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42. 生死战!【二更】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莫燃虽然在力量上跟那白狼相差了许多,但是手中的剑可不是凡品!显然那白狼也在忌惮着它,所以没有横冲直撞,但它看起来一点都不着急,有点猫逗耗子的意思,似乎完全肯定,莫燃今天死路一条了。

    “就算你有再多的法器,你一个低贱的普通人也驱使不了!但你放心,等你死后本仙不会让它们明珠蒙尘的!”

    那白狼大笑一声,莫燃狠戾的出招,但也不忘嘲笑它,阴沉的声音逐字逐句的吐出,“一个禽兽而已,你以为你高贵到哪里去了?正是因为你骨子里的卑微,才让你这么热衷于自欺欺人!

    白狼,我不欠你的,可你欠莫修杰夫妇,欠莫燃的!三条人命,今天我若不杀你,我自己都不会原谅我自己!”

    “好狂妄的口气!既然如此,我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做自欺欺人!”

    那白狼大怒,被莫燃前半句话激怒了,以至于没有听出她后半句的意思,其实莫燃早就猜到了,这具身体的前主也不纯粹是病死的。

    在她休学回到莫家村之后,她的身体每况愈下,其实是白狼在莫家设下了害人的法术,潜移默化的影响着前主的身体,只是白狼不能离开林子,法力有限,才拖了那么长时间。

    害死了前主,她在这具身体重生,可白狼以为她没死,一心想着斩草除根!

    莫燃本就觉得对前主有愧,既然做不了什么,那就先手刃这只白狼,用以告慰亡灵!

    白狼巨大的身体左扑右闪,灵活的很!而且力大无穷!莫燃身上新添的伤口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可她却好像不知道疼一样,灵巧而猛烈的招式飞快的往白狼身上招呼!

    她之所以能周旋这么长时间,全靠了那一身不怕死的狠劲儿和精妙的招式了!

    “吼!”那白狼忽然怒吼一声,一大圈犹如实质的声波毫无预兆的冲向莫燃,已经长至腰际的墨发似被狂风卷起,猎猎吹拂在身后,耳膜中传来不堪重负的疼痛!

    莫燃努力的瞪大眼睛攻击,可那狂风之后的白狼身形忽然一变,像照镜子一般顿时分裂出了好几个!

    莫燃知道前世的江湖中有一种稀少的忍术,便是能够分身而战的,没人知道其中的玄机!前世与忍者结仇,差点就是死于这种分身术手中!后来还是江潮及时赶到救她一命!

    可今天她面对的绝对不是忍术,而是比忍术更玄妙的法术!也不会有神出鬼没的江潮再救她一次!莫燃握紧了手中的剑,待那声波过去之后,她也看清楚了,她面对的一共是六只白狼!

    “也不怎么样嘛,区区六只,上次的忍者至少有十五个分身。”莫燃脸上没有紧张之色,反而是不屑的嗤笑。

    白狼万万没想到,到了这个时候她还能如此淡定!这跟它预想的完全不一样!它想看到的是这个低贱的人类崩溃大哭,跪在它面前求饶,它想看到她脸上恐惧绝望的神色!而不是这样一次次的激怒它!

    “哼,就让你看看,你根本仙的差距到底在哪!你会死的渣都不剩!”那白狼阴惨惨的语气说着,六个分身根本看不出真假,声音从四面八方而来,乱人心智。

    “废话真多!”莫燃横剑于身前,冷冷道。

    隐隐听到白狼怒哼一声,六个分身齐齐攻来,不一会儿莫燃已经伤痕累累!

    它说的没错,普通人面对法术的时候简直不堪一击!白狼身上卷起的风刃无处不在,莫燃避无可避!鲜血不要命的往出冒,体温迅速下滑,动作也迟缓而僵硬起来,洞中的阴冷更甚,莫燃的脸色更是惨白的可怕!

    反而是这个时候,那白狼好像在享受自己的杰作,收起了风刃,只用庞大的身体慢条斯理的消耗着莫燃的体力,同时不忘不遗余力的出口打击她,嘲讽她。

    直到一掌拍掉了莫燃手里的长剑——她最大的倚仗!

    紧接着那六个分身忽然一闪,消失了五个,只剩下一只白狼,想必是它的真身,却见那白狼纵身一跃,粗壮的尾巴狠狠的抽打在莫燃身上!

    一直在硬撑的莫燃终于闷哼一声倒飞出去,狠狠的摔在了冷硬的岩石上!脑海中一片空白,身体的疼更不用说!

    而不等莫燃缓过神来,那白狼紧跟着落下,巨大的前肢犹如一座大山,毫不留情的踩在莫燃的胸膛!

    莫燃剧烈的咳了一声,带出一股浓稠的鲜血,她知道,此番肺部已经受了重伤!疼痛让莫燃久久没有喘过气来,稍一呼吸便生不如死!

    莫燃缓缓的摇摆着左手,伴随着一阵悦耳的铃声,跟洞内浓重的血腥气格格不入,那白狼高高的抬起头颅,只轻蔑的扫了一眼王紫的左手。

    “可笑,你以为它还会对本仙有作用吗?上次是本仙灵魂进入你的梦中,法力大打折扣,可是这一次嘛,你就不用妄想了!”

    说着,前肢再次使力,很好,他就是要看到她痛苦的样子!

    早在白狼出现的时候就被妖兽的威压吓跑的毒虫竟然在藏音四衔环的响动之下不怕死的又涌出来,纷纷爬向白狼的躯体,只是没有一只能成功接近,刚到它身边就被风刃切割成了几段,不出一会儿那些毒虫尸体便堆了老厚的一层。

    白狼放声大笑,嘲笑莫燃的自不量力,可莫燃只回了他一个同样轻蔑的眼神,“你最好现在就杀了我,否则,你会死的很难看!”

    说话间,莫燃手中已经攥紧了一支莹白的短笛。

    那白狼更是像听到什么笑话一样,山洞内响起震耳欲聋的大笑声,“想痛快的死?没那么容易!本仙就是要慢慢的折磨你,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莫燃隐隐笑了笑,闭着眼睛将那短笛放在嘴角,用力吹响。

    阴阳笛,杀人时属阴,它能控制藏音四衔环,但前提是使用者具有灵力,莫燃不知道自己能发挥它几成威力,更不知道它能不能救她于水火。

    也许她根本发挥不出它的丝毫威力,也许这最后一根稻草最终会压死她,可她依然在赌,依然在努力的吹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