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0章 心如刀割
    ,精彩无弹窗免费!

    “明月,吴有匪来了。”张小翠也是只有叹口气,想不通她婆婆怎么想的,这么多好的人,怎么突然就不让两个人谈了。

    张小翠也多少知道一些,她家大姑子都和人谈那么久了,一开始两个人就睡一起去了,而且两个人感情一直不错。

    现在闹着让分手,吃亏的难道不是明月吗?

    “阿姨。”吴有匪和李如琼打招呼,该有的礼貌,他一直都有。

    “上去吧,你们两个好好说说,阿姨知道你们两个是有感情的,但长痛不如短痛,你们早晚都要分的,还不如早一点,这样子你们还能早一点开始新的生活。”

    李如琼别过头去,她知道的,吴有匪也喜欢她家明月的,两个人互相喜欢,但明月不可能就这样和吴有匪过一辈子不结婚,要结婚就得考虑双方家庭,真的差距太大了。

    吴有匪他妈就跟那电视上演的女强人一样,人家不喜欢明月,瞧不上,以后就算进了门,出来也是早晚的事情。

    李如玉就是很好的例子,门不当户不对,婆婆还不喜欢,李如玉前夫家和吴有匪家比起来就是小渣渣,还那样,就该想到吴有匪家应该更加不好过日子了。

    张小翠看着吴有匪的背,“妈,真让他们分呀,丢了这么好的女婿,以后还不知道上哪里找怎么好的人。”

    “你以为我愿意。”当妈的这个时候不比孩子感受。

    吴有匪推门进去,门就没有锁,床上不知道躺着的还是趴着的,这么一个人,一动也不动,看起来不动的可能性大一些。

    睡着了,也许吧,难受的时候需要花精力,累了也说不准。

    屋里光线有点暗,也没有开灯,阁楼没有窗户的,不太通风,屋子里面悲伤的味道。

    因为开了门,门口一点光,有风,屋子里面进了风。

    床上的人任然没有动。

    “明月。”

    床上的人动了动坐起来,吴有匪来了啊,是她喜欢的人。

    “你来了。”接到短信她本来应该起来洗个脸梳个头的,谈的时候也应该好好的,不能是这样的形象,可是她太难受了。

    “嗯。”

    接下来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

    明月眯着眼睛,撑开一点点缝隙,她的眼睛已经有点肿了,昨天到今天她过得有点浑浑噩噩的,哭了睡睡了哭,也没有吃饭。

    心里难过,她妈又不让她出去,只是让打电话说分手,说是说了,说出口之后后悔,后悔却无能为力。

    她的头发有点乱,脸色发白,一点血色都没有,嘴唇也发白,病态特有的,有点干。

    一直也没有觉得口渴,这会儿看见吴有匪觉得口渴了。

    “你能帮我到一杯水吗?”她自己不行,一天没有吃饭,浑身发软。

    “好。”吴有匪转身下楼,转身的那一刻眼泪不经意滑落,她不该是这个样子的。

    美女和女鬼相差也就是那么一念。

    很快吴有匪端着水进去,递过去看着明月喝了个干净,然后明月拿着空杯子又开始哭起来,眼泪往杯子里面滴。

    李如琼给自己找了一点事情来做,带孩子她这会儿不行,心不在焉,孩子给张小翠带着,她在厨房切菜。

    刚才吴有匪下来的时候她看见了,以为那么快就讲完了呢,人是下来倒水的,现在又上去了。

    时不时的瞄一眼楼梯,看看有什么动静,其实动静不动静的也没有多大意义,既然都逼着孩子们分手了,她还希望什么呢。

    能有什么奇迹可以我改变她的想法吗?

    “哎哟。”一刀下去切手指头了,切菜的时候就不能分心,鲜红的血冒了出来,还好是下刀不重,一点点口子。

    把手指头放嘴里吸着,对于这样的小伤口,他们从来都是这样止血消毒的,虽然血少,血腥味儿很快就弥漫了整个口腔。

    明月看向吴有匪,目光严谨,她有点认命了,“原来早晚都有这么一天的,我以为不会有,别人说秀恩爱死得快,果然。”

    在妈妈和男人之间她只能选择她妈,没有办法,做出其他的选择。

    她妈一个人把她和弟弟给带大成人,不容易,特别的不容易,一个女人一边赚钱一边带两个孩子,一般人真不能,就这样了,还没有给他们两个找一后爹呢。

    记得小时候的冬天特别的冷,她妈洗一次衣服,手指头能肿得跟胡萝卜一样,又红又肿,还开裂。

    手没有好还得继续干活,一整个冬天她妈的手都是烂的,想起来那个画面,明月特别的难受。

    “别说什么死不死的,你好好活着,我也好好活着,我们的爱情可以天长地久。”吴有匪上去搂着明月,这个女人让人看着太心疼了。

    心如刀割。

    “可是……”她没得选择。

    明月的身子发抖,她在害怕,她妈威胁她,她要是不和吴有匪分手,她就去死,怎么就成了她妈要死要活的呢?

    就算她嫁了,嫁给吴有匪之后她不幸福,或者以后她被踢出门就,也不会到死这一步呀,她自己的人生,为什么就非得要逼她呢?

    要是一辈子能这样拥抱着,彼此给着温暖就好了。

    李如琼看着时间差不多了,该说的也都该说了吧,人还没有下楼。

    她上去看看。

    “你们……”两个人不是分手吗,怎么又抱在一起了。

    “阿姨。”吴有匪站了起来,动作有些不自然。

    李如琼鼻子也是发酸,要是真能选,她也不愿意这样逼着孩子,可孩子们年轻不懂生活。

    一辈子那么长,别以为自己的人生就想怎样就怎样?身不由己的时候居多。

    “差不多就行了吧。”李如琼眨眨眼睛,“是阿姨对不起你们,以后你们就不要见面了,对大家都好。”

    再见面也只能是互相伤害。

    “我家明月配不上你。”

    “阿姨你别这样子说,我和明月在一起,她愿意,我也愿意,没有谁配不上谁,也没有谁能阻止我们两个在一起,我妈不行,阿姨你也不行,除非明月她自己不愿意。”

    明月尽量的睁开眼睛看着她妈,恳求着她妈,千万不要,不要说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