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76. 忽然坦白【一更】
    就这样,莫燃的生活变成了白天在学校,晚上回鬼镇。

    在学校时上午完全是在睡觉中度过的,别人怎么叫都叫不醒,有一次柳洋有急事叫莫燃,结果被莫燃一拳揍上去了,柳洋顶着一只熊猫眼哀怨了好几天,每天看着莫燃的眼神就跟被残忍抛弃的十八房小妾似的,后来莫燃实在受不了,以一个小剑穗成功让某洋雨过天晴。

    对于如此好哄的熊孩子来说,莫燃还是很欣慰的,就跟前世她的弟弟妹妹一样,她给的东西即便是大街上顺来的,也会当做宝物一样逮着谁就炫耀。

    哦对了,那个剑穗其实是莫燃独立完成的第一件法器——虽然它是个彻头彻尾的残次品。

    在跟胡铁拳叮叮当当的做了快两个月打铁匠之后,胡铁拳终于让她尝试炼器了,那个剑穗上的阴阳双鱼就是莫燃失败了几十次之后的成品,虽然样子是炼出来了,可她加持在上面储存灵力的法阵却在成型的一瞬间崩溃了。

    虽然作为一个法器它是残次品,但她的手艺也不错啊,那只阴阳双鱼工艺还是可以的,她随手做了个剑穗,那天下午拿着剑穗看了好久,正琢磨着她炼器时到底是哪个环节出错了,结果柳洋就硬是凑过来,摆着一张好几天都没歇下来委屈脸,让左眼睛上还没褪干净的淤青冲着莫燃。

    莫燃无语之极,这厮真够小气的,只好随手把那个剑穗丢给他,“呐,这是道歉礼物,收了礼就别给我摆臭脸了。”

    柳洋愣了一下,拿着剑穗左看右看,忽然抬起头笑的天地无光,那灿烂的笑容着实把莫燃闪了一下,“哥真没白疼你,哥得好好想想把它挂哪儿……”

    这是个小插曲,莫燃没放在心上,反正用一个小玩意儿换回柳洋的正常,别提多值了。

    晚上的时间前半夜仍然在练习捕风捉影,后半夜却变成了流窜在鬼镇到处学艺了,这可是莫燃期待已久的项目!鬼母给她列了一个单子,跟鬼镇所有的人学艺,只有被学艺之人承认她通过了,她才可以去找下一个人。

    如此,仅仅过了二十多天,莫燃的身手已经是突飞猛进了!现在就算越级挑战三四个筑基期初期的修士应该也不成问题!

    将军跟着莫燃也被虐的挺惨,但将军好像根本没有被虐的自觉,前一秒还累死累活的,下一秒被莫燃搓搓脑袋就斗志昂扬了。

    这天放学后,莫燃正要去取车,却被张恪却叫住了。

    “有事?”莫燃回头看向张恪。

    “嗯。”张恪点了点头,“明天周末,我带你去看看爷爷,你最好跟你的朋友告个假。”

    这朋友指的当然是艳三娘了,张恪也就第一天开学的时候去送她时见了一面,后来没见过也没提起,因为莫燃自己有车了,是艳三娘给搞来的,张恪也就没再说过送她回去之类的话。

    莫燃只稍稍想了想就点头了,早就决定去见莫三爷了,那天跟莫三爷通了一次电话,但莫三爷似乎很忙的样子,并未主动提出让莫燃去他家里,莫燃也自觉的没有提。

    如今张恪邀请,应该是莫三爷授意的……

    不知道是不是摸透了莫燃的休息规律,张恪竟然提前约她下午见面,而且是张小爷开车上山接她的,时隔二十多天,张恪再一次见到了艳三娘,却依然如第一次一般中规中矩的客套了几句,就带着莫燃下山了。

    坐在车上,莫燃侧着头看张恪,原来那温和有礼的模样纯粹是伪装啊,真是毫无违和感啊……

    忽然,车子猛的漂了一下,张恪反应极快的稳住,皱眉看了眼刚刚飞速超过他的红色车辆。

    莫燃则是被惯性带着甩在了一边,紧紧抓着张恪才稳住,还好系着安全带,要不然得扑在张恪身上。

    莫燃抬头看了看莫燃,重新坐好,“张小爷,能不能好好开车?”

    张恪却道:“你这么看着我我能好好开车吗?应该克制的是你。”

    还怪她?莫燃无语,“张恪,你这脸皮越来越厚了。”

    张恪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我一直都这样,应该是……你越来越了解我了。”

    莫燃奇怪的看着张恪,这话听着怎么那么怪呢……

    这时张恪却道:“别看了,你坐好,带你飚一圈。”

    “嗯?”莫燃还没明白张恪的意思,却忽然看到一辆红色的跑车在前面左摇右摆的,死死的挡着他们的车,莫燃看去,却正好看到那辆车的车主从车窗探出了手,嚣张的竖起了中指。

    刚才好像也是这跑车忽然超车张恪才躲闪的,莫燃抓紧了扶手,取了一个墨镜戴上,“你认识前面的人?”

    “一个垃圾而已。”淡淡说完,张恪猛踩油门,在红色跑车刚刚打方向盘时,从它空出来的窄小道路上飞快冲过!几乎是蹭着那红色的跑车超车的!可偏偏没有挨到!这技术,这挑衅!

    张恪不断加速,跑车在山路上飞速漂移,死死的堵着后面的红色跑车,许久,那红色跑车的车主似乎没什么耐心了,开着车直直的撞上了张恪的车!紧接着连续不断的横冲直撞!

    张恪嘴角轻抿,星眸眯了起来,看了看前面的路,猛的将油门踩到底!猛打方向盘,一个漂亮的漂移转过了弯道!

    张恪的速度太快,让后面的红色跑车反应不及,它似乎也想漂移过来,可后车轮却卡在了路面下,跑车的重心顿时向后,莫燃从后视镜中看到那辆红色跑车直直的竖了起来,几声剧烈的碰撞后,那辆车翻滚着掉下山去!

    而就在那瞬间,一个人影从车中飞起!紧接着那人手中掐诀,一个巨大的火球飞快的朝着他们这边飞了过来!

    莫燃正要下意识的化解,张恪却单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飞快扔出一个蓝色的能量球,与那火球相撞时,一声巨响后将其化解,后面传来一声怒吼,“张恪,别以为这就赢了,只是一个小游戏而已!今天是本少爷让着你!”

    莫燃回头看了一眼,只能见到一簇扬起的尘埃,那辆车和那个人已经不见了,转而看向张恪,莫燃炸了眨眼,墨镜后狭长的眼眸眯了眯,没有说话。

    下山后车速稍稍变慢,是张恪先打破了沉默,“那个人也是筑基期八层前期的修为,京城的修者很多,也许他们就在你周围。”

    莫燃依旧没说话,张恪的口气自然而闲适,像是闲聊一般,虽然他们彼此都知道对方是修者了,但始终没有点破,如此一来,却是忽然坦白了。

    也是筑基期八层前期……张恪这么说,是因为他自己的修为也是如此,第一次他从她回去的时候艳三娘就看出来了。

    张恪侧头看了看莫燃,“在世俗界生活,所有的修者都应该有两种生活方式,而且哪一种都不能乱,你的师傅似乎没有好好教你。”

    她的师傅?她没有师傅,只是有一群很脱线也很霸道的鬼修老师而已,鬼母严肃的强调过,对于教莫燃修炼这件事,所有人都必须竭尽所能,可就是不让莫燃拜师,既然如此,莫燃只好接受了。

    不过,谁知道鬼镇与世俗界脱轨多少年了,他们确实对如今的世俗界很不了解,更别说教莫燃了。

    “怎么忽然决定跟我说这些了?”莫燃问道。

    “总是为你处理一些小麻烦虽然不费什么事,但我也不可能一直跟着你,你得学会自己处理。”张恪说完这句话后,莫燃一脸疑惑。

    “学校的修者也不少,虽然你有掩饰修为的法器,但修炼时也会有灵力波动,不想让人盯上就小心一点,那天你打的那个人,也是一个小修真家族的人,若不是柳洋事后出面帮你摆平,他岂会放过你?”

    闻言,莫燃一阵无语,你这哪里是在给她处理小麻烦,是一直在看她笑话吧!早点说又有什么不行?

    那天她打的人?好像的确有这么回事来着,那人看起来只是一个纨绔而已,是他多次拦着她的路出言调戏的,她只是小小的教训了一下,没缺胳膊没少腿,那人毫无修炼根基,修真家族也有这样的人?

    张恪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解释道:“他有修为,只是刚刚炼气期四层中期而已,他身上带着掩饰修为的法器,他看不出你的修为,以为你是普通人,光天化日之下,就算被揍了,他也是不敢对普通人用法术的。”

    “为什么?”莫燃问道。

    “呵……”张恪竟轻轻笑了笑,“因为后果很严重,若是被有心人抓到把柄,单凭用法术攻击普通人这一项,就足够他禁足一年的,如果伤了性命,可是要偿命的。”

    莫燃微微挑眉,“的确挺严重,但这很公平。”她以为修炼的世界一直都是那么黑暗呢,死多少人根本不会有人管,就像是野蛮的森林,动物之间的弱肉强食,就像遇到莫十一的那晚,死了四十多个筑基期的修士都不会有人知道。

    张恪却道:“修炼的世界是无情的,但阳光下的世俗界有它必要的秩序,普通人和修者共同生存的环境,如果不加以约束,那会乱成什么样子……”

    莫燃点了点头,深以为然,不过……莫燃忽然问:“那谁来约束?能够约束所有的修者,而且有着说一不二的威慑力,执行者定然是修真家族,而且是修真家族中的庞然大物了吧?”

    张恪没有立刻解释,可莫燃看到了他缓缓翘起的唇角,“现在就带你去见见这些庞然大物。”

    莫燃挑眉,可张恪却专心开车了,此时车子已经驶入了东城区,道路宽敞,而车辆却少的很了,前后皆是一望无际的柏油路,左右则是碧绿的草地和小丘陵了,半小时后,开到山路上才渐渐有了车,而且多数车在遇到张恪的时候都会向路边让开,然后按喇叭示意。

    默默的看着这一切,莫燃道:“这些人你都认识?”

    “差不多。”张恪点头,又道:“过了今天,也许你也都会认识的。”

    “今天不是专门见三爷爷?”莫燃挑眉。

    张恪只道:“不全是,你会见很多人,这样的机会很难得。”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张恪的车缓缓停在了一处相对开阔的地方,虽然这里风景不错,但毕竟是荒山野岭,莫燃仔细看了看,却见路边的树林里立着两个石狮子,那石狮子上面爬满了青苔,并不显眼。

    张恪却转头问莫燃,“你能看出这里有什么特别吗?”

    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