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9. 独自进山【一更】
    莫家宝也走了,此时已经是五月中旬,莫燃的生活更简单了,偶尔去莫家宝家里看看,正值农忙的时候,莫燃也自觉地不去添乱。

    整个莫家村跟莫燃一样清闲的,也只有莫三爷了,莫燃隔三差五的往那跑,当初她说要学象棋还真学了,只是棋艺还有待磨练,跟莫三爷下棋的时候,莫三爷让个军让个马再让她悔个棋什么的,这棋就勉强还能下。

    虽然两人棋艺悬殊,但每次也下的其乐融融。

    莫燃还是隔段时间就进山,她倒不为打猎,而是为了采药,但山里终归不安全,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跳出个野兽来,莫燃自觉可以自保,可莫三爷不放心啊,每次都打发陈虎或者王海跟着她去。

    六月,山里的天气也暖和起来,漫山遍野的绿,各种颜色的杜鹃花开的到处都是,潺潺的溪水,甘甜的清泉,让这个大山深处的村子充满了生机和活力。

    那天跟往常并没有不同,莫燃带着将军从村外回来,刚到村口就看到一辆军绿色的越野拦在路口,陈虎在车前踱步,听到将军的叫声时立马看了过来,面上露出些惊喜的表情。

    陈虎跑着迎上莫燃,看得出来他是专门在这里等她的,莫燃感觉有点奇怪,“陈虎你急什么呐?找我什么事儿?”

    陈虎的性子很稳,这一点莫燃早就了解了,因此才更奇怪今天怎么这么毛躁。

    陈虎急道:“你可够悠闲的,我们在这儿等了你两个多小时了,以后出门带着手机成不?有个紧急的事情都联系不到你!”

    “你们?还有谁?”莫燃看向那辆越野,看样子陈虎今天真是有事,“你先说什么事儿吧。”

    两人一边朝车那走去,一边听陈虎道:“老将军有急事,今天一早收到的消息,本来是想通知你一声就走了,可你一大早就不在家,为了等你,老将军可是一直在这耽搁着。”

    被陈虎数落了,莫燃只歉意的笑了笑,他们已经混的很熟,平日里比这严厉的话莫燃也不是没听过,谁叫她看起来这么小,陈虎总以一副大哥的姿态自居。

    “我每天早上都带将军出去溜一圈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儿了?你们怎么走的这么着急?”昨天都没动静,这离开的决定也太突然了吧!

    “你一小姑娘家懂什么呀?一时半会儿也跟你说不清楚,得,你先听听老将军说什么吧。”

    说着,莫燃已经走到了车前,拉开车门坐了进去,被留在外面的将军呜呜的拍打着车门。

    “三爷爷,怎么这么着急?”莫燃看向一旁的莫三爷,他穿着一身灰色的中山装,背脊挺直的靠在座椅上,想到几个月来跟这个老人的相处,他潜移默化的教会了她很多,如今要分别了,莫燃心中微微有些落寞,她不喜欢这样的感觉。

    “京中出了些乱子,三爷爷得先走一步,我知道你有你的安排,所以今天就不带你走了,但莫燃啊,千万记得九月时一定来京城,学校的事情已经给你安排妥了,做事要从小处做起,不要小看这些积累。”

    莫三爷看向莫燃,用他一贯稳如泰山的语气说着,像是老生常谈,又像是敦敦教导。

    “我知道了,三爷爷保重,九月我定会前往京城的。”

    眼看着那辆越野车绝尘而去,莫燃在村口站了半晌,拍了拍在她身边支支吾吾个不停的将军,“就剩咱俩了。”

    转身往回走,许久,才听到那带着笑意的清脆嗓音吟诵一般渐渐远去:“风雨江湖一场春,仗剑清风本一人,大笑英雄何惜别?酒醒不问几时逢……”

    江湖本就如此,有缘则聚,无缘则散。

    ……

    如此一来,莫燃生活的重心全放在了自己身上,练练功夫,看看书,偶尔进山转转,平平稳稳的过了半个多月。

    这天一早,莫燃带着事先准备好的装备,身后跟着将军,一人一狗一马便进山去了。

    哦,那马是莫家村一个大伯送给她的,已经有些时日了,莫家村养马和养牛的人不少,几乎家家户户都有,开春之后狼道便不能进车了,山上的雪水融化加上越来越多的雨水,狼道俨然已经成了一条水量充沛的小溪。

    而进山唯一的交通工具便成了马匹,当初还是莫三爷出面给莫燃要的,那个大伯二话没说就给了,而且挑了一匹上好的三河马,莫燃倒是想出钱买的,可莫三爷说了,这些牧民不会要钱的,她直接牵走他们才是真的高兴。

    莫燃知道是承了莫三爷的情,便也没有推脱。

    三河马性情温顺,体型却是彪悍,走狼道两侧崎岖的小路倒是一点都不费劲,况且这匹马跟着莫燃进山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已经是熟门熟路。

    到了进山口之后,将马留在外面,莫燃背着弓箭,手中拿着一把匕首沿着小路进山,将军身上背着一个竹篓兴致勃勃的跟着,那竹篓是莫燃为将军量身打造的,形状扁平,服帖的贴在将军背上,并不会影响它活动。

    现在林子里的灌木已经很浓密,脚下堆积的树叶中渗满了水,莫燃快速的扫视着地面,将一些新冒出头的草药挖来,放进了将军身上的竹篓中。

    “回头得找些医书来看看,早知今日用得到,当初定会听娘的话去背书。”莫燃自言自语一般说道,蹲下身体挖药的动作微微一顿,“若是娘能活着,她说什么我都听……”

    将军撒欢的跑了回来,嘴里叼着一只肥肥的灰色野兔蹭了蹭莫燃,见莫燃抬头看它,它才把那只野兔扔进莫燃怀里。

    那野兔似乎被吓傻了,到了莫燃怀里时还绷的倍儿直,跟个木头似的,莫燃摸了摸它的脑袋,那兔子顿时蹦起来跑,结果一头扎进了莫燃怀里,掉头又跑的时候却被莫燃拎住了耳朵。

    “要不然今天就拿你做午餐吧。”莫燃盯着那双瞪圆的红眼睛说道。

    “汪汪!”将军赞同的叫了两声。

    那野兔似乎意识到自己小命即将不保,激烈的挣扎起来,奈何不管他怎么伸脚踢腿儿,那长长的耳朵都被莫燃无情的抓着。

    ------题外话------

    二萌:你怎么可以吃兔兔!

    莫燃:……

    二萌:兔兔辣么阔爱!

    莫燃:……

    二萌:你怎么阔以辣么禽兽!

    莫燃:有完没完?

    将军:汪汪!

    二萌:……兔头留给我好不嘛(⊙v⊙)

    莫燃:……

    将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