭菜一向都做得刚刚好,她不喜欢浪费粮食。

    “姐,煮一点面就可以了。”

    “你怎么不说你可以不吃呢?练瑜伽那么有用不如直接不吃几顿饭。”李如琼更年期有点烦躁,看到自己妹妹也烦,有那个时间做瑜伽没有时间帮她煮饭。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她要是那顿不煮饭,家里就绝对没有人煮饭,她就是当保姆的命,伺候儿女,完了还伺候自己妹妹。

    李如玉收拾好瑜伽垫子就进屋,不多说,多说有什么用,她姐姐可以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理由,然后不和她讲道理,她必输无疑。

    “钱给你了?”李如玉从屋子里面出来坐在餐桌那里,她不管她姐怎么说,就当没有听见,习惯了。

    坐着等她姐把饭菜往桌子上放,还吃就吃,一点都不含糊。

    “什么钱?”

    “你说什么钱。”

    李如玉指指楼上吴有匪那边,明月就懂了,点头。

    “啧啧啧,这都什么世道了,没有工作的人花钱都这样的大方了。”

    就说这样的男人肯定不能嫁,身上有多少钱都拿来败了,没钱还大手大脚的,这样的人爹妈是怎么教的?打算流浪一辈子?

    明月说上楼去叫吴有匪吃饭,借口就走了,再不走,她不保证自己会不会告诉她姨妈,您口里那个不能嫁的男人昨天刚和她确定了关系,并且滚了床单。

    说出来会不会挨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