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4章 生气的血杀
    正说着,门却是又被推开了,进来一群花枝招展的女子,她们扭着柳腰,娇笑着相继而入,在看到莫燃的时候还有些怔愣,不过楼里的姑娘们反应就是快,几个女子凑到了莫燃跟前,另外几人则是扑到了血杀身上。

    只是那手还没有碰到血杀,血杀便闪在一旁了,声音冰冷低沉,“去里面等着。”

    “好的爷~”那几个女子稍有些畏惧,血杀的气息太过可怕,不过在这敛芳阁混饭吃的,什么样的客人没见过,见血杀如此说一不二,几个女子似乎瞬间‘明白’了,乖乖的去里面等着。

    莫燃把身边的女人也挥走,道:“你们要伺候的是他。”

    几个女人对视一眼,觉得这里的气氛似乎有些诡异,一个女人还挺大胆,她拉着莫燃的手道:“姑娘一起玩嘛。”

    莫燃皱了皱眉,眼中闪过一丝厉色,那女人瞧见了,顿时干笑一声,也扭着腰去里面了。

    一群女人转进了月洞门,那若隐若现的屏风一挡,再再加上袭袭红纱,只听几个女人小声娇笑着,伴随着悉悉索索的脱衣服的声音。

    莫燃眉头皱的更紧了一些,刚刚那些女人走过去的时候,那浓厚的脂粉味留在了她周围的空气里,平日里在狐玖的房间也常能闻到,但今日觉得格外刺鼻了一些。

    “你忙吧,我先走了,祝你历劫成功。”莫燃终是站起来道,虽然她不赞同血杀找这里的女人双修,但好像也没有别的办法,压下心中的不悦,她还是衷心说道,毕竟历劫是大事,她希望看到完完整整的血杀回来。

    莫燃想走,可血杀却隔空关上了门,那低沉的声音也传到了莫燃的耳朵里,“你在这等我,我若是有什么意外,你来救我。”

    说罢,血杀便走进里屋去了,女人的笑声顿时高涨了许多,夹杂着一些惊叹的低呼,还有讨好的声音。

    “爷,奴帮你脱衣裳……”

    “啊……爷你摔疼人家了。”

    “爷,求您轻一点……”

    里面的声音愈演愈烈,那些女人进入状态还挺快的,叫的越来越消魂,床铺撞的咯吱咯吱的响,那些女人似享受又似痛苦的声音快把房顶都掀翻了。

    莫燃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走,傻站在外面听着如此激烈的活春宫,透过那影影绰绰的屏风和纱帐,似乎能看到床上的女人飞快起伏的身影。

    大概是因为血杀进去的时候说若有意外让她去救,可能有什么意外?有意外的应该是那些女人吧?空气里弥漫就着凤毒花的味道,异香扑鼻,凤毒花也是淫毒,闻之能令人心神具失,沉浸在**当中,索求无度,直至阴尽而亡。

    这凤毒花低劣的很,大概是蜘蛛门的毒药,对付一般修者还可以,若是对高阶修者便不管用了,血杀还需要给这些女人下这种药吗?他把衣服一脱,那些女的不得不顾一切的扑上去吗?

    听那些女人叫的越来越忘我,显然是已经没有意识了,不一会就听到有人被甩在床下的声音,大概是死了吧……

    可其他女人却丝毫反应都没有,紧接着又有人爬上床去。

    莫燃的神情很是焦躁,她想走,这里的味道,声音,都让她难受的很,喉咙涌上来一阵酸味,几欲作呕,可她硬是忍住了。

    到后来,她也不知道是因为还惦记着血杀说救他的话,还是因为她已经站的麻木了,可那一个接一个死去的女人却让莫燃越来越无法忍受,她无法想象这些女人是怎么在血杀身上求欢的,更无法想象血杀是怎么碰她们的。

    恶心,又有点莫名的苦涩,一定要双修吗?是的,一定的,她不是魔,她哪里知道被**控制的魔是什么样的?也许是本能,就像她不吃饭会饿,不呼吸会死一样。

    她以为,血杀碰多少女人她都不会介意,他杀多少人她也不会介意,可现在才发现,她好像没法不介意,这些女人不配跟血杀双修,就算是一次性的都不行!

    血杀从不在莫燃面前杀人,所以莫燃每次见到他的时候都是玄衣墨发,发间的红绸鲜艳又不羁,不论那双手沾过多少的血,都是那么白净。

    可血杀为什么要让她在这里等着?就算信任她,未免也有点太欺负人了吧?她实在不敢保证,完事之后再见到血杀,她眼中的那双手还会不会那么干净。

    莫燃忽然往前走去,直到站在那屏风跟前,地上深处一双手,僵硬着一动不动,莫燃盯着那两只手臂看了半晌,忽然惊醒过来!

    差点就进去了。

    她进去能怎么样呢?只会更烦恼而已。

    猛的转身,莫燃径直奔到门口开门出去了,合上门的时候忍不住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一门之隔,外面的空气新鲜多了。

    她弄不清自己乱成一团的心是怎么回事,可是却非常肯定,她没办法继续在里面待着了,否则她真的会控制不住冲进去的。

    “呵呵,里面似乎很激烈啊,活春宫好看吗?”面前传来戏谑的声音,抑扬顿挫的,煞是诱人。

    莫燃抬眸一看,反应还有些迟钝,明明眼前的人那么熟悉,可她过了一会才看清人,沸腾的脑海也慢慢降下温来,眼前的男子披着一袭红衣,腰间只系着一根腰带,白皙的胸膛若隐若现,长腿更是撩人的很。

    一双狐狸眼似笑非笑的看着莫燃,此人不是狐玖还能是谁?

    “好巧。”莫燃说道,声音淡淡的,没什么活力。

    “不巧,我听说姑娘跟一个男子来了敛芳阁,还以为你们寻什么刺激呢,在这恭候已久了。”狐玖笑道。

    莫燃现在没什么心情跟他开玩笑,她往前走了走,打算守在门口,就算里面听不下去,她也不能真走,可刚一抬头,又是一愣,却见一袭青衫的沐风坐在走廊上,晃着一条长腿看着她。

    “你们两个好雅兴。”莫燃道。

    说罢,莫燃也跳到了走廊的扶手上坐着。

    沐风笑道:“不及你,在外面听的不甚真切。”

    莫燃瞥他一眼,叹了口气。

    “呵呵……”沐风好笑的看着莫燃,他道:“小奶娃,你这是什么习惯?专门来花楼里听这个?”

    莫燃不说话,这两个人还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是她想听吗?她有那么变态吗?

    狐玖这时也晃了过来,他道:“寻欢作乐也就罢了,还弄死这许多姑娘,啧啧……”

    话虽这么说,但是那妖异的脸上却丝毫没有怜悯之情,这个世界就是如此,人吃人的戏码不停的上演,死一个人跟死一只蚂蚁似的。

    不管沐风和狐玖说什么,莫燃都没有回应,狐玖不禁盯着莫燃看了许久,笑着说道:“姑娘可真是心善,血杀让你等,你便一直等着。”

    莫燃不说话,也并不好奇为什么狐玖知道里面的人是血杀。

    而狐玖却道:“只是,我不太明白姑娘为什么闷闷不乐?”

    过了许久,莫燃才道:“血杀是不是被我糟蹋了?”

    “噗……”狐玖和沐风都笑出了声,沐风更是哈哈大笑起来,收都收不住,“哈哈哈,糟蹋……小奶娃,你如何糟蹋了那个男人?说来听听。”

    纵然知道自己表述的有问题,面对两人的嘲笑莫燃也没什么反应了,她只是太憋闷了,如果不说出来,她也许真的会被憋死的,“血杀今天这么做,也有我的原因,如果不是我……他也不必这么选择。”

    她只知道自己会恶心,可血杀就不会吗?他是一个连别的女人碰一下袖子都会嫌脏的人,何况是那么亲密的结合?如若血杀以后都得过这样的日子,那得有多可怕……

    此时她已经顾不得去想自己的感受了,光是想到血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眼神,她就已经很难过了。

    “小奶娃,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沐风好奇道,他是真没想到小奶娃魅力如此之大,刑天已经够无情无心了,竟然也会变成偷偷摸摸的小人。

    而小奶娃口中的血杀,似乎也是她的追求者呢。

    本以为小奶娃既然都成亲了,心里必定就只有那白麒麟了,却没想到还有如此多纠葛,惊奇之余却是有些怅然……很多年前,他便从来没有想过,即便成亲了,他也可以去争取,以至于一别几万年,再也无法相见。

    “我……那是意外。”莫燃泄气道。

    沐风挑了挑眉,也算反应快,顿时知道怎么回事了,“你这样子可真像负心汉,还意外?哪有那么多意外。”

    莫燃无力辩解,虽然那真的是意外。

    狐玖却是不说话,他当然知道是意外,那天晚上他可是给他们站了一晚上的岗……

    “不过……”沐风的语气忽然变的极为戏谑,他弹出一股灵气,将对面的窗子一下子打开了,那窗子是在里屋的,打开后便能清楚的看到床上床下的情形,“你说的血杀,真的是这个人吗?”

    莫燃的视线落在床上,一个女人眼神呆滞,身体机械的上下起伏,高亢的叫着,而躺在她身下的是一个上身穿着黑袍,下身光着的男人,即便他的帽子挡着脸,莫燃也一眼便能看出,那不是血杀!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妖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