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2章 你要浴血奋战?
    第312章你要浴血奋战?

    “你确定你真的怀孕了?”此时的吴有匪正在厨房里面处理鱼,因为明月说她现在就要喝鱼汤,不是他让她多喝鱼汤的吗?

    可是她现在是孕妇,所以她不会进厨房了,“我妈说过,怀孕的人闻不得厨房的味儿,闻着恶心,容易发吐?”

    “那你现在有发吐的感觉吗?”吴有匪实在有点讨厌处理鱼,一股腥味儿,而且他不太喜欢杀生。

    刚才买鱼的时候为什么就没有让超市的人给处理了再拿回来呢,因为明月说回来自己处理更加新鲜。

    “我现在没有感觉,但是你就非得想让我进厨房闻吐了不成?”

    明月现在吃苹果呢,就在刚才去超市的时候,她一点也不手软的买了好几种水果,就连那个平时她觉得特别贵的,要几十块钱一斤的车厘子,她买了两斤。

    原因就是别人说多吃水果对孩子的皮肤好。

    “哎哟。”厨房里面传来吴有匪一声叫声。

    明月伸着脖子,“怎么了?”

    吴有匪没好气的说,“割到手了呗。”他的手呀,靠手吃饭的人,这次割到手了。

    看许明月都没有要动一下过去帮忙的意思,吴有匪有点来气,“你老公我是靠手吃饭的人,割到手了,难道你就不该过来帮着看看?”

    明月继续吃她的苹果,顺便还吃了一颗车厘子,“我帮着看了有什么用,难道我看了之后,你手就能不流血了?男儿流血不流泪,你可忍住了啊。”

    说着明月又啃了一口苹果,“哦,你赶紧把手伸到锅里,那个血别流到外面浪费了,一会儿炖了鱼汤我一起喝了,都是自家人的血,流走了怪可惜的。”

    “这说话的点,你怎么就出来了,不去看着鱼,你看着干什么,一会儿鱼都该跑了......”明月吞了一口口水,她现在怎么有点毛骨悚然呢?

    “你怎么那样子看着我,就算我好看,你也别死死的盯着我,怪吓人的。”说着她还缩了一下脖子,然后又把脖子的伸出来,继续吃了一口苹果。

    只见吴有匪那举着自己的手,上面有点血,看来是真的割到手了,很严肃的和明月说道,“你老公我是靠手吃饭的。”

    “说得好像我是靠脚吃饭的一样。”明月这次说话的语气放柔和了些,但这话却不怎么对,她明明就知道吴有匪是什么意思。

    因为知道吴有匪的意思,现在他还闪着那种小鹿般受伤的眼神,她要是不做点什么,好像良心会不安,于是她把吴有匪的手拿了过来,将手指头含在嘴里,眼神尽量柔和的看着他,嗯,那眼神就像一个母亲温柔的看着一个孩子。

    吴有匪能感觉到明月用舌头裹着他的手指头,轻轻的吮吸,一股暖流从他的指尖慢慢的流向全身。

    明月的嘴巴里面一股腥甜蔓延开来,她的眼神有些迷离的,嘴唇因为刚才吃过苹果的缘故,此时正水嫩嫩的,像一朵早上刚开出来,花瓣上还有露珠的玫瑰。

    “还疼吗?”

    “你这样我有点不习惯。”态度突然一百八十度的转变,这姑娘变了呀。

    明月心里好笑,她能说她就是故意的吗?勾引自己老公又不犯法。

    “有什么不习惯的,平时我们不都是坦诚相见的吗?”

    说道这个,因为吴有匪是站着的,现在他很轻易的就看到了明月那大领口卫衣里面的东西,晃得他的眼睛有点发花。

    “你那什么眼神呀?你现在可不能对我那个啥,听说怀孕前三个月都不能那个的。”明月慢悠悠的护着自己的前胸。

    吴有匪看了看自己已经不在滴血的手指头,也是慢悠悠的和许明月说道,“亲爱的,你自己说是不是故意的?”

    明月站起来,把啃得差不多的苹果往旁边的垃圾桶一扔,她当然不能承认,凭什么就只能让他整她,她就不能整他呢?

    “老公,我有点犯困,先进屋去躺会儿。”

    想溜,没门,吴有匪一下子就把人给搂到了怀里,手放到了自己想放的位置,揉了两把,“别以为点了火就想开溜,看我这次不好好的收拾你。”

    明月立马发现某人对她开始上下其手,并且大手还在她的屁股上捏来一把,她自己其实也是愿意的,开始气息有点不稳。

    “你再不去厨房,鱼真的就跑了。”

    “离开的水的鱼还能跑?”

    明月现在完全不能动弹,某人已经利用自己的先天优势,将她的手在背后给固定得死死的,一只手就抓住了她的两只手腕,可想而知这个人的手指是多么的长。

    “想不想?”

    明月哼哼唧唧的不说话。

    “嗯?”

    “你知道我对你是一点抵抗力都没有的,但是我肚子里面的孩子.......”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吴有匪给咬了脖子的人,“你高中的生物课一定是白学了。”

    明月忽然感觉自己下面涌出了一股暖流,“我想我的高中生物也许没有白学,好像大姨妈来了。”

    呜呜呜,她真的没有怀孕。

    吴有匪火热的身体就像大夏天的晒得滚烫马路被浇了一盆冷水,热气往上面一冲,全是白烟。

    “我不管,你得负责。”

    撒娇?

    “我怎么负责,我都嫁给你了,还要怎么负责?”

    吴有匪拉着明月的手往下,往下,直接放进了他的裤子里面,明月的手触碰到哪个还很火热的部位一下子就弹开了。

    “哎呀,量多的第一天,我得好好的到床上去躺着去。”

    “唉,你们女人那个不是第二天才量多吗?找借口溜是不是?”

    明月忽然一个转身,“你听谁说的女人量多的第二天。”

    吴有匪有点囧,“那个看电视上的卫生巾广告不就是那么说的吗?你可不要骗我。”说着他的手又伸了过去拉明月的手。

    “亲爱的,我裤子上都是血,难道你希望我穿着带血的裤子和你那个啥?就非得来个浴血奋战才心甘?到时候可别让我失血过多。”很明显的,明月又感觉到了一股暖流流了出来,“不行了,我真的不能再和你耗在这里了,都血流成河了。”明月谋夫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