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9. 病倒
    又过两天,莫燃没有再去莫三爷家里,一向潇洒的莫燃也被张恪就是前主喜欢的男生搞的有些乱了分寸,在她看来,喜欢一个人天经地义,但是前主那样作践自己也太离谱了。

    作为这具身体新的主人,就算是为了感谢前主让这身体健康长大,如果她有什么遗愿,她也会尽量实现的,可她的遗愿偏偏是对张恪的执念,她却无能为力了……

    张婷照例每天按时按点的往莫燃家里跑,她很奇怪为什么莫燃对她那个人见人爱的帅弟弟并不上心,不过成天看着莫燃训练莫家宝,她提起张恪的次数也渐渐少了。

    正月二十四那天,疯老九的棺椁下葬了,过程前所未有的简单,连仪式都没有,只有几个村民将棺椁抬到了墓地,前去送葬的有莫三爷,莫燃,张恪,张婷,陈虎,王海,莫家宝。

    当然,这里面真心来送葬的就只有莫三爷和莫燃了。

    看着面前孤零零的坟堆,莫燃沉默着将特意让王海做好的一桌丰盛的饭菜整齐的摆在铺了白布的地面上,张婷很奇怪莫燃的举动,说这是送死人下葬,又不是请活人吃饭,莫燃是不是傻了?

    可莫燃什么都没说,她还记得,疯老九说地府通货膨胀,烧再多钱也没用,不如放一盘烧鸡,那个吃货……

    莫燃也不管他们的好奇了,蹲在坟头很久,说实话她很想再见见疯老九,从重生开始,她一直都浑浑噩噩的活着,在陌生的世界里,她比谁都来的迷惘。

    是疯老九让她有了活下去的希望,他知道她的前世,他知道她的仇恨,在他面前,她无需用那种失忆的借口掩饰自己,也不用怕被人知道她心里的阴暗。

    她迫切的想听疯老九再跟她说一次,你可以的,你能做到的。

    可不会了,疯老九不会再出来见她了。

    莫三爷看了看地上那些干净的饭菜,又看了看莫燃,张婷正想去叫莫燃,因为莫燃已经在那蹲了很久了,可被莫三爷制止了,抬棺的村民已经回去了,只留下他们一行在寒风中等着。

    “阿嚏……”

    莫燃的一声喷嚏打破了安静,莫三爷这才摇了摇头,道:“走吧莫燃,老九今身已故,对他来说还有新的开始,生者若是挂念,他会走的不安心。”

    莫燃其实没太听清楚莫三爷说什么,因为她脑子里晕的厉害,但她猜,也许是在叫她回去了,莫燃应了一声,声音有些低哑,站起来时眼前却是一片黑,身体晃了晃就栽倒下去。

    “莫燃!”

    “莫燃!”

    张婷和莫家宝同时惊叫一声,急急跑去,却发现有人比他们更快!张恪已经揽着莫燃将她抱在了怀里,看着莫燃脸上不正常的红晕,身手探了探莫燃的额头,张恪眉头轻轻皱了皱,“她发烧了。”

    莫三爷也皱眉,心想这孩子病着怎么也不说,非要自己扛着,“快回去吧。”

    张婷则比其他人都紧张多了,试了试莫燃的温度,急急的说着:“怎么这么烫?莫燃,莫燃?你能听到我说话吗?张恪你愣着干什么?快点抱莫燃回去!上一次莫燃发烧烧坏了脑子,万一再严重了怎么办?快着点!”

    被她这么一喊,其他人也紧张起来,张恪沉默着抱起莫燃转身疾步离开,而莫燃已经烧的一塌糊涂,她能听到耳边乱糟糟的声音,却怎么都睁不开眼睛。

    张恪直接把人抱回了莫三爷家,体温计取出来的时候,那明晃晃的四十度着实让众人忙活了一阵,三个小时之后,温度已经稍稍降了下来。

    此时天已经黑了,莫家宝见莫燃没事也就回家了,而屋子里的气氛却有些沉闷。

    莫燃的温度是降下来了,但她现在的状况却很糟糕,双手紧紧抓着被子,那好看的眉头此刻几乎打结了,本就苍白的小脸此刻更是一片惨白,浑身不停的发着抖,干裂的嘴唇时不时的蠕动,好像在说着什么,可靠近去听时却也听不清她在说什么。

    冷汗不停的往出冒,张婷拿着一块湿毛巾时不时的给她擦拭,她试图叫醒莫燃,可不管她叫多少次,莫燃都好像陷入了某种可怕的噩梦之中,怎么都醒不过来。

    而且莫燃的气息也在不停的变幻着,无助的,绝望的,悲伤的,愤恨的,那种极端的情绪在安静的房间里清晰的扩散开来,无端的叫人心惊!

    莫三爷坐在藤椅上,老人须白的眉头始终攒着,眼看天色越来越暗,莫三爷吩咐张婷和张恪寸步不离的照看莫燃之后就回房了。

    “张恪,莫燃做了什么噩梦?她怎么还不醒?”张婷没见过这么严重的发烧病人,更想不到平日里云淡风轻的莫燃心里藏着怎样凶恶的梦魇,才会让她如此备受折磨!

    张婷多欢脱的一个人,却愣是被莫燃吓的有点想哭,不是真吓的,她是心疼,也是怕莫燃这一烧,给烧出毛病来。

    “烧糊涂了指不定做什么梦,退烧就好了。”张恪的视线在莫燃的脸上停留了一会儿,用略显低沉的声音安慰张婷。

    “是这样吗?”张婷不太确定的问,张恪则很肯定的点了点头,不知道是不是张恪的神色和气息都太叫人信服,张婷显然轻松很多。

    莫燃也知道自己生病了,许是疯老九下葬带出了她心里的灰暗,再加上墓地风大,只短短一个多小时,身体便受不住倒下了。

    她想醒来,可被困在梦魇之中挣脱不出,昏昏沉沉许久,终于睁开沉重的眼皮时,昏黄的灯光下朦胧的屋顶让她分不清今夕是何夕。

    一只温热的毛巾在她额头上擦过,莫燃抬起还有些无力的手抓住那人,那人立刻停了下来,莫燃转动眼珠,一片阴影笼罩在她头顶,视线渐渐聚焦,“张恪?”

    莫燃疑惑的唤了一声,一时想不到张恪怎么会出现在她房间里,难道她还没醒?

    ------题外话------

    今天文文要上pk了,也是这一本书正式曝光在读者面前,有点小激动啊……其实我对现在的推荐制度很不了解,但那个pk的位置是原先的强推榜,也是首推榜,14年夏天第一本书首推的时候扑的很惨烈,那是我两年来的遗憾,虽然现在的推荐制度变了,但我仍旧对这个位置很敏感,很紧张,朋友说我这是执念,好吧,真的是,现在妖禁要开始第一轮pk了,真心希望它能收获更多读者的喜欢。

    追文的妞儿们继续追哦,革命尚未成功,妖禁上架需要你们跟我一起努力!追文很重要,很重要!就算想要养文,闭着眼睛也要点击哦,别忘了爱追文爱点击的妞儿们都会瘦哦^_^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