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5章 我没躲你
    第二天,莫燃依旧去找了离心下棋,因为离心说今天要是输的话有惩罚,莫燃从一开始就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可仍然输了,所以就有了现在这一幕。

    离心坐在那颗茂盛的古树之下喝茶,树荫将他所在的地方都笼罩在内,而莫燃就站在大太阳底下,金鸡独立的姿势,距离那树荫也就咫尺之隔。

    晒太阳也没什么,罚站也没什么,但是不能用灵力就过分了,这好像回到了前世,莫云枫罚她蹲马步的时候,时间一长,别提有多煎熬了。

    “师父,下次能不能换个惩罚?”莫燃看着离心悠闲的样子,喝喝茶翻翻书,对比起来就格外伤人。

    离心淡淡的瞥了她一眼,“你就知道你下次一定会输?”

    莫燃顿时苦着脸道:“以我们之间棋艺的悬殊来看,我想赢你还早着呢。”

    离心点了点头,“你不想单脚站立,那就倒立吧。”

    莫燃脸色更难看了,说好的得道高人的?离心这种整人的把戏是从哪里学来的?怪不得洛川总说他装模作样,原来真的很狡猾!“不……不用了,我觉得这样挺好的,非常锻炼耐力,不用换了。”

    莫燃晃了一下,稳住身体刚刚站好,却见离心捧着一本书走了过来,把那书合上,放在了莫燃头顶,道:“别掉下来,否则多罚一个时辰。”

    莫燃看着离心从容淡笑的脸,就算是换成她爹,她也敢偷个懒耍个赖什么的,可偏偏面对的是师父,莫燃只好忍气吞声的接受了。

    好不容易挨到一个时辰,莫燃把书拿下来飞快到了树荫下,端起茶杯连续喝了好几杯,等她刚放下茶杯就听离心道:“继续吧。”

    他已经收好了棋子,在等莫燃下棋,莫燃咽了口口水,深吸一口气坐下,这回真的绞尽脑汁了。

    离心始终都是不慌不忙的样子,他抬眸瞧了一眼莫燃,见莫燃面色冷凝,一双狭长的眸子盯着棋盘,里面倒映的都是黑白的格局,昨日她的棋路还很保守,今天便已经渐露锋芒,而且纵观全局,她竟也指挥若定,她一点都不缺统帅的才能,缺的只是开疆拓土的野心。

    若没人推她一把,那小小的身体里藏了多少能量,根本无法爆发出来。

    她这样,是好事也是坏事,好的是她心中尚有善恶之分,坏的是,那个推她的人,若是用力过猛,便会伤害到她。

    “为什么我又输了!”莫燃抓了一把头发,日头越来越大,她又要晒一个时辰?这时间点也赶的太巧了吧?总挑在日头最烈的时候。

    “快去,也许还能下一盘。”离心收回思绪,笑着说道。

    “师父,不能免了吗……”莫燃试探着问道。

    离心看着她,慢慢摇头。

    莫燃只好继续去晒,而且自觉的拿上了那本书。

    “为师小憩一会,你莫偷懒。”离心伸了个懒腰,当真去竹屋里躺着了,真是气死个人。

    莫燃在纠结了一会到底要不要偷懒之后,终于决定咬牙罚站了,不就是一个时辰,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还怕这点小惩罚吗?

    额头上渗出密密麻麻的汗珠,顺着脸颊流下,莫燃眨了眨眼,睫毛上也是汗水,这种煎熬与练功完全不同,虽然不痛不痒,却慢慢的磨人心智。

    忽然,莫燃肩膀上稍稍一重,脚下顿时也不稳,身体晃了几下才稳住,头上的书也没掉,莫燃被这一下吓的不轻,长呼一口气的同时怒道:“刑天!你找死吗?”

    原来,正是刑天突然跳到了莫燃的肩膀上。

    刑天嗅了嗅莫燃的脖子,又伸出舌头舔了舔,舔的莫燃又是一抖,头上的书都往旁边斜了斜,刑天哼了一声道:“找你就是找死吗?你躲什么?睡了我就跑的远远的,昨天晚上是谁跟你**一度的?”

    莫燃眼神闪了一下,“我没躲你。”

    “呵……你说这话,自己信吗?”刑天道,它又舔了舔莫燃的脸颊,“你不说我也知道是谁,你身上都是那只白麒麟的味道。”

    莫燃却是惊了一下,“你胡说什么?”什么白麒麟的味道?这也太吓人了吧?

    刑天道:“从你的表现来看,我并没有胡说……你怕什么?我又没说不让你睡他,我只问你,为什么要躲我?”

    莫燃再一次说道:“我没躲你。”只是底气略有不足。

    刑天顿时笑道:“是吗?那你今天晚上在山上住,你也可以不听我的,只是晚上我会忍不住去找你的,如果撞上你跟唐烬的好事……我就只能抱歉了。”

    莫燃道:“你到底要干什么?”

    刑天道:“我想干什么,你真的不知道吗?”

    说完,黑猫身形一闪,眨眼间就消失了,莫燃却被刑天一番话弄的心烦意乱,好不容易才静下来。

    等她罚站结束之后,离心也准时出现了,他看了看天色,“果然还能下一盘,来吧。”

    莫燃抓起一把棋子,忽然问道:“师父,如果哪天我赢了你,你罚站吗?”

    离心眼睛都没抬,淡淡吐出一个字,“不。”

    莫燃道:“为什么?这不公平。”

    离心更加从容的说道:“因为我是你师父。”

    莫燃一噎,说什么尊师重道?摊上一个喜欢欺负徒弟的师父,她有什么办法?她不禁想着,如果自己也有这样一个徒弟就好了,可以毫无理由的下手。

    她倒是有一个徒弟,可廉鸿渊是老古板一块,经不起她折腾。

    毫无意外的,莫燃又输了,在夕阳下又罚站了一个时辰,此时太阳已经不晒了,她站在悬崖上望着天边元卷云舒,红霞变幻,那一轮红日慢慢西斜,挂在天边许久,终于掉入了山那一头。

    天变成了有些暗沉的青色,山中更静,莫燃看向离心,却见他也支着头看着天边,不禁想着,不知道他在山上的时候,是不是每天也这样看着这样的景致。

    “师父,你有没有心爱之人?”莫燃忽然问道,还是不死心,离心风流一世,该不会真的一个心爱的女人都没有吧?那他一个人在这山上清修,一日复一日,一年复一年,她忽然很好奇那是什么样一种感觉了。

    离心稍微动了动,支着头似乎是想了想,“没有吧。”

    “你怎么想那么久?”莫燃问道。

    离心呼出一口气,笑道:“太久了,她们的面目,为师记不太清楚了。”

    莫燃不禁囧了一下,曾近的红颜知己,真的会忘的那么干净吗?“师父,你本来就不爱她们。”

    离心挑眉,“何以见得?”

    莫燃道:“若是爱一个人,别说时间,就是死,她的一切也会融进骨血,刻进灵魂,忘不了的。”

    离心却道:“你不过才二十岁年纪,怎么有底气说出这样的话?”

    莫燃挑了挑眉,“虽然我小,但是我坚信如此,不信我们再过一千年,等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我还能说出这样的话。”

    离心却是笑了笑,转过头去,继续看已经没有了色彩的天边,也不知道是不信,还是不想跟莫燃辩驳。

    “师父……”莫燃唤道。

    离心道:“你又想问什么?为师就该让你倒立的。”

    莫燃笑道:“最后一个问题,你到底有没有子嗣?”

    离心拾起地上的一片树叶,手指一弹,飞向了莫燃的膝盖,莫燃一惊,往后挪了半晌想要避开,可终究快不过那树叶,膝盖上一麻,莫燃另一只脚不由得踩到了地上,头上的书也掉了。

    “加一个时辰,你慢慢站吧。”离心说道,之后那修长的人影一闪,掠到了山路上,慢悠悠的下山,也不知道要去哪里。

    莫燃叹息一声,把书顶在头上继续罚站,她是真不明白,有没有子嗣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她只是好奇皇族的亲情真的如此淡薄吗?

    这一站,天很快就黑压压的了,这山上风景是真的好,今夜万里无云,夜空宛如星盘,无数星辰洒落在内,在这样的星空之下,宇宙的浩瀚仿佛能藐视万物,怨不得天道无常,这片天,有几人能够捅破?

    看着看着,那天幕好像扯成了布,漫天的星辰落在布上,绘成了一幅浩瀚的星辰大海图,一个男子穿着它,静静的站在空中,手里精致的灯散发着柔和的光晕,而那深邃的眼神只温柔略带忧郁的看向莫燃。

    莫燃呼吸乱了一下,眨了眨眼睛,想要摆脱那个人影,睁眼再看时,夜空还是那片夜空,并没有什么人,莫燃却是又叹了口气,她算是明白,越是想刻意忽略的事情、好像越是记的清楚。

    挨到了时辰,莫燃把头上的书取下来放在棋盘上,离心还没有回来,她也慢慢向山下走去。

    走到半路,却是遇到了挡路的人,一袭白衣的刑天长身而立,夜色下身形显得有些清冷,见莫燃驻足,刑天笑了一声道:“莫燃,这条路,不是去桃花林的路。”

    莫燃淡淡道:“是啊,这条路是下山的路。”

    刑天又道:“看来,你打算去找你的夫君,不要我这个情人了。”

    莫燃却皱了皱眉,“你不是我的情人。”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妖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