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章 他就是懒的
    ,精彩小说免费!

    楼上的那个也不关门,这是准备干嘛,洗澡吗,脱得差不多了,身上穿了一个体恤,下面一个内裤,还拿着短裤在往上面套。

    明月赶紧背过身去,这是正常人的条件反射。

    “没看过?”脱光了都看过的,现在这样穿还躲什么躲?这姑娘也是够装的。

    “哦。”明月反应过来,又转回来,眼神有点肆意,完了又有点失望,这么快就穿上了。

    当时事情发生的时候,她是没有看清楚,也不敢看,说不害羞那是假的,她对那方面不是很懂,现在还好奇呢,那个时候就顾着云里雾里了。

    “要不我再脱下来?”吴有匪勾着嘴角,他不闲麻烦的,大不了脱了之后再穿上,也不是很费劲。

    “你赶紧下来吃饭。”

    “不看呀?”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他也不是随时都想脱的,看时间地点,分人,还看心情。

    “乱说什么。”明月红着脸不承认,她就不信他真的就看到了她的内心里面去,她是真想看又怎么了,嘴上没有说。

    “我下去洗澡。”

    果然是洗澡。

    “就不能先吃饭?”

    “不能,可以一起洗,我不介意。”

    明月……

    之前怎么就没有发现呢,这个人和普通人太不一样了,长得都不一样,就拿脸皮来说,脸上就全部是脸皮,看这个脸皮给厚得。

    她一点都不怀疑,如果她同意一起洗澡,他是真敢,她是真不敢,她怕她妈发火断绝母女关系。

    明月妈和明月说什么来着,“女孩子一定要自尊自重自爱,不到结婚千万不要干出不好看的事情,到时候就掉价了……”

    她妈可能还不知道,她现在就是掉价了,女孩子最宝贵的东西,分文不要送出去了。

    以前上高中的时候听到过别人议论那些廉价的女孩子,男生带着出去玩,几个烤串请你吃,吃完就把自己给交待了,当时就觉得怎么会那么不值钱,现在来看她,就连烤串都没有捞到呢。

    “不吃呀?还洗澡?”李如琼觉得吴有匪这孩子也是,出去回来累不累,要洗澡就不能吃了再洗,不洗就吃不下去吗?

    几个人等着吴有匪出来,不是她们三个不能先吃,在李如琼这里有个规矩,吃饭得人齐了一起吃,除非特殊情况,不然让别人吃剩的多不好,大家东一筷子,西一筷子了,翻完了留给后面来的那个人吃太不好了。

    等吴有匪出来,菜都凉了,洗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等的三个人差一点就以为这个人是不是缺氧倒浴室里面了。

    出去一趟就几天时间,坐趟火车回来,这是有多脏?身上长虱子了吗?

    “赶紧来吃饭。”李如玉喊了一声,她是真饿了,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以后你们可以先吃的。”吴有匪记得这个话他是说第二次了,他没有那么多了讲究。

    “要不以后你早点洗,或者吃完之后再洗?”李如玉已经把菜送进嘴里,说的话有点含糊不清。

    “饭后剧烈运动不好。”

    明月刚吃进去的饭差点就喷了,憋着没有喷出去的后果就是鼻孔进了饭粒,有点难受,自己整理了一下,端了水喝。

    这吴有匪说就说吧,“剧烈运动”那几个字说那么重干什么,说的时候还看她,她又不傻,饭桌以上就调戏她,她又不傻。

    “这么大个人也不好好吃?”李如琼哪里会想那么多。

    明月回来了那肯定就要去咖啡厅继续兼职的,有时间就一定要去,没有办法,赚了吴有匪的那一万看着是有保障了,下学期学费一交还剩下多少,再补贴一点给她妈妈,能剩下什么呢?

    只能感叹钱也是真的太不好赚了。

    有个男朋友,男朋友还没有工作。

    “姐,新年好呀。”许明阳和许明月打电话,现在他翘着二郎腿,问了问家里吴有匪的情况,把吴有匪一通的喷,那就是一个懒人,长着自己长得好看一点都不找工作的,躺着吃喝拉撒睡。

    明月不高兴,什么叫躺着吃喝拉撒睡,说得人就跟瘫痪了一样,明明人活蹦乱跳的,就是睡觉的时候长了一点,有点像某种动物,可以冬眠。

    “年都过得差不多了,你给我说新年好?”打电话发短信的不都是大年三十那一天吗?

    “这还不都是吴有匪给害的……”明阳就在电话里面说吴有匪,那个时候明明有导演就看中他了,不得不说他的外貌确实很好,怎么都上镜,但不知道人为什么就没有同意,据吴有匪猜测,这人肯定就是懒的。

    有一种人会特别的懒,各种机会摆在眼前,因为懒所以全部都不要,他难道以为幸运会一直伴随着他?这就是一个看脸的时代,等你年龄大一点再来看看,谁还把目光距聚集在你身上。

    “当时就是让他帮一个忙……”明阳知道凭借自己的长相肯定当不是男主角,他可以努力,努力往喜剧明星那边靠行不行,娱乐圈也是有很多长得不好看的明星很火的,完全具有票房号召力。

    “说完了?”明月不想听他这个弟弟说,什么叫吴有匪害的,因为你自己找不到工作,所以就是吴有匪害的,“以后要是找不到女朋友,你要不要怪社会,或者大街上随便拉一个人,就说那个人抢了你的女朋友,吴有匪又不欠你的,和你有什么关系。”以后就说不准了姐夫算不算关系?

    “你是不是我亲姐?”

    明月挂电话,什么歪理,因为我们是亲戚关系,所以她就要帮着他乱说,她不干,何况现在这个人是她的。

    转身吴有匪就站在她身后,推着自行车,身上穿的那个衣服不是早上送她出来的时候穿的那一身,早上是白色的,现在是粉红色的,一个男人驾驭粉红色,看得明月冒泡泡。

    “什么时候来的。”刚才还女汉子的气势,现在突然就转变成了小白兔。

    “看你打电话比较投入,就不想打扰你。”那就是来了有一会儿时间了,该听的不该听的。

    不过就是不是很在意,在乎的人说的话他才在意,他那里来的那么多时间去在乎所有的人,活得累不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