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0章 死了都要爱
    ,精彩小说免费!

    几个人来了城里最大的一家夜店,据说是最大的,名字叫空瓶子,再说通俗一点就是这个地方是不醉不归,不然怎么叫空瓶子呢,意思就是喝光喝空。

    来这种地方就要有心理准备,要放得开,看看,一个比一个放得开,反观进来的这几个,除了朱玲玲和王小冉穿得时髦一点以外,其他两个一看就是大学生。

    “你们看看,来这里有几个像你们这样扎马尾的?”王小冉说着把头发一放,大波浪的头发像瀑布一样倾泻下来,性感一下子就出来了,因为做过几年的模特儿,她知道什么样的姿势能让自己更好看一些。

    朱玲玲哼唧一声,“你也就那样儿了。”

    甩甩头发,朱玲玲一样也是走在时尚前线的人,头发基本半年之内必须烫一次,头发长期都是披散着的。

    “走,下舞场去。”

    看别人跳舞,朱玲玲就闲不下来,本来就是来发泄的,为何不可以。

    “你们都来呀。”

    王小冉下去了,跳舞的时候终于能和朱玲玲配合默契了,两个女人,可能不太会跳,疯狂的扭着,那也是养眼的。

    两个穿着短裙子的年轻女孩子还是可以吸引很多目光的,被别人看着会不会有一种优越感。

    “你不去?”许晴问明月,问出来之后又觉得不对,“哦,你一定没有来过这种地方,不想尝试一下吗,我肯定不会告诉吴有匪那个家伙的。”

    “说得好像你就来过了一样。”明月很肯定的说,一个整天只知道打游戏的女孩子,哪里有时间来这种地方呢?

    台子上有歌手在唱死了都要爱,撕心裂肺的,这歌不是谁都能唱的,没有感情的人唱出来就跟喉咙进了沙子一样,干的。

    “死了还爱什么爱,活着的时候就要爱个够,我的伴侣要是死了,我肯定立马就另外找一个,那些现在唱死了都要爱的,以后敢不敢对着死了的另一半说,我陪你下黄土。”

    许晴悠悠的说着。

    明月听着就行了。

    唱到**部分,居然有女人在下面把衣服给脱了,露出了内衣,跳得更加疯狂了,很投入。

    所以有人说,女人啊,进了夜店各种发骚各种无耻,出了夜店各种清纯各种傲娇,绿茶婊和正宗婊最多的地方!

    明月和许晴坐在角落,就负责看了,再喝肯定是不能了,明月是不能喝,许晴则是不想在这种地方醉。

    “我们两个估计就是来这里看她们两个都了,一个发骚,一个发泄。”

    王小冉要结婚了,很明显是为了老男人的条件才嫁的,不过这年头本来就是笑贫不笑娼,她就是嫁个年龄大点的又怎样,能生活得好。

    可能还是不太甘心吧,婚前最后的疯狂?

    那露出来的肉随着跳舞的节奏上下起伏着,白花花的晃。

    朱玲玲呢纯粹就是迷茫,脑子发热呗,看到没,隔着灯光都能恍恍惚惚的看见她眼睛里面的泪水,还是放不开,花了心思谈的恋爱,哪里能说分手就再见呢。

    “死了都要爱……”朱玲玲一遍一遍的唱着,她的爱情呀,就要这样被埋葬了。

    夜店、**的世界,在美色、肉欲的交融里流躺人民币的红色……。

    王小冉身前身后各围着一个男人,一起扭动着跳舞,夜店里也很正常,很多时候都会有人这样互相**,如果不愿意走开就是了。

    “妹妹,要不要一起玩儿。”

    “帅哥……”王小冉扭了一下头,她很清楚这些男人的本性,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她很享受这种被人看上的感觉。

    男人的手已经放在了她的皮肤上,试探着抚摸。

    “滚!”这是朱玲玲喊出来,有人靠近她,还没有来得及进一步就被她吼了出来。

    对方回了一句婊子装纯情就走开了,不干就不干,他也不会浪费时间在她身上,这里多的是美女,一个比一个妖,一个比一个艳。

    “没意思。”明月昏昏欲睡,手机都我包里响了一次又一次,这种地方声音太嘈杂,如果手机不是拿在手上,根本就听不见的。

    “姑娘你是不是太心大了一点,在这里准备睡觉?你是有多缺睡觉呀?”许晴推着明月,眼看着就要睡过去了,这么闹的地方,而且在这里睡觉,一个正宗的美女,睡着了肯定被人抬走。

    “嗯?”明月迷迷糊糊,她累,昨天直播到很晚,说了一天,忙了一天,和粉丝说话也是要动脑子了,谁都不可能轻轻松松赚钱。

    “要不我给吴有匪打个电话让他来接你吧。”就不该来这种地方,她自己也就算了,明月这种小白兔,她一步都不敢走开,就怕走开了被人拐走。

    还用打电话,吴有匪的电话一遍一遍打给明月打,给许晴打,她们两个谁都不接,这是背着他干对不起他的事情呢?

    因为打不通电话,又是这个点了,一般的男人都会担心,何况吴有匪这样的不一般的男人,那他就更加的担心起来。

    烦躁。

    还不能坐以待毙,只能开着车在大街上晃,不是满城市的晃,s市这么大,找一个人谈何容易,只能在明月的学校附近几条街,就不信她能跑多远。

    明月也不能真的就在这种地方没心没肺的睡觉,她就是闭着眼睛不想说话,听许晴提吴有匪就睁开了眼睛。

    “还是不要打了,今天我会陪你们到天亮。”

    说话算话,四个女人最后去开一个房间。

    明月醒来的时候房间里面就剩下她一个人了,要不是整个房间都是啤酒易拉罐,她肯定不会相信昨天半夜还有三个女孩子和她一起。

    去酒店的路上朱玲玲唱了一路的死了都要爱,唱完了就埋葬了爱情,最早走的那个人是朱玲玲。

    “就不能把我喊醒?”明月给接到朱玲玲电话的时候她已经在回去的火车上了,因为速度太快,信号不是很好。

    明月只有祝她一路顺风。

    而那个唱着死了都要爱的朱玲玲在火车上哭了一路,她准备去一趟西藏,去洗涤她这颗受伤的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