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章 我们分手吧
    ..明月谋夫记

    “从银行出来没有?”吴有匪就不能放心明月,那是一个傻姑娘,这个姑娘兜里有张卡上有一百万,说不定她真能等到最后警察来带她。

    “在外面和我弟媳妇消费呢,吃烤肉,你要不要来?”

    吴有匪一定就不会去的,如果只是明月他就去了,他和明阳的老婆又不熟,也没有必要熟。

    “你吃吧,我忙呢。”

    这个忙就是这么的忙,忙起来饭都可以不吃,但确实很赚钱。

    明月接完电话,张小翠也吃得差不多了,结账逛街去。

    张小翠吃得有点多,走路就慢了下来。

    明月也不急,主要是现在这个心情也说不上好坏。

    “这个可以吧?”明月拿着裙子在张小翠身上比,是那种韩式的裙子,就算肚子大了也能穿,生完孩子还能穿。

    张小翠翻着吊牌,“是不是有点贵呀?”

    说不喜欢那都是假的,上手就喜欢,质量特别的好,冰凉冰凉的,桑蚕丝的吧?

    听别人说过,就是没有穿过。

    张小翠现在身上穿的这个裙子批发市场买的,才八十块。

    手上拿的这条,小一千了。

    不是不喜欢,就是她心里也明白,明月现在没钱,李如琼给教的,女孩子千万不能花男孩子的钱,所以明月不用吴有匪的钱,她是知道的。

    有些话就不好说,当妈的这样教女儿,不用男孩子的钱,那什么时候用?等以后人家一脚把你踢了?

    问她自己怎么开始不用许明阳的钱,那不一样呀,第一个许明阳没钱,第二个她能把得住明阳,能结婚。

    明月能和吴有匪结婚吗?

    那不一定吧,听明阳给她说的意思就是吴有匪最近几年都不想结婚?

    男人耗着女人的青春,女人难道不该耗着男人的钱?

    大家耗着耗着,分手了不会太难受,结婚了觉得是理所当然。

    分手前要是什么都没有捞到,以后真分手了就等着哭去吧,讲什么家庭教育?讲什么仁义道德,都是假的。

    “喜欢就买呗。”明月看张小翠是真喜欢。

    张小翠就想着这是吴有匪给拿钱了?

    花明月的钱张小翠有点不敢,要是吴有匪给钱了,那就花呗。

    嘴上说些好听的,姐姐真好云云。

    明月也就是笑笑,她干什么好,是兜里的钱真的好。

    不管是什么样的女人,只要逛街了,只要开始买了,开了个头那就刹不住了。

    明月自己不买,她的都是吴有匪买的,太多了,穿不完。

    给张小翠买呢,不是有多喜欢张小翠,看明阳的面子,对弟媳妇好,也算是对弟弟好了。

    买了很多,大人的孩子的。对于明月来说钱够多了,但买的时候还是实际情况来买,孩子的都是纯棉的,不是太贵,合适就好。

    “还是打个电话让明阳来接吧。”明月自己不想回去。

    就她今天这手笔,买了这么多,她妈能不问能不想?她可以电话解释,当面她就说不了谎。

    明阳那是确实爱自己媳妇,有些人一辈子了都得不到老公的爱。有些人几个月就收复了老公的心,有些人是运气,有些人是手段。

    张小翠则是有运气,外加一点手段,不算太笨。

    明阳才刚回到家,上了一天的班累不累,身体和心都累,不同的业主不同的对待,有些业主就是刁难,在外面有点什么不顺心的,回来就为难保安。

    总能找到各种各样的借口,保安开个电动门慢了一点都有错,骂得特别的难听。

    那什么呢,骂看门狗,看门狗都当不好。

    明阳累,可接到老婆的电话语气变了,会觉得他心情不错。

    “在哪儿呢?”

    累怎么了,接老婆一点都不累,坐着公交车就去了。

    “怎么逛街也不给我说一声,下班我能直接来接你。”看老婆买了一堆的东西,硬是没有先问一句为什么买了这么多。

    他赚钱给了张小翠,他的家张小翠来当,她说怎么花就怎么花。

    明月在张小翠打完电话就走了,也不担心张小翠一个人,那么多东西,她就必须等到明阳过来才能走。

    直接去了吴有匪工作室,一工作室的清新。

    他的工作室和别人的不一样,不能吸烟,都是绿色植物,工作的时候就跟比不自然里面一样,有鱼有鸟的。

    哦,吴有匪养了一只鹦鹉,不知道哪里去买的,目前一句话都不会说,只知道吃,完全一个彩色吃货。

    “我以为你要回家。”吴有匪解释他为什么还没有回酒店,回去早了还不是他自己一个人。

    知道明月来这里就是等他,有工作也不准备做了,人这一辈子事情能做得完吗?

    她现在怎么看起来心情又不好了?女人花钱的时候不应该都是开心的吗?

    “大家早点下班。”他和明月就先走了。

    明月上去扶着吴有匪的手,靠在他的大手臂上,两个人看起来恩爱极了,把办公室的几条单身狗虐得汪汪直叫。

    出了办公室,进电梯,明月按一楼电梯键,平时这些事情都是她来做的,吴有匪的手比较精贵,一般情况下不动,动了就来钱了。

    “怎么不高兴?”不高兴就说出来,不说出来他也不会去猜,不喜欢费这些脑筋。

    谈恋爱就喜欢简单一点,你要什么你说出来,比如明月当时说要在一起,他说就在一起呗,暧昧那么久,难道就是来玩的。

    有什么说出来,他负责解决。

    “你妈让人给了分手费。”

    吴有匪停下脚步,这个事情他不是知道了吗?钱也拿了用了,就高高兴兴的用呗,不用怕。

    现在来说又是什么意思。

    因为她妈没有把她放在眼里吗?派了秘书来,没有亲自来?

    “我妈那个人就是这样,你看我还是他亲儿子呢,要见她都要和秘书预约,一年到头都很忙。”

    不是他替他妈说话。事实就是这样子。

    明月松开吴有匪,走到他的正面来。

    “我现在要说的是,钱我拿了,也用了,你知道我家很穷的,缺钱,这一学年的学费都还欠着,因为成绩不好,专业不行,未来可能也找不到好的工作……”

    吴有匪叫停,这些他都知道不是吗?

    “说重点。”

    “我们分手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