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9章 沧月国,靖丰城
    莫燃果然没有多待,第二天便走人了,不过郑雨薇却留在了玉川城,短时间内也不会离开那里了,莫云枫终是去找自家娘子了,估计早就想去了,到现在才实现。

    莫燃对这样的安排很满意,诚如那个祭司所说,凤鸣国很安全,自家爹爹和娘亲们待在这里她也很放心,何况天一门距离此处不远,伊伊和羽飞也有个照应。

    她把封印碎片交给离火之后,离火当即便返回了青门,唐甜也暂时回了云都。

    莫燃只身前往沧月国的王都靖丰,去了之后却没有直接进宫找离心,而是在靖丰城内找了一间客栈住了下来,白天在佣兵团晃晃,偶尔跟着佣兵小队出去做些任务,晚上便在酒肆坐坐,也会去坊市转转。

    接连几天下来,莫燃对沧月国如今的形势已经有所了解。

    沧月国比之云岚国和雪霁国更加注重培养军队,而靖丰城与别的城池最大的差别就在于,靖丰城内大街小巷都能见到巡逻的卫兵,而且军队纪律严明,靖丰城内当真有些夜不闭户的盛景。

    莫燃在佣兵团内见到许多护送任务,比之平常多了两三倍,尤其是在北海的线路上,那是因为北海位于三界交汇之处,现在当真是妖魔横行了。

    这几日莫燃都是伪装了面貌出行的,只因现在关于她的传言太多,似乎所有人对于她的话题都格外关注,甚至还有专门提供她消息的渠道,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反正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找到过她。

    第五日的时候,莫燃便卸下了伪装前往皇宫,在皇宫门口,她拿出了离心留给她的令牌,可两个卫兵似乎不认识,非要通报了才能进去,莫燃也没为难那两个人,便在一旁等着。

    正在此时,一人策马而来,双翼马高高的抬起前肢,虎虎生风的停在了宫门前,马上的人诧异的喊了一声,“莫燃?你什么时候来的?”

    莫燃看去,却见少年依旧一身傲气,精神烁烁,穿着一身劲装,在宫门前纵马,也是嚣张的很了,此人却是离战星。

    莫燃不由得笑道:“我刚来不久,倒是你,怎么不在兽宗?”

    离战星翻身下马,把缰绳递给了一旁的卫兵,而那卫兵从离战星口中得知眼前的女子的确是莫燃,正在忐忑之际,却听离战星道:“不用通报了,我带你进去。”

    走在路上,离战星才开口道:“如今须弥界哪里都不太平,待在兽宗反而太安逸了,不如出来历练。”

    莫燃不由得问道:“风修永呢?”

    离战星道:“风师兄自然还在门派,你问他作什么?我听说你到天一门不久之后便已经突破八品炼丹师,也不跟我说说这些日子你都做了什么。”

    “一言难尽。”莫燃道。

    离战星不禁抱着双臂看向她,“那便找个时间慢慢说,总比我在酒肆听那些佣兵们瞎说好吧?还有啊,你这次来靖丰是来拜师的吧?你我本就是同门,等你拜了宗庙,我们便是同宗,亲上加亲,你更得多多提携我吧?”

    莫燃瞧了瞧离战星算计的模样,配合的问道:“你想让我怎么提携你?”

    离战星顿时道:“反正你在皇宫待着也无事,陪我练练剑法呗,我可以陪你见那些烦人的皇室宗亲。”

    离战星那脑子里,除了能算计怎么练剑,也就没别的了,这样的回答在莫燃的预料之中,点了点头,莫燃道:“成交。”

    离战星一下子来了兴致,说起了这几个月来他修炼上遇到的困境,俨然把莫燃当成了良师,他这边还意犹未尽,两人却是已经到了目的地。

    离战星听的再起劲也不得中断了,他指着桥对面的一座竹屋道:“那里是皇祖的居室,你自己去吧。”

    离战星直接带莫燃来了离心的居室,而不是去见当今皇上,因为照理来说,莫燃的辈分都要比当今皇上高出许多,不需要她去见他。

    莫燃挥别了离战星,向桥对面走去,那座竹屋隐在山上,看似挺近,实则山路弯弯曲曲,需要许久才能走到,这地方虽在宫中,却异常清净,根本不会有人来打扰。

    莫燃站在竹屋门口,正要询问,却听屋中传来离心的声音,“进来吧。”

    莫燃这才推门进去,屋中南北通风,凉风习习,竹帘随着微风轻轻晃动,屋内简单整洁,丝毫没有皇宫之内的奢华气氛,倒是与离心的性格很搭。

    莫燃从正门进来,穿过了整个竹屋,从另一个门出去,门外有一块空地,再往前便是悬崖,视野极为开阔,悬崖边上斜伸一颗粗壮的老树,茂密的树冠在空地上投下大片阴影,离心坐在树下打坐,倒是颇有意境。

    “师父。”莫燃唤了一声。

    离心没有动,却是微微笑了一声,“前几日便感觉你来了,不过你这丫头倒是从来不急,非要玩够了才肯过来。”

    原来离心已经知道了,不过莫燃也并不意外,笑着说道:“沧月国国都热闹非凡,我忍不住多住了几日。”

    离心却慢慢收了功站起身来,男子集风流与儒雅于一身,在他不久前突破修炼壁障之后,修为愈发精进,有些大成之象,身上的帝王之气也渐渐化为无形,更加行云流水,他踱步到一旁的石凳坐下,示意莫燃也坐。

    莫燃过去,却见那桌子上摆着一个棋盘,上面有一盘残局,离心先是把落在上面的树叶取下,又将黑白子收起,这才道:“平日也没人过来,都是我自己与自己对弈,今日既然你来了,先陪为师下一盘吧。”

    “那请师父手下留情。”莫燃道。

    可离心却笑着瞥了莫燃一眼,那眼神有些兴味,“你这丫头行事鬼怪,棋路想必也不会正统,与你下棋,我都要打起十二分精神,不会手下留情的。”

    莫燃不禁有点黑线,离心对她的评价是不是太高了,“我的棋术一般……”

    离心却是不管,已经落子。

    过了一会,离心问道:“凤鸣国换了皇帝?”

    莫燃点了点头,“新皇登基之后我便立刻赶来了。”

    离心却是笑道:“神音派跟着一个小国受了挫折,却不能报仇,你这一步走的出其不意,想必神音派到现在都不知道他们的掌门死在了谁的手里。”

    莫燃就知道离心不会只是找她下棋娱乐的,他一说这话,莫燃顿时干笑一声,自家师父果然更了解她,可虽然离心是夸她,可她就是不自在。

    离心手里粘着黑棋,盯着棋盘看了一眼,又看向莫燃道:“你如此瞻前顾后,这棋要怎么下?莫非跟我下棋,你还担心输赢?”

    莫燃顿时有点惭愧,“我是棋艺不精,怕师父笑话。”

    观棋路多半能知道一个人的心性,莫燃的隐藏在离心面前太小儿科了,他做了那么多年皇帝,南征北战,什么样的人没见过,与其猜测自家师父的用意,不如坦坦荡荡就下一盘棋。

    莫燃认真的布局,却依然输的很快,末了说道;“我就说让师父手下留情了。”

    离心笑道:“你太急躁,下棋还需静心静气,看清敌我形势,仔细布局才是,日后多来陪为师下棋,我慢慢教你。”

    莫燃点了点头,看着离心脸上的笑意,有点怀疑他是不是一个人闷的慌,好不容易找个人解闷?

    离心起身,看了看天色,对莫燃道:“明日一早为师带你去拜庙堂,这山中房屋不少,你自己挑一间住下吧。”

    “是,师父。”莫燃道。

    说罢,离心回了竹屋,莫燃则在周围又转了一圈,果然如离心所说,这山中竹屋不少,都是依山而建,几乎与山中的景致融为一体,很是别致。

    莫燃挑了一个竹楼住下,那竹楼外便是一片桃花林,此时粉色的桃花开的异常炫目,莫燃也是因为这桃花林才选了这里。

    闲来无事,莫燃踱步到书桌前,铺了一张宣纸,仔细研了磨,提起笔犹豫许久,才慢慢落下,她在作画,而且画的很仔细,一笔一划都极为耐心,不时停下沉思,待画上的人渐渐成型,莫燃却有些画不下去了,

    却见画中之人手提一盏精致的灯,宽大的星袍铺在地上,微微低着头,那墨发落在腰间,发间的白玉簪子朦胧而柔和,在青灯微弱的光照之下,那漂亮的手指自然的覆在灯杆之上。

    莫燃画出了男子的眉,浓密有型,却微微蹙着,带着一丝忧郁,在画那双眼睛的时候,莫燃终于扔下了毛笔,脑海中都是男子抬眸时受伤的表情,心中升起莫名其妙的罪恶感,无论如何都画不下去了。

    她坐在椅子上叹了口气,虽然走的干脆,即便好奇也并没有再去观星阁见那个祭司,可这几日却不知为何有些魔怔了,一安静下来脑海中都是那人的身影,早知如此烦人,她就该去问个究竟的。

    “铃铃……”

    几声清脆的铃声,让莫燃松懈的神经一下子紧绷起来,她刚一坐直身体,便看到一道黑影闪过,黑猫轻巧的踱步在桌子上,那小小的爪子踩着的、正是她画了一半的画。

    ------题外话------

    今天是端午呢,祝小可爱门都端午安康,给你们一个超级么么哒~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妖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