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19. 惊天地泣鬼神的宝贝?
    “我知道了。”莫燃在停顿了一会儿之后,只给出这样的回应,她看起来很平静,倒是让疯老九摸不着头脑了。

    “你,你真的知道了?”疯老九迟疑的问。

    “当然。”

    莫燃的态度太好了!这让疯老九简直有点不敢相信了!“不愧是老头儿我挖到的人才,识大体,知进退,你能这么想,老头儿我由衷的欣慰啊!”

    莫燃抬头,看着疯老九感动到快哭的脸,“刚才你也说了,你有很多宝贝,而我现在又这么弱,为了让我能活到日后你我相见的那天,不如你就赐我一些保命的东西,你说可好?”

    疯老九浑身僵化站在原地,好啊,感情在这挖着坑呢!刚才嘴太快,好像说秃噜了……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反悔不得,如果他不出点血,岂不是出尔反尔,自己打了自己的脸吗?

    一屁股坐在地上,疯老九苦着一张脸在自己那破棉袄里掏啊掏啊掏,一本本书籍被扔了出来,然后是一堆瓶瓶罐罐。

    再然后短小的匕首,粗犷的长剑,十八般武器倒是都齐备了。

    “莫燃啊,这些东西够你用很久了,在你没什么实力之前,别用这些法器……这些书都是一些修炼的常识,你仔细研读,日后少走弯路……

    至于这些玉瓶,那里边装的可都是丹药,名字就在瓶底,作用你参照书本上去找,日后定会派上用场。”

    疯老九在哪一堆东西中扒拉,给莫燃稍作解释,见她还是那么盯着他,疯老九咳了咳继续道:“我知道你最想要的是改善一下你现在的身体。

    但此事不是老头儿我不帮你,而是当真无从下手,你重生在将死之人身上,虚不受补,而我这里的丹药都是大补之物,你若现在吃了一准一命呜呼!

    修炼便是从始至终都伴随着洗筋伐髓,直至脱胎换骨成就仙体,你需得先入门修真,再慢慢改造筋骨啊。”

    莫燃这才点了点头,问道:“那这些东西我要怎么带走?”

    疯老九顿时一笑,又从怀里掏出一个看起来像是皮制的布袋,“嘿嘿,这是储物袋,只需一点点精神力便可打开,即便你是普通人也可以做到,只需集中精力,便能取放这储物袋中的东西。”

    说着,他只轻轻一挥手,满地堆积的东西便落入那储物袋中了。

    莫燃接过储物袋,轻飘飘的,根本感觉不到重量,试了试取出里面的东西,几次之后便成功了,莫燃将储物袋收好,再次看向疯老九。

    “就只有这些吗?虽然东西稀罕了一些,但对于你来说,应该只是垫桌角一般可有可无吧?堂堂一个天界的仙尊,不会真的连个像样的宝贝都拿不出来?”

    疯老九脸色那个难看,活像要他生生割肉似的,莫燃看着他又在那破棉袄里掏啊掏啊掏,终于忍不住开口,“要是那么为难的话……”

    “不!老头儿我说话算话,岂会吝啬几件宝贝?你等着,老头儿我是在找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宝贝!”

    莫燃无所谓的耸了耸肩,“那你慢慢找。”

    可莫燃等了快一个小时,疯老九仍然在那掏,她都要怀疑疯老九是不是羊癫疯了,反正没她什么事,便干脆翻出一本书坐在旁边看了。

    “可让我找着了……”疯老九喃喃着说,莫燃听到声音抬头看去,却见疯老九手中正拿着一只碧绿色的玉质笛子,那笛子精致小巧,比一般的长笛要短很多,大概也就十五公分的样子,疯老九捧着那笛子摸来摸去,看样子真是十分宝贝。

    “这是何物?”莫燃伸手去拿,可疯老九却没松手,莫燃不禁疑惑,“难道不是给我的?”

    疯老九眼神盯着笛子,“当然是啊。”

    莫燃道:“那你松手啊。”

    疯老九却没动静,双手拽着笛子的另一端,“莫燃啊,我还没告诉你这笛子的用法呀。”

    “你松手也可以说。”莫燃嘴角抽搐,看不出疯老九除了是个吃货之外,竟然还是个财奴,要一个笛子跟要他命似的,“实在不行就算了,君子不夺人所好……”

    “这叫什么话!这笛子就是给你的!老头儿我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决不食言!再说了,老头儿我还缺这点宝贝吗?”

    说的这么义正言辞,那你倒是痛快点松开手啊……

    莫燃鄙视的看着疯老九,“既然如此,那就请仙尊再赐几样宝物给我吧。”

    疯老九忽然双手抱胸,将他那破棉袄拽的紧紧的,那一副守护贞操的样子弄的莫燃满头黑线,但好在那笛子终于落在她手里,入手温凉,触感极佳,近看时那笛子上还有不少天然的花纹,单看外表,确实是个难得一见的宝贝。

    “这笛子有什么用?”莫燃说着便将笛子横在唇边,莫燃会吹笛子,而且吹的相当不错,是三娘教她的,只是此刻一吹之下,那笛子竟然一点响声都没有!

    莫燃仔细看了看笛子,虽然短小了很多,但做工精良,七个音孔圆润精致,吹孔亦没问题,理应可以吹响才是。

    莫燃举起笛子,问疯老九,“你这惊天地泣鬼神的笛子怎么吹不响?”

    疯老九颇为傲娇的哼哧两声,“要是随便一个人都能吹响,它还惊什么天地泣什么鬼神?此笛名曰阴阳笛,须有特殊的法门才能吹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