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9章 低调
    陈律师干脆就把车开到旁边停了,下车。

    仔细的绕着明阳看了一圈。

    “明阳,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

    明阳看着陈律师,“不是律师吗?有名的大律师。”

    其他的不好说,反正就在小区听好多人说过,这个律师特别的有名,出名的方式有些不同,那些人说这个律师就是个流氓。

    在明阳的思想里面流氓就是那种干坏事的,比如说去猥亵一下妇女呀,比如说去打个架收个保护费什么的。

    这个陈律师不是那种流氓,用别人的话说就是遇上了就得出点血那种,离得远点才好。

    “知道我是律师呀?他们叫我流氓律师你知道吗?”

    明阳点头。

    “知道你还相信我说的话,我说的话你相信了,差不多你也就输了。”

    明阳想应该没有那么严重吧,陈律师说他脑门发光,他不能相信?输了又怎样?脑门不是还是他的脑门?

    “想跟着我干吗?我看你真是个人才。”

    陈律师又说这话。

    果然就是流氓。

    那些调戏妇女的人是流氓,这调戏男保安的同样也是流氓。

    “想。”明阳不知道自己脑子里面怎么想的,反正就是愿意相信。

    “那你先辞职。”

    明阳就真的把工作给辞了,小翠他哥劝都劝不住,说人家和你开玩笑呢。

    不是开玩笑是什么,叫你辞职你胡辞职,人家给你承诺了什么,谈了多少工资吗?说了怎么找他吗?

    辞职之后你就是进这里都进不来。

    很明显的就是玩笑话,只有明阳这样的傻子才会当真。

    “你可想好了,你现在辞职了,这个岗位立马就有人来给你填了,你想回来就都没有机会。”

    小翠他哥压着明阳的辞职信不往上面递,现在辞职不是犯傻吗?

    “我不后悔。”

    小翠他哥气得头顶冒烟儿,“你不后悔,我还后悔呢,怎么就让我妹妹嫁了你,你想想小翠怀着孩子再过几个月就要生了……”

    一个男人没有一个稳定的收入怎么养老婆,那什么养孩子。

    你要是单身,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脑子里都装的是什么,装豆腐渣了?人家来律师事务所的,就算没有骗你,你去,你能做什么?

    小翠她哥只好给张小翠去了电话。

    明阳这个事情张小翠知道了,家里就都知道了,李如琼能答应?

    要跳槽找更好的工作,早干嘛去了?老婆马上就生孩子了,生出来怎么养。

    现在这个年代的孩子已经不是过去那个时候,孩子有点小米粥喝就能养大的。

    一个月的奶粉钱摆出来都能让你哭,还有尿不湿,衣服,各种小孩子其他的花费。

    几乎所有的人都持反对态度,但都没有用,明阳就是要辞职。

    跟着了魔一样。

    小翠她哥就是一个保安队长,压着辞职报告三天已经是极限了,最后还是得送上去,明阳就算辞职了。

    “就算陈律师没有来找我说,我也是打算辞职的,不可能当一辈子的保安。”

    许明阳相信只要自己勤劳,他有手有脚的,难道就不能养活老婆孩子?

    虽然工作不是很好找,大不了他去工地搬砖,他都打听过了,就是去工地搬砖也能赚两百块一天。

    从李如琼晕了那次之后明月就必须天天回家,搞得最后吴有匪也天天跟着她回去住阁楼。

    吴有匪给阁楼安装了一个空调才勉强能住人,不然能把人给烤熟了。

    “不用给我妈交房租?”明月打趣吴有匪,有那么好的房子不住,跑这里来住阁楼。

    阁楼再好也只是阁楼,层高不够不说,通风效果也没有那么好。

    “我住我丈母娘家还给钱?”说得理直气壮,自己住得合情合理。

    吴有匪现在天天喊李如琼妈妈,都喊习惯了。

    开始李如琼还制止,后来渐渐的也就算了,不但她听习惯了,左领右舍的都听习惯了。

    把吴有匪真的就当成了李如琼女婿。

    大家都说明月命好,送走了一个赵刚,迎来了一个吴有匪。

    吴有匪对明月是真的好,不仅仅体现在给她买这买那上,买东西的送给明月这件事情,是明月干不过吴有匪,只能收。

    天天送明月去上班,有时候接她下班,毕竟他自己还是很忙的。

    明月为了低调是不让吴有匪送的,开的那款bmw还是比较抢眼的,有时候还换一辆跑车,更加高调。

    吴有匪就坚持要送,“也就是结婚前送送你,让你老了之后还可以有点美好的回忆。”

    送到距离公司一个站的地方停车,明月就下车了。

    一次两次的别人估计也看不到,次数多了难免就会被别人看见,毕竟还是在公司附近。

    赵刚手里拿着刚买的包子和豆浆,包子一块钱一个,他只买了两个,其实他可以吃四个的,豆浆两元钱一杯。

    不是非要吃得多饱,不饿就行,还不长肥肉,赵刚每天都这样计算着。

    不是说他一个月不能多几十块的早餐钱,他的生活就是这样,很多地方需要算计。

    看不清楚送明月来的那个车里的人长什么样儿,赵刚想着应该是司机吧,反正一直以来他都把明月归为一切做法都是为了低调。

    有钱人的低调。

    赵刚站了那么一会儿,转身又到刚才的包子店买了两个包子一杯豆浆。

    明月上班都是穿的高跟鞋,跟不上很高那种,不到四厘米,但走路的速度也不能和穿运动鞋的赵刚比。

    赵刚也没有马上追上明月,落后几米远跟着,进了公司楼的大门才小跑了几步追上明月。

    “早呀。”

    明月点头打招呼,微笑,按电梯。

    孙权把自己手里的豆浆和包子递了出去,“没看你吃过早餐,想着你们女孩子为了减肥不吃早餐,那样对身体不好,顺便给你买了一份。”

    很自然都就把包子和豆浆递给了明月。

    明月不能不接,他都递过来了,“其实我在家里吃早餐。”

    不好意思她有一个好妈妈,每天早上七点准能吃上早餐,不吃还不行那种。

    “多少钱?”明月又问。

    孙权脸有点红,电梯里面又不是只有他们两个,这个时候问钱?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