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1. 大山深处莫家村
    银装素裹的冬日,大山深处一个小村庄安静的坐落其中,背靠重重叠叠的大山和根本望不到头的原始森林。

    今儿是大年初一,村子里家家户户门口悬挂着大红灯笼,鲜艳的色泽点缀在素白的世界,远远看去颇有些中式的童话小镇的感觉。

    大雪下了数日,前天夜里才堪堪停住,村民也颇为欢喜,这意味着能过个好年了。

    村子里路上的积雪早已在雪停的时候清扫干净了,此时早饭刚过,也就八点多的样子,路上已经可以看到许多满面笑容的人们,不管见着谁都要停下寒暄一番,拜个年,说几句吉祥话,亦或是结伴而行。

    最北端的村口,有一户稍显特殊的院子,说特殊是因为位置,在村口的三岔路口外,是整个村子最后一户人家,显得有些形单影只。

    但这家的院子却是出奇的大,放眼望去,许是村子里最大的院子了,院门是两米多高的铁门,此时还从里面上着锁,一只大黄狗正卧在门口简易的狗窝里,不时抖抖耳朵。

    这里显然要比村子里冷清多了,但门口的雪却是扫的干干净净,一直连通着三岔路口,跟村里的路接通了。

    “汪汪……”

    那大黄狗忽然从窝里窜起来,兴奋的叫了几声,摇头摆尾的扒在了铁门上,果然,没过一会,三岔路口那边便走来一人。

    那人穿着呢子大衣,身形魁梧,走起路来虎虎生风,他似乎听到了大黄狗的叫声,咧嘴笑了笑,小跑着过来了。

    “汪汪汪……”

    大黄狗更精神了,撞的铁门叮叮的响。

    来人却是抬头看了看还未熄灭的灯笼,伸手进去摸了摸大黄狗的头,“将军,进去叫你家主人。”

    原来这大黄狗名叫将军,而这将军也颇通人性,立马掉头往院子里跑,却被刚才那男子急急的喊住了,“将军!你先看看你家主人是不是还睡着?如果是的话就别叫了,现在才八点多,她还能睡一个小时。”

    将军在原地摇了摇尾巴,许是听懂了,也就没再叫,一溜烟跑了进去,没一会儿的功夫便又返回来了,前爪跳起搭在铁门上,口中却是叼着一串钥匙。

    那男子拿过钥匙笑了笑,自语道:“也是,你家主人早就没赖床的习惯了,这会儿准是怕冷,懒得早早开门了。”

    那铁门打开,男子却是先走到将军的狗窝旁,把他带来的骨头放在了那个大盆子里,将军汪的一声扑了过去,也不管男子了。

    走到了门口,男子却是一反刚才的从容,显得有些拘谨,在门口跺了好半天的脚,左拉拉右扯扯身上的衣服,这才推门进去。

    屋子里的暖气扑面而来,同时传来一个清亮的声音:“我正等你呢,想着你也该来了,快进来坐。”

    听到声音时男子便忍不住笑了笑,扒着没几厘米的短发走了进去,一边道:“刚刚在路上碰到俺二叔三叔,耽搁了一会儿。”

    说着已经进了客厅,这屋子是烧暖气的,但也是自己烧,可不像城里那样集中供暖,这屋子里这么热,想必是主人烧了很久的,客厅的地上还摆着一个瓦斯暖炉,军绿色的铁皮,看起来颇有些复古的感觉。

    一个少女正坐在暖炉旁边,显然她便是这院子的主人。

    见男子进来,那少女抬头来看,上上下下扫了那男子几眼,那男子正要坐下,可被这么盯着看竟傻站在那儿了,扯了扯身上的呢子大衣,不自在的说道:

    “这是大姐给俺买的,听说这衣裳还很贵,穿着又不舒服,还不如俺平日的穿扮,大姐非要……”

    他还没说完,少女便忍不住笑了,“今天可是大年初一,辞旧迎新之时,你大姐专程给你买的新衣,你好好穿着就是,还挺多毛病,我看就挺好,挺精神。”

    闻言,男子有些不好意思的扒了扒头发,脱下了那呢子大衣,又叠好放在沙发上,嘴上虽那么说,但他分明很珍惜。

    这屋子里太热了,那少女怕冷,可他才站了一会就满头大汗了。

    男子看了看烤火的少女,她穿着一件蓝色的薄款羽绒服,深色的牛仔裤,拖着一双棉拖鞋,火光下一双手纤细修长,几近透明。

    男子不由得看了看自己的大手,指腹和虎口都有厚厚的茧子,挠了挠头,一时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

    “家宝,你自己倒点水喝,吃什么也随意。”却是那少女开口道。

    “唉。”男子应了一声。

    这男子其实名叫莫家宝,这名字跟他魁梧的形象倒是有些不符,但村里人起名字不讲究什么风雅,莫家宝上面有三个姐姐,好不容易得了一个儿子,自然宝贝。

    莫家宝自己倒了杯水,茶几上放着果盘,他倒是没动,这些东西都是他帮忙买回来的,话说若放在三个月前,他是万万不可能跟少女这么轻松的坐在一块聊天的。

    少女名叫莫燃,今天刚十八岁,要比莫家宝小上四岁,莫燃一家人在村子里都挺特别。

    莫燃家里本是四口人,是村里令人羡慕的一家,妈妈温柔贤惠,听说是城里大户人家下嫁过来的,爸爸是个猎人,而且是身价颇高的猎人。

    哥哥名叫莫非,跟莫家宝同岁,可却比莫家宝出息很多,考上了名牌大学,是墨家村第一个大学生,颇有些光宗耀祖的意味。

    而莫燃也在城里上高中,也是很罕见的了,在村子里初中就辍学的女子比比皆是。

    然而……这都是曾经的,这个幸福的家在两年前就破碎了。

    那年莫燃的父亲进山打猎,带着一头两人多高的白狼回来,那是他那一次的猎物,村民还来不及道贺,赫然发现莫燃的父亲满身是血,却原来他肩膀上被撕咬了一个大口子,人虽回来了,但已是强弩之末。

    莫燃的母亲惊痛之下不顾众人反对,带着莫燃的父亲前往省城的大医院,后来……听说莫燃的父亲半路便去了。

    莫燃的母亲悲痛欲绝,竟饮了农药殉情了。

    等莫燃和他哥哥回来,村民已经帮衬着入殓,白布高悬了。

    兄妹二人突然失去双亲,性格皆是大变,莫非没有去学校,才二十岁的年纪,却毅然决定子承父业,做了猎人。

    这年头猎人这个行业早就没几个人做了,莫家村背靠大山和原始森林,祖上猎人多得是,可如今却只剩下莫燃的父亲一人,再后来,便是莫非了。

    莫非年纪虽轻,可脾气倔,村里的几个大爷苦口婆心的劝,他就是不听,最后众人也没得法子,只好由了他。

    莫燃倒是继续上学了,可自那之后,性格变得颇为刁蛮,村子里的人不知道她在学校怎么样,但她两年来几乎不回来,可就在半年前,莫燃突然回来了,也不去上学了。

    村子里的人大多淳朴,见她回来便上门照料,可不论老幼,都被莫燃恶语赶出来了,说是不需要你们这帮人假惺惺,时间长了,大家都寒了心,也就不去了。

    可唯独莫家宝还坚持着,不管莫燃说什么难听的话羞辱他,他都雷打不动的上门,帮忙种些蔬菜,有时候送些饭菜,将军也是他喂着。

    倒不是莫家宝真那么好脾气,只是莫家宝跟莫非关系很好,再加上莫家宝从小的梦想便是当一个猎人,他最钦佩的人也是莫燃的父亲,所以这些他都能忍。

    只是没想到,三月前莫燃的性情又是大变,不过这一次不是变得更坏,而是变好了!

    莫家宝永远忘不了,那天他来莫燃家收拾完了菜地,正打算离开的时候,却被莫燃叫住了,她靠在贴了瓷砖的门前,问他:“这位兄台,是你救了我?你是谁?”

    莫家宝愣了许久,莫燃把他问懵了,他虽很少跟莫燃说话,但也不至于完全没存在感吧?可莫燃的神情那么迷惘,问的那么认真,他只好说:“俺是莫家宝啊……”

    后来他才知道,莫燃是大病一场烧坏了脑子,忘记了许多事情。

    莫家宝从来不进屋子里,所以也根本不知道莫燃生病了,现在想来,虽然她忘了许多事情,但也算因祸得福吧?忘记了不愉快的事情,还变的如此好相处,想必莫叔泉下有知,也会欣慰的……

    “家宝,家宝?想什么这么入神?咱们该过去了吧,让几个老爷子等着可不好。”

    莫燃带笑的声音响起,莫家宝放下手里的杯子,扒了扒头发,想的有点远了……

    见莫燃取了一件长款的羽绒服,就那么套在原本的衣服上,莫家宝也起身穿了外套,其实他心中想的是,这话若是搁以前,莫燃是绝对说不出的。

    “俺去外间给锅炉加点炭火,等你回来的时候屋子里也还热着。”

    莫燃看着莫家宝出去,自己去穿了鞋,等她走出门的时候,看着干干净净的院子,却是怔怔出神了……

    她本不属于这个时代,三个月前,在她继任父亲的庄主之位时,山庄却遭人血洗,来人太强,诡异的强!她从未见过江湖中有那样的强者!

    他们更像是父亲说的修者,拥有法力的人!

    几乎没有反击之力,山庄上下五百多条人命无一幸免!她清楚的记得剑穿过她胸膛时冰冷绝望的感觉,清楚的记得血泊之中的父母弟妹……

    她分明是已死之人,却在一个完全陌生的时代,完全陌生的女子身上重生!

    三个月了,她早已冷静下来,想尽办法去弄清楚她重生的原因,可却是……一无所获。

    既然要重生,为什么不让她重生在大齐王朝?族人已死,她又无法报这血仇,她还有何颜面继续苟活?!

    可轻生的念头刚起,却是想到父亲死死护着她的情形,他说,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活着才有希望!

    就凭这一句话,她也要活着!

    莫家宝过来的时候便看到莫燃一动不动的站在门口,平日里洒脱的女子此刻气息异常的阴霾,莫家宝脚步顿住,迟疑的唤道:“莫燃?”

    袖子里紧握的双拳渐渐松开,莫燃微微眨了眨眼睛,眼中的猩红也渐渐褪去,将羽绒服的帽子戴上,径直朝门口走去,“走吧,我挺想看看莫家的祠堂呢。”

    听着莫燃带笑的语气,莫家宝松了口气,没有在意方才短暂的异常,跟上去道:

    “这你也忘了啊?莫家村的祠堂早在很多年前就被雷劈坏了,后来干脆被拆了,现在只剩一块云布,被放在莫三爷家里,我们要去的就是莫三爷家。”

    “呵呵……”莫燃笑了笑,却没说话,这个身体什么记忆都没给她留下,她只能用那种失忆的借口掩饰。

    心中却是想着,祠堂被雷劈了,难不成莫家村祖上做了什么缺德的事儿?但这话她也没说出口。

    刚走到门口,将军便汪汪的叫着扑上来。

    “将军。”莫燃只淡淡的叫了一声,将军便不敢扑了,光是围着莫燃转圈,将军是只看门狗,可不像城里养的那么金贵。

    踩在雪地里,爪子上都是泥,要被它这么一扑,莫燃身上可不得印几个狗爪吗?

    “呵呵,将军果真最听你的话。”莫家宝感慨道,将军竟然抛弃了自己的骨头跟着莫燃出门了,莫家宝锁上门,钥匙递给了莫燃,这才带路朝着村子里走去。

    ------题外话------

    妞儿们么么哒,哥已经在新文等你们了!说好的约约约呢?你们到了没有?

    新文继续玄幻女强爽文,快快加入书架哦,千万别忘记点击点击点击,追文追文追文!爱你们,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