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0. 咱重新认识一下?
    张恪瞧了瞧莫燃的神色,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刻意压低的声音带着某种让人心安的沉稳,“今天在墓地你就发烧晕倒了,这是我爷爷家里,天还没亮,你继续睡会。”

    闻言,莫燃的意识也有些回笼,偏头看了看,却见张婷就趴在她床边睡着,半夜的时候她坚持不住睡着了,是张恪一直照顾着莫燃,帮她擦汗,帮她换毛巾。

    “谢谢……”顿了顿,莫燃说道。

    张恪没说话,动作自然的拿开从刚才就一直被莫燃抓着的手,去旁边倒了一杯水回来,“喝点水吧?”

    “嗯。”莫燃点了点头,张恪扶着她坐起来,喝了大半杯的水,火烧一般的嗓子果然舒服了很多,人也清醒了很多。

    莫燃的视线追随着张恪,见他卷着袖子,将那块用来给她降温的毛巾拧干,走过来递给她,干净的白衬衫在灯光下添了不少,莫燃笑了笑,“多谢张小爷。”

    刚才那声谢谢是发自内心,这声谢却是在开玩笑了,莫三爷有两个孙子,张君义和张恪,张君义早已成家,张恪作为全家最小的一个,从小便是众星捧月一般长大的,京城圈子里的人都唤他一声张小爷。

    恐怕这种大半夜伺候人的事情,张小爷从没干过,如今可是为莫燃开了一次先河,够她拿出去炫耀一阵子了。

    张恪歪坐在一旁的藤椅上,修长的手指拂过碎发,星眸有些散漫,那一瞬间散发出的魅力简直勾魂摄魄!

    前一刻莫燃心中还想,张恪虽然含着金汤匙出生,但好像并没有带着京城圈子里的那种纨绔,然而这想法才刚滋生,就被灯光下那个看起来像妖孽的年轻男子推翻了。

    修长的双腿交叠,虽然大半夜没睡,但张恪脸上并没有疲惫之色,轻轻牵了牵嘴角,“说实话,你是不是没失忆?”

    虽然散漫,可无形之中自有一股气势锁定着莫燃。

    莫燃知道张恪为什么这么问,如果莫燃什么都不记得了,那也不应该知道张小爷的名号才是,莫燃顿了顿,却不是因为心虚,而是诧异于张恪气势上微妙的转变,冷漠的,体贴的,这好像都是他,而此刻这般妖孽的,也是他。

    “我确实失忆了,只是前几天回去之后看了看以前的日记本,里面写的全是你,也许我以前的确很喜欢你,不过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我没打算捡起来,反正过去你也没把我当回事,就忘了吧,咱重新认识一下?”

    莫燃很自然的回道,之前她就想过了,她不是那种藏头露尾之人,比起尴尬的避开,她更喜欢把事情摊开了说。

    闻言,张恪只是沉默的看着她,似乎在判定她话中的真假,莫燃任由他看,她表现的很坦荡,许久,张恪漫不经心的眨了眨眼,起身走了过来。

    双手撑在莫燃的床前,身体忽然间靠近,那张完美的俊脸也在莫燃眼前快速放大,嘴角轻微的弧度让人莫名的心跳加速,寒星一般的墨黑色瞳孔带着吸附人心的魔力,“现在呢,不喜欢了?”

    这人分明知道自己的魅力所在,摆出这样一副魅惑的姿态,几乎是个女人都得沦陷,可莫燃只是回以轻笑,此刻她竟然分神了,脑海中想的是,亏得她被江潮那妖孽荼毒了好几年,这撩拨女子的招数,在她身上多数不管用。

    “张小爷哪缺人喜欢呢,我就不凑这个热闹了。”莫燃笑。

    张恪挑了挑眉,视线下移,像是在打量莫燃,又像是在思考什么,半晌,只见他取过莫燃手中的毛巾放在一旁,又回到那张藤椅上坐下,“你接着睡吧,天亮还早。”

    这算是过关了吧?莫燃心道,见他并没有离开的意思,莫燃道:“我已经没事了,你把张婷送回房休息,自己也去睡吧。”

    张恪却是没动,手撑在额头上,没看莫燃,“不行,你睡,明天爷爷会问。”

    莫燃耸了耸肩,在莫三爷面前,张恪确实是个好孩子,只好取了张被子给张婷盖上,然后自己躺下了。

    莫燃以为自己是睡不着了,因为平时后半夜她几乎每天都是等着天亮的,闭着眼睛躺着,不知道是不是刚刚退烧,身体还虚弱着,没过多久竟然睡着了!

    感觉到莫燃的呼吸渐渐平稳,张恪才抬眸看了看她,星眸淡淡的,失忆能让一个人判若两人吗?他虽觉得蹊跷,但也没打算寻根问底,这种改变未尝不好,就像她说的,反正以前他也没注意过这个人,重新认识更好。

    ……

    第二天,莫燃醒来的时候还愣了半晌,昨天晚上似乎……睡的太好了。“咯吱——”门被打开的轻微响动唤回了莫燃的神智,还没看到人就先闻到一股很有食欲的清香。

    “咦?莫燃你醒了啊,那我把饭端过来你吃点吧?本来还说让你接着睡的。”张婷说着就走过来,手放在莫燃头上试了试温度,“没有再烧,可算是好了,你这身体也太差了,弱柳扶风说的就是你这样的吧?”

    弱柳扶风的莫燃自己坐起来,感觉身体清爽了很多,昨天发烧主要是情绪引起的,退了就好了,但这不好解释,倒是把张婷给吓着了,“我没事了,自己起来吃吧,又不是缺胳膊短腿了。”

    “又不是非得缺胳膊短腿才算严重,你都不知道你昨晚发烧多吓人!我一直担心你烧的再失忆一次呢,好在你这病来的快去的也快,不过我可不信你了。

    还以为你真是神医呢,神医就把自己照顾成这样?说真的,过两天我跟张恪就得回京城了,你认真考虑一下,跟我们走吧,你这身子得去医院看看。”

    莫燃正弯腰穿鞋,闻言动作顿了顿,“那我……有说什么胡话吗?”

    “说了很多!”莫燃皱了皱眉,却听张婷又道:“你就一个劲儿的说,可我凑上去听又听不清你说什么,高烧都这么可怕吗?”

    莫燃站起身来,整了整衣服,“要不你试试?”

    “那不行,姐以后都得把身体这副本钱给看好了,绝不生病!生病的样子太丑,像姐这种上厕所都得注意姿势的人,绝对忍受不了!”

    莫燃笑了笑,“那你上厕所一般什么姿势?”

    张婷笑嘻嘻的挑了挑眉,“下次你跟姐一块儿去不就知道了?”

    ------题外话------

    二萌:张小爷,藏的挺深啊~

    张恪:藏的不深追不到老婆,后面指不定有多少竞争对手呢

    二萌:觉悟挺高啊~

    张恪:过奖过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