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05. 第一块版图【二更】
    ,精彩小说免费!

    虽然在劝凤佳人的时候莫燃清醒的近乎无情,可在她被鬼王带回去的时候还忍不住恍惚,离开了大雨倾盆的室外,莫燃的衣服早就湿透,那水滴滴答答飞快的落在地上,狼狈不堪。

    鬼王微微皱了皱眉,也不管莫燃神游天外,自顾自的把她身上的衣服都脱了,那衣服复杂的很,遇到难解的地方他直接便撕了,等脱到只剩下里衣的时候,莫燃才忽然打了个寒颤,慢悠悠的看向鬼王。

    “冷羽,你干什么?”莫燃问道,还有些迟钝的样子。

    鬼王抬眸看她一眼,不禁愉悦的笑了,“来拿我的补偿啊,亲爱的主人,你可是说了随时偿还的,我现在就来要了。”

    莫燃的眸子里渐渐有了些神采,苍白的脸上也多了一丝血色,她低头看了一眼散落在地上的衣服,那大红的凤袍被雨水冲刷过后又被撕碎了不少,有些破败不开,全然没了之前的华丽和高贵。

    莫燃笑了笑,主动对鬼王伸出了手,她抱着他送上了自己的唇,同时勾着鬼王的衣服慢慢的解,鬼王垂眸看着莫燃,眼角的泪痣妖异之极,眸中的笑意几乎溢出来,品尝着主动送上来的味道,过了一会,鬼王终是受不了莫燃慢吞吞的动作,他忽然抱紧莫燃,用空出的一只手飞快的脱去了自己的服。

    反手将衣服在地上一铺,压在了那件湿透的凤袍之上,又猛的抱着莫燃放了上去,自己强壮的身体随即覆上。

    “你……怎么不去床上。”莫燃看饿了一眼近在咫尺的床,身下是硬邦邦的地面,不明白鬼王怎么会这么做。

    鬼王勾起莫燃的腰,将那本就形同虚设的肚兜也拽了下来,眸中顿时变的幽暗,他俯身在莫燃脸上细细的吻了一阵,才道:“这里更好。”

    莫燃依然疑惑,可鬼王却紧接着笑道:“亲爱的主人,在这里,你的身体更敏感呢。”

    莫燃还未细想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便被哪两只四处点火的手弄的有些神志不清,鬼王将手垫在莫燃的脑后,以免她撞在地上。

    火热的**点燃了莫燃的身体,刚刚被雨水淋的一片湿冷,现在却仿佛掉进了大火之中,让她急切的想要浇熄这把火,而能帮她的人好像就是鬼王。

    “冷羽……”莫燃沙哑唤了一声,手也无意识的四处乱抓,触及一片凉意,莫燃转头一看,模糊中看见她抓的是白天穿的祭祀凤袍,身体顿时紧绷了一瞬,害的鬼王惊喘一声。

    狭长的眼睛迎上莫燃的视线,那幽暗的眸子仿佛黑洞,根本望不到边,鬼王笑了一声,“亲爱的主人,一件衣服而已,好像格外不喜欢它呢。”

    莫燃把头埋进了鬼王的肩膀上,不语,鬼王说的对,她很不喜欢这件衣服,而且是那种深深的厌恶,她不想看到高不可攀圣洁高贵的样子,所以在众人仰望的时候她才会想让它背负骂名,反正那不是她,对,那不是她。

    一场疯狂的情事,等到地上的衣服褶皱的无法无法铺平,鬼王才抱着莫燃转战到了床上,倒真如鬼王所说,今夜莫燃格外热情,也许是晚上的变故让她急切的想要逃脱那个无情的自己,也许单纯是因为那件衣服,总之,鬼王倒是挑了个好时候。

    等到云收雨霁,莫燃早已累的一根手指都不愿意再动,她懒懒的趴在床上,而鬼王抱着她,手放在她要上慢慢的揉着,半眯着眼睛,似有些意犹未尽。

    许久,莫燃低哑却疑惑的声音响起,“我怎么感觉我跳过这样的舞”

    鬼王笑道:“你不是已经跳过千百遍了?”

    莫燃慢慢摇了摇头,“不对,朝凤舞我是跳过千百遍了,但今日的感觉不一样……我很不情愿,好像,以前我也曾经站在那样的祭坛上,跳过类似的舞。”

    鬼王终于掀开眼帘,长长的睫毛划过一道迷人的弧度,转眸之际闪过一抹深思,语气却轻松道:“既然你不喜欢,那便再也不跳。”

    过了好一会,莫燃才轻轻“嗯”了一声。

    莫燃没睡多久便起来了,在她爬下床的时候鬼王还在‘自我检讨’,说他昨夜不够努力,莫燃竟然还能生龙活虎的下床。

    那碎碎念的声音让莫燃本来有些厚重的心情一下子有些崩溃,他到底是从哪里看出她‘生龙活虎’的?昨天她为什么要纵容他在地上?现在她的腰都像错位了一样!灌了快一壶茶才让嗓子正常一点,你到底还想怎么努力!

    莫燃恶狠狠的盯着真正生龙活虎的某人,得了便宜还喜欢卖乖,那么厚的脸皮到底是怎么修成的?

    鬼王披了一件衣服,却是慢悠悠的晃了下来,他亲昵的整理了一下莫燃的衣服,笑道:“还没恭喜亲爱的主人,拿下你的第一块版图。”

    莫燃看着鬼王,“为什么我并不觉得多开心?”

    鬼王点了点莫燃的额头,动作间少了一丝挑逗,多了几分温柔,“天下就如拼图,你拿着一角,看到的便是支离破碎,等版图完整,你才能看到锦绣河山。”

    莫燃道:“你说的我懂。”

    “呵呵……”鬼王轻轻的笑,“罢了,有我陪你,你还是天使,我才是恶魔,是我诱惑你一点点出卖善良的。”

    莫燃顿了顿,却是不太满意道:“你说我经不起诱惑?”

    “呵呵呵……”鬼王这一笑便有些收不住,他抱着莫燃,断断续续道:“不,不是你经不起诱惑,是我,亲爱的主人,我现在就想要你,不若我们继续吧。”

    莫燃却推开了鬼王,嘴角这才出现了些笑意,“不可以,我要去巩固我的版图了。”

    说罢,莫燃开门出去了,鬼王却在门口一直看着她的身影消失,才舔了舔唇,“是真的很想要啊……”

    ……

    莫燃径直去找了郑雨薇,她也已经穿戴整齐,穿的也是素色的衣裳,此时天还未大亮,两人一同出府。

    唐甜等在门口,见莫燃出来之后走过来道:“神音派的弟子只有项白蕊逃了,其他人暂时关押了。”

    莫燃道:“项白蕊不足为虑,现在不需要管她,神音派肯定要乱一阵子,静观其变吧,关押的人就关着,不需要处理,神音派若是派人来要,送回去便是,若是不要,随便凤佳人怎么处置吧。”

    唐甜点了点头,在莫燃要走的时候,她忽然道:“你做的很好。”

    莫燃脚步顿了一下,没有回头,继续上了马车。

    她杀了凤宜人,连凤明君也因此而死,这个结果虽然很意外,可却是她非常满意的结果,她决定回到凤鸣国,决定认祖归宗,不是什么血缘促成的,女皇有她的打算,而她也有她的谋划,凤鸣国是个小国,却也是个凝聚力极强的国家,既然注定要征战天下,何不就从这里开始?

    莫燃一直都有心理准备,从见到凤佳人开始,从来到凤鸣国之后,这些想法已有雏形,她也许伤害了凤佳人,但如果让她再选择一次,她依然会走这条路。

    唐甜会支持她,是因为唐甜一开始就知道莫燃想干什么,所以始终都配合着,别说昨天死的是凤宜人和凤明君,就是凤佳人也死了,唐甜依然会送上一句、你做的好。

    没有谁是天使,他们都是同类。

    皇宫之内一片白帆,莫燃和郑雨薇随百官在先皇灵前进香,之后便去了偏殿,凤佳人坐在皇位之上,她的神色还有些憔悴,却是在有条不紊的吩咐接下来的大事小事。

    一夜之内凤鸣国变天,换了皇帝,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凤鸣国的传承保住了。

    郑雨薇和莫燃,一个亲王一个郡王,不可避免的都在接下来准备新皇登基的大事中担任要职,几个时辰之后莫燃和郑雨薇才一同离开。

    先皇的葬礼办的很快,半个月便已经妥当,而又过半个月,新皇登基,大赦天下。

    登基大典那天,莫燃从早晨便跟着祭天,观礼,一直到晚上,所有的仪式都结束,莫燃才慢悠悠的往宫外走。

    这一个月过的太过真实,也太过充实,她亲眼见证了一个朝堂的变更,参与了一个世代的开始,凤佳人与凤明君不同,她更有野心,如果做个闲散的太子,她还能四处逍遥,可若推上了天子之位,手握天下大权,无法游山玩水,便只能拨弄风云了,凤鸣国在她手里,必定是一个新的时代。

    自家娘亲也一直没有离开凤凰城,为了她也苦心经营了一番,将亲王府移至封地玉川城,自家三娘已经先一步过去了。

    作为一个半路回归的宗亲,郑雨薇已经在朝堂上站稳了脚跟,而莫燃更不用说了,她与凤佳人的关系,即便二人身份变了,也不会变。

    今日普天同庆,连国丧低沉许久的街道都热闹起来,莫燃站在宫墙之内都能看到外面绚丽的灯火,不禁有些想出去感受一下那气氛了。

    脚步刚刚加快一些,却忽然听到身后一个苍来的声音传来:“燃郡王,祭司大人有请,烦请你跟我走一趟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