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章 抓着了?
    ,精彩小说免费!

    第138章

    吴有匪拿着她的钱出去的时候明月就睡了过去,两个眼皮打架,不睡都不行。

    “给你买了点药,我熬了一点粥,要不你喝点?”

    明月皱眉,怎么就花钱了呢,她也不是很难受,认为自己身体还算可以,熬一下睡一觉也就过了,感冒发烧什么她很少吃药,现在药比以前更贵,就那么一盒药,明月不用问都知道,肯定几十块钱花出去了,肉疼,不赚钱还使劲儿花。

    “什么味儿呀?”闻着有点怪怪的呢。

    粥熬糊了,吴有匪很聪明,什么方面都行,就是唯独这进厨房,他不行,明明就按照别人告诉他的步骤来做的,先放水,水烧开之后,然后是洗干净的米,开始还好好的,熬着熬着就糊了,不科学呀,锅底也没有干,还有水呢。

    “本来我是纠结着要不要重新来一次,想着你肯定可惜这个米来着,又加了一些水进去,你看看和平时的粥也差不多.......”

    明月都不用看的,怎么会差不多,都闻到糊味儿了,粥不发黑都会发黄。

    “吃吧。”明月自己撑着起来,怎么谁了一觉起来更加的晕了呢,一点力气都没有,她是需要人喂的。

    不吃就得继续饿,她这样的没有力气就是饿的,身体里面没有营养就只能消耗脂肪,恰恰她的脂肪又是有限的。

    “需要喂?”

    “不然呢?”她是一点力气都没有,都要饿晕了。

    吴有匪呢今生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脑子里面想着小时候保姆是怎么给他喂饭的,好像也不是很有映像,他那个时候聪明,从有记忆开始就是自己吃饭来着,很小的时候他就可以自己做很多事情了。

    可能是太难吃的缘故,喂进去了就是吞不下去,卡在喉咙哪里,上不来下不去的,需要喝水来冲下去,吃个饭都这么费劲儿,真的就不想吃了,一点都不好吃,不吃又饿。

    “我准备去做事了。”

    明月喉咙的饭一下子就下去了,“煮粥的话要搅动才行。”

    她就敢断定这个人煮粥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搅动。

    至于什么工作明月没有问,反正这个人做事情在明月的眼里,好像成功率还挺高的,就这样一个人,斯斯文文的,出去卖猪肉都能卖得那么好,他再干点其他的什么事情出来也不会让她觉得奇怪。

    白玉蛟是真的受到伤害了,什么时候他做过这样的事情,因为上心,所以伤心,女人这种动物就应该当成动物就行了,赋予什么感情呢?看看他这次失败得多惨,那么多人看着呢,等于是当众打了他一巴掌。

    最可恨的是听说后来明月是被吴有匪从咖啡厅抱出去,他都想骂人来着,这是帮着别人铺路了?他的场地让别人浪漫了一把,为人做了嫁衣。

    别说他自己想不通,拿出去说别人也会想不通,他和吴有匪那样的摆在一起,有眼睛的都会选择他,为什么?

    一个穿牛仔裤的怎么和他这个穿手工西裤的比?在他的眼里吴有匪就是个渣渣,而且在他看来那个人以前还有可能是靠着女人吃饭的,他不是在会所看到过一次那人吗?他不相信他也是里面的一员,最多也就是别人抬举了他那么一次而已,就像他上次叫明月去的那次一样。

    “你不要把我说得那样的不堪,他也不可能是那样的人。”李琳挂了电话胸口还在起伏,吴有匪怎么就勾引她了?她怎么就上钩了?这就是她的好表弟对她说的话,因为他自己丢了面子,现在想拉上她一起吗?

    “要不要我帮你洗吧?”吴有匪站在浴室门口,那个刚吃了点粥的姑娘也不知道现在又没有力气,走进去的时候都摇摇晃晃呢。

    李如琼和李如玉前后上来,前面的话也没有听清楚,最后这句话是听清楚了,“现在的年轻人呀.......”

    不对,这吴有匪是帮谁洗澡呢?女朋友?租的房子,还是这样的房子,恐怕不太方便带女朋友来吧?也没有提前和人说一声。

    “不用,不用。”明月在里面回答着,声音还好,刚刚好外面的所有人都听见了。

    吴有匪转身的时候简直就吓了一跳,这是听了多少进去呢?

    “两位阿姨。”自己尴尬的笑,准备赶紧上楼去躲起来。

    “里面的人是明月?”

    吴有匪汗颜,这就是都给听见了,怎么说呢。

    “我就是开个玩笑。”这样的话说出来他自己都不相信,可不这样说,他找不到词语来说这个事情,亏了他聪明一世,被这个事情给难道了。

    站在哪里的两个人眼睛瞪起来看着吴有匪,这孩子完全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开玩笑,你一个男孩子和一个女孩子开这样的玩笑?你是怎么想的?是不是就想趁着她们两个不在欺负明月。

    明月在里面听见声音了,从一开始就听见了,麻利的把身上的泡泡冲一下,穿上衣服,她不出去,贴着门去听,希望吴有匪同志能把所有的问题都给处理了,他不是号称很聪明吗?她倒要看看他怎么处理,等处理完了,说通了她才出去。

    “明月,你是在里面活剐人皮吗?”那么久还不出来,洗个澡而已,也不可能就溺死在里面了。

    明月看是躲不住了,心里怪吴有匪,她就洗个澡,说什么说呢,调戏她,现在好了。

    “说说你们两个到底怎么回事?”不要以为我们老年人好欺负还欺骗,有本事今天就说出来一个花儿来,不然她大概也猜到了。

    真是没有想到,这还是在眼皮子底下呢,两个人什么时候开始的完全不知道,这都进行到可以一起洗澡的地步了?

    就算哪个啥,还真是不跳地方呢。

    “怎么开始的,谁先开始的,好好的说。”李如琼问明月,至于吴有匪,那是别人家的孩子,她无权过问,先问好自己的孩子就行了。

    “妈。”明月不高兴了,她妈怎么说话的呢,当着吴有匪的面就跟审问犯人似的,她就是谈了一个恋爱而已,和谁自己还能说了不算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