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8章 看你骄傲得
    ..明月谋夫记

    说工作室不能住是因为他喜欢将生活和工作分开,行,工作室只是拿来午休的。

    可你出来住酒店完全可以住那种一间一间都吧,就算是套间也可以住一房一厅的吧。

    “两房一厅你能住得完?住一间留一间,只是晚上睡个觉而已。”

    明月不能理解。

    “这样比较像家,一房或者一房一厅都比较像租的房子,没有归属感。”

    明月更加不能理解,难道住酒店还能住出来归属感,住一个月,一年,十年,这房子不还是别人的。

    “有人来打扫。”每天都有人来打扫,一尘不染。

    “你去租个两房,我来帮你打扫。”明月不怕累的,她怕浪费,有钱也不是这么花的。

    “我为什么要租房子,在这里我有套房子。”吴有匪把自己埋进沙发里。

    吃过东西,散步回来,整个人躺进沙发里面,身心都放松了。

    “你有房子不去住,住酒店?”明月把吴有匪从沙发上抓起啦,真想打他屁股。

    吴有匪顺着她的手亲了一下,看她又开始着急了,幸好他今天心情好,不然真的没有耐心这样一问一答,生活的时间都浪费在这样的事情上面了。

    有这个时间多思考一下人生不是更好吗?

    明月扭着脖子。

    吴有匪投降,“那个房子太大了,一个人住好孤单。”

    小房子说没有家吗感觉,大房子说太孤单了,宁可住酒店也不回去,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呀。

    “如果你愿意和我一起住过去的话,我就回去住。”

    吴有匪已经开始抱着明月,并不是他要做点什么,是这个姑娘,姑娘你现在为什么要脱他的衣服。

    “不行。”

    姑娘你刚才还在问我房子的事情,你都不追根究底要个答案吗?这就开始脱上了?

    “赶紧去洗澡。”似乎是在解释为什么她要脱吴有匪的衣服。

    “我刚才问你的话呢?”

    “问什么了?”明月偏着脑袋,吴有匪刚才问她了?

    “你信不信我不跟你玩了。”耍赖谁还不会呀,不回答是不是?

    “你不跟我玩你跟谁玩,还跟个小孩子一样,我刚才确实没有注意你到底问了什么。”

    吴有匪把衬衣扣子扣好,躺回沙发上去,他就好不容易主动问一次,别人说没有听见,行,你胜利了姑娘。

    “你现在再说一次,我保证认真听,刚才就是……”刚才就是光顾着注意肉去了,她食肉的行不行,一心不可二用,脑子里面装了肉就把其他的给忽略了。

    “没有第二次。”那样的话要怎么问第二次,要在特定的语句牵引下顺便问出来,听的人呢有意就回答了。

    无意也没有关系,当是说笑。

    没听让他怎么办,不说了。

    “你不洗澡睡觉吗?”

    “那我去洗了?”

    一步三回头,不是有那种感情特别好的,两个人好成一个人那种,然后一起洗。

    浴室门口,明月停住脚步。

    “看你有点累,要不要我帮你洗?”

    “我已经睡着了。”

    呵,睡着了还说话,大哥你梦游呀?

    有点颜色不得了了,看把你骄傲得。

    明月放弃,她自己洗,自己洗总成了吧。

    出来了时候,他还真的就睡着了。

    大晚上的一男一女都不知道干点事。

    本着浪费时间久等于浪费生命的原则,明月决定了还是去沙发上一起睡?

    沙发上睡觉好像很舒服的样子。

    明月慢慢的躺上去,一半身体都在外面,往里面挤一挤,紧紧的。

    “哎呀,你干什么。”明明两间房,随便挑一间谁不就好了。

    “睡你。”这话简单粗暴。

    脱别人衣服之前先脱自己的。

    明月抓着吴有匪的手放在她想让他放的位置。

    先生,除非你是柳下惠,不然不可能一点感觉都没有。

    香喷喷的。

    吴有匪毫不留情的缩回了自己的手,并阻止了解他扣子的手,这姑娘胆儿也是越来越大了,你是女人,知道不,一点不矜持。

    同时吴有匪伸出了自己的腿,某人掉了下去,沙发只有那么点位置,根本就挂不住。

    “去房间里面睡去。”说完吴有匪身子朝里面一侧,他瞌睡来了要睡觉。

    明月从地上爬起来,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肉吗?本姑娘自己一身的肉。

    许明阳大半夜的被自己老婆给喊了起来,说是想吃肉。

    “我妈不是天天给你做肉吃吗?”

    “那不是现在又想吃了嘛。”张小翠摇着明阳的手臂,特别的想吃五花肉。

    怀孕的人就是这样,随时都可能想吃东西,想而不得,肯定就睡不着觉。

    张小翠也是翻来覆去好久,她忍不住,最后喊了明阳。

    谁叫她是自己老公了,这年头钱多钱少都不缺肉吃,冰箱里面肯定有。

    明阳从床上爬起来,老婆要吃就等于孩子要吃,他也不能说不,确实困得不行也要起来。

    打开冰箱,里面有肉,就是没有解冻,怎么办。

    “能等?”解冻需要一些时间,“要么我就这样切?”

    李如琼是听到一些声音,她的睡眠很浅,谁半夜起来上卫生间她都能知道,时间久了,听得出来谁的脚步声。

    “好像是明阳?”

    她得去看看,这孩子大半夜的不睡觉在厨房干什么?

    切肉呢,冻成冰的肉特别难切。

    “明阳?”

    明阳没寻思这个时候还有人说话,吓一跳,直接切手上了,还好只是划了一小刀。

    “哎哟,妈,你走路都没有声音的,吓我一跳。”明阳把手指头放嘴里吸。

    “你又没有做亏心事,你怕什么?大半夜的干什么?”

    李如琼指指菜板上的肉。

    “小翠想吃点煎五花肉,这不,我就……”

    李如琼表示理解,她那个时候也是炒馋肉,但是吃不成,她怀明阳明月的时候家里条件差,唉,反正谁家条件也不好,能天天给你吃肉?饭吃饱就不错了。

    “赶紧去睡,我来吧,一会儿让小翠出来吃。”从儿子手里把刀接过去。

    当妈的心疼儿子,小的时候是没有办法,两个孩子自己做饭,现在孩子心疼媳妇,还进厨房做饭,大半夜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