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6. 惊魂一战险中生
    莫燃晚上睡的很早,但不代表她的睡眠质量很好,基本上每晚都从噩梦中惊醒,梦中的一切都仿佛发生在昨天。

    有时候莫燃会觉得很不真实,她总以为睡一觉醒来之后,她还会回到莫家庄,当她的大小姐,快意江湖,如果不是她那爱妻如命的爹爹每天软磨硬泡的让她接手山庄,她大可以一直逍遥下去。

    庄里有三天两头闯祸的弟弟,有小精灵似的妹妹,有一群朝气蓬勃的弟子,有严厉的亲亲娘亲,有美艳的二娘,有最疼她的三娘……

    可每次惊醒,梦中的一切都在提醒她,他们真的都不在了,这一切都是真的,迎接她的只有冰冷,只有夜晚令人心慌的静,只有绝望到想死的孤单……

    莫燃早已习惯了在寂静的深夜等着黎明慢吞吞的来临,等着第一缕晨光照进窗户,她才能重新感觉到血液的流淌,她还活着……

    有时候莫燃会自虐的想,这样也挺好的,没道理她的亲人全部惨死,而她却舒舒服服的活在这个世上。

    她不能忘,也不敢忘。

    ……

    天亮后,莫燃烧暖了屋子,就这么简单的体力活下来,她已经累的气喘吁吁,脑门上全是虚汗。

    这个身体亏的厉害,补已经补不回来了,若是放在娘亲手里,只需行几次针,这身体便能重新恢复活力。

    只是她小时候定力不足,最不喜欢背那枯燥的医书,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根本没学到娘亲的精髓,再加上有三娘护着,娘亲的棍棒没能成功把她培养成神医。

    虽然银针行医没有学好,可跟着三娘倒是把北疆的蛊术学的通透,成天玩一些毒虫毒草,再加上娘亲逼着记下的医书,阴差阳错的成就了一手毒术。

    要想将现在这幅身体调养过来,还需等开春之时一些毒草和毒虫冒头的时候才行……

    取了毯子,莫燃照例窝在沙发上看书,沙发前便放着那个军绿色的瓦斯暖炉,对于莫燃来说,这样看书的时间也算是休息,等到真累的时候,小憩一会儿,醒来后也很精神。

    冬天的阳光虽然热烈,却很温柔,照在人身上直暖的人昏昏欲睡,莫燃没有拒绝这种诱惑,悠悠入眠,这几乎是她每天最轻松的时刻了。

    可今天却尤其不同!

    刚睡着没多久,莫燃的意识便被拉入了深深的黑暗,那黑暗中蔓延着阴森的冷,莫燃站在原地定了定神,黑暗中传来好多重叠的声音,忽远忽近,不知从哪个方向传来,也看不到说话的人。

    仔细分辨,那声音说的是:“过来,小姑娘到我这里来……”

    莫燃有种分不清现实还是梦境的感觉,但感觉绝对不会好就是了,眉头皱起,莫燃沉声道:“你是何人,为何装神弄鬼?”

    “呵呵……谁说我装神弄鬼?我是真神,也是真鬼哈哈哈……过来,小姑娘你过来……”那声音却是又道。

    莫燃没有动,别说暗中这个诡异的家伙是什么东西她还不知道,这声音重重叠叠,她根本分不清方向,如何走过去?

    不一会儿,那人似乎也意识到莫燃在犹豫什么了,大笑几声,声音远去,但给莫燃留下一句话,“来村口戏台!”

    莫燃一惊!还未及思考,一双琥珀色的眼眸忽然闯入莫燃的视线,那怒睁的眼中尽是杀意!

    莫燃反应极快的矮身后翻,以手撑地滚出老远,却听得一声震耳欲聋的狼嚎,几乎同时,劲风扑面!

    莫燃只来得及匆匆扫一眼,却见一头白狼凶狠的扑来,狼口之中闪烁着森森寒光!

    单腿踢去!莫燃借力飞速后退,心中一喜,她的动作如此敏捷,与前生感觉别无二致!说明这定是在梦中!

    莫燃手中没有武器,但以她的身手,杀一只白狼也不是难事,可事实却是,她跟这白狼大战许久都没有胜负!

    这白狼竟如此厉害!怪不得会让莫修杰一个身经百战的猎人丧命!

    久战不下,那白狼愈发凶狠,反倒莫燃有些疲惫了,忽然,一簇红光闪过,那白狼身上的气息暴涨!竟逼的莫燃有些喘不过气来!

    身体仿佛被钉在原地,怎么都动不了!眼睁睁的看着狼口逼近,那种死亡的黑暗再一次包围着莫燃,跟上一次一模一样的绝望!

    一瞬间前世的一幕幕回放在眼前,爹爹满身是血的冲她喊着“活下去”,她真的活下来了,可她什么都还没做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吗?!

    强烈的不甘冲击着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僵硬的手指咔咔咔的握紧,骨节的扭动声那么明显,手腕艰难的动了动,一阵清脆而急促的铃铛之声响起。

    那已经到了莫燃眼前的白狼忽然停下,那张狼口就在莫燃咫尺之遥!莫燃甚至能闻到那狼口之中散发出的血腥味,看到那大张的喉咙下黝黑的洞口!

    停顿只是一瞬间,莫燃比谁都清楚她的危险根本没有解除,身体又动不了,而没过几秒钟,那白狼继续扑来,莫燃能感觉到那尖锐的牙齿抵上她皮肤时刺痛的感觉。

    “莫……莫燃……”

    等莫燃睁开眼睛的时候,她正剧烈的喘着气,浑身爆发出强烈的杀气!而她的手正掐着莫家宝的脖子,莫家宝被掐的满脸涨红,惊惧的看着莫燃,却没有使蛮力推开。

    莫燃猛的脱力,触电一般缩回了自己的手,身体虚脱一样靠在沙发上,这会儿已经是满身冷汗,呼吸还未平稳,手不停的发着抖,刚才几乎用光了她所有的力气,现在呼吸一下都像是有冰刺划过呼吸道,剧痛难当。

    莫燃垂下头,恢复自己失控的心跳和呼吸,及肩的头发垂下,正好遮住了她所有的神色,整个人好像陷入了另一个世界,遥不可及……

    ------题外话------

    帅帅的二萌早已醒来,早安么么哒(⊙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