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3章 冷血吗
    ..明月谋夫记

    “不可能吧。”李如琼下意识的就是否定。

    怎么可能如玉找了男朋友不给她说?好,就算不给她说,她也不能一点都没有感觉出来吧?

    等等,可能好像,或者是也许。

    “你还不相信?看见的可不止我一个人,而且也不止一两次了,就是每次隔得远没看清是谁。”

    李如琼打着哈哈,她是真不知道,这个如玉,外面有人了都不给她说一声,又不是见不得人。

    她这个当姐姐的难道还她让她嫁不成?

    从开始想的不太可能,到现在李如玉想她到底找了个什么样的人。

    如玉是二婚呀,可不能再找一个不行的,人品一定要看准了。

    一旦觉得李如玉肯定是有对象了,那就很想知道,人都是有特别的好奇心的。

    “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呀,你不回来,我都不好煮饭。”带着孩子也不是不能煮饭,就是没有那么自由,得把小仙儿放推车里面躺着,推到厨房门口来,时不时的看着才行。

    “我可能晚上不回来吃饭了。”

    “不吃饭了,你和谁吃饭呀?”

    李如玉那边也是吵吵闹闹的,没说几句就挂了。

    还真是找了一个,和男的一起玩在游乐场玩呢,她这辈子没有玩过,就是想玩很一下。

    这个又不分年龄?

    “大姐打来的?”

    “嗯。”

    男的脸上的笑容就下去了,“要不把我们的事情和大姐说了吧,早晚都得知道的。”

    正常的交往又不是见不得人,两个人在一起都快一个月了,每次都偷偷摸摸的,跟搞地下党一样。

    李如玉一下子也没有了玩儿的兴致,“还是再缓一下吧。”

    男的就不明白了,两个人都是成年人,两个人都是二婚,都是受过婚姻的伤害的,他们很配好不好,为什么总是要缓呀,缓呀?

    “你就是告诉她有这么个事情,至于同意不同意的,她不同意难道我们两个就不在一起了?她又不是你妈,你又不是未成年。”

    “好了,好了,我们两个不要为这个事情争吵了好不好,我找个时间把我们两个的事情和大姐说一下。”

    李如玉这样子说了,男人的表情才好了一点。

    自从家里多来一个孩子以后,这家里的东西就多了起来,饭桌子都占了一半,收拾也收拾不过来,奶粉,奶瓶,孩子用的东西比较多。

    沙发上堆着孩子的衣服和尿不湿,趁着孩子睡着了,李如琼才来一件一件的叠。

    不是儿媳妇懒,也不是女儿懒,两个人都忙,从早到晚都,女儿可能比儿媳妇更累,那得不停的说呀。

    儿媳妇和女儿,李如琼两个都不喊做事,喊了儿媳妇做家务,那女儿不是也在家吗?显得她偏心,喊了女儿做家务,那女儿一天到晚比儿媳妇累,她干脆就都不喊。

    她自己做,人毕竟不年轻了,别看就只是在家里,做点家务带孩子,每天忙得跟个陀螺一样。

    每天一大早起来得去买菜,掐着时间去,回来孩子就该醒了,给孩子洗屁屁穿尿不湿穿衣服,小朋友都大人的脏衣服又是一堆……

    一忙吧,就把问李如玉谈朋友的这个事情给忘记了,不是不关心,是真的太忙了。

    明月现在手上确切的说有一些钱,除开之前吴有匪妈妈给的钱,她自己赚了一点,她想买点东西送给吴有匪。

    一直以来都是吴有匪在为她花钱,她当然也为吴有匪花过钱,但是那些钱吧,怎么说呢,很多都不是自己花心思去花的,比如买冰淇淋花的钱,比如买慕斯蛋糕花的钱,还有内裤等等,很多都是吴有匪要求的。

    花的时候她并不觉得那些钱就应该花,比如买了蛋糕他不一定吃,都她吃了,她可以节约一点不吃的。

    这几天吴有匪因为张诚的事情可能不是很开心,别说看到人的时候明月能感觉出来,就是没有看到人的时候,两个人通电话,听声音,明月都觉得失落。

    是的,被人捅了一刀的人,不管怎么说都是需要疗伤的,旧伤没好呢,又添新伤。

    张诚走了,工作室的人了解整个事情的经过,说白了就是张诚不道义,但是小亮觉得吴有匪太冷血了,就不能原谅一下张诚吗?

    “你现在不要他,不是断了他的路吗?”

    小亮第二天在工作室当着大家的面质问吴有匪,你那么有钱了,为什么就非得在意张诚拿走的那点东西?

    大家都是跟着你吴有匪一起打拼的,赚的钱你吴老板拿的大头,你还想怎样呢?张诚他拿了你的东西,他也是被逼着没有办法,他爸躺在医院等着做手术,难道他不救?

    医院那边就是钱没有到账不给动手术,有什么办法,明知道动手术就有希望。

    事情都发生了,为什么就不往好处想呢?

    小亮说吴有匪做事情做得太绝了,钱都被用了,大不了以后张诚赚钱还他,他却带着警察当人家父母的面把人给抓了。

    华子当时拉小亮拉都拉不住,你自己不是说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吗,事已成定局,那你现在还说什么,给老板找难看,对你有什么好处?

    你很有正义感是吧?为了别人?

    那个你为了的人会感激你吗?他知道吗?

    “你可怜他是吧,你觉得我让他离开就是断了他的生活来源?那你觉得我应该怎么样?”

    通常情况下吴有匪说话没有一点波澜的时候恰恰就是他生气的时候,他不是生气小亮说的那些话,他气他自己。

    哎,眼光不太好,怎么招聘员工进来,招了这么一个白莲花呢?

    “行,你觉得他可怜,那你去找他呀。”

    辞退和自己走不一样的,小亮这种属于自己走的,吴有匪不会多给一个月的工资,该给的一分不少。

    “你太冷血了。”做老板怎么能没有一点同情心呢?这样怎么能留得住人。

    小亮走了,走的时候还是很舍不得,毕竟当时他没有真的想走,只是想把心里的话说出来。

    “你们也觉得我很冷血吗?”吴有匪看着杨助理和华子两个。

    “不,你可以当慈善家,但是却不能当烂好人。”华子认为当时张诚不是没有办法,品行不行罢了。

    “他出去经历多了就知道了。”杨助理敢说以后小亮肯定会后悔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