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77. 另外一重天地【二更】
    莫燃盯着前面的树林看了半晌,眼见有小松鼠窜入深处后消失的无影无踪,当即挑了挑眉,“这里有结界?”

    张恪点了点头,“你转过来点。”

    莫燃转头看他,“怎么了?”

    张恪却在手中掐了个诀,修长的食指点在莫燃的眉心,一串法诀立刻呈现在莫燃的脑海中,“这是寻路诀,世俗界有很多这样隐蔽的地方,凡人是进不去的。”

    说完,张恪又掐诀,蓝色的能量从他的指尖飞出,径直飞向了两个石狮子身上,树林中的空气似乎有微妙的变化,渐渐的出现几米高的能量墙,看上去像是水波一般。

    张恪重新发动了车子,缓缓从那个能量门中间穿过,车子开到了平坦宽阔的盘山公路上,放眼望去,却是层层叠叠的仙山,偶有丝丝缕缕的云雾飘在其间!更有壮阔的屋舍,一座挨一座的楼宇坐落期间!

    高低错落的院落,花红柳绿的植被,云山雾绕的群山,这俨然一处世外桃源!

    张恪开着车熟门熟路的驶进了这片仙山,路边的沟渠里流淌着清澈的山泉,莫燃惊讶的看着这一切,回头看了看来时的路,却见那里只是光秃秃的石壁,哪有有外界的树林?俨然是两个世界!

    自进来这里之后,莫燃明显的感觉到体内的灵力运转的更加欢快,显然这里的灵力比外界充沛多了!而且这里的噪音和浮躁之感少了很多,多了几分祥和,让她莫名的亲近。

    原来,这就是修者生存的环境,这就是所谓的、世俗界的分区,凡人和修者同时存在,但这样的地防却是凡人一辈子都不可能知道的地方!

    用结界将凡人与修者的地盘划分开来,确实高明,但莫燃隐隐觉得,这样的结界跟鬼镇的结界又是不同的,这种结界更多的是隐藏,是一种障眼法,凡人看不到,修者却可以以寻路诀找到。

    可鬼镇的结界却是完全隐身的,像是存在于另一个空间的地方,除非有人比设下结界的人的修为还要高,否则是根本找不到鬼镇的。

    “这是哪里?”默默观察了一会儿,莫燃问道。

    张恪看了看莫燃,却见她脸色平静,倒没有很吃惊的样子,笑了笑道:“这里就是京城三个盘然大物的老宅。”

    莫燃挑眉,“张家就是其中之一?”

    张恪点了点头,“你猜猜另外两个是谁?”

    莫燃放松了靠在皮制的座椅上,一边欣赏沿途的风景,一边道:“一定是柳家、秦家、苏家中的两个了。”

    这不明摆着吗,莫燃对京城亦或是华夏的修真家族一点都不了解,张恪还让她猜,他跟柳洋、秦歌、苏文哲走的那么近,她最先想到的肯定是这三个家族了。

    “是柳家和秦家,不过苏家的老宅也在这里。”张恪说道。

    莫燃点了点头表示听到了,一时也没有想到要问什么,像这样的庞然大物,怎会是一朝一夕能形成的?而个中的关系更是复杂了,她今天为什么会被邀请到这里她还没弄清楚,更别说急着挖掘这四个家族了。

    眼神在往来的山路上游弋,因为是盘山公路,莫燃能够很轻易的看到下面的路上的车辆,忽然问道:“刚才在外面,路上的那些车都是开往这里的?”

    见张恪点头,莫燃又问:“他们不会都是你们这四个家族的人吧?”如果是的话,这家族也太大了些。

    张恪则道:“不全是,有很多是其它修真家族的,但起码都是二流修真家族,才会被邀请前来。”

    这一次,张恪不等莫燃发问就主动解释什么叫二流修真家族了,“世俗界的修真家族一般分三类,一流、二流和三流,一流修真家族在华夏起码有二十个,二流修真家族就多了,而且派别也更多,三流修真家族便是一些散修拉扯起来的家族了,不提也罢。”

    “那张家、柳家、秦家、苏家就是一流修真家族喽?而且还是一般一流修真家族难以企及的庞然大物?”

    张恪看了莫燃一眼,那一眼仿佛在说“还算不错,你很聪明”似的。

    莫燃则没什么惊讶的感觉,就冲张恪那种隐约之间透露的霸道和自信来说,张家首屈一指也没什么意外的,不过莫燃还是轻轻摇着头道:“啧啧,不得了了……”

    “怎么?”

    莫燃则道:“我竟然跟一流修真家族家的四个小辈认识,可不是了不得吗?这是多少人抢破头都抢不来的荣耀。”

    张恪嗤笑了一声,“我怎么没看到你哪里感到荣耀。”

    莫燃道:“我在苦苦的压抑着。”

    张恪唇角的弧度越大,星眸中的戏谑也更浓,“别压抑了,小爷允许你释放出来,同时恕你无罪。”

    莫燃看着张恪,单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臂搭在车门上,风吹过来,将额前的碎发悉数掀起,露出光洁的额头,带着一副墨镜,嘴角带着放松而戏谑的笑,白衬衫映衬之下整个人都带着无法言说的干净。

    这样的张恪,有点妖孽,有点潇洒,有点神秘,莫燃想,这应该就是张恪本来的面貌,莫燃也牵了牵唇角,伸出拳头在嘴边呵气,“赏你两拳也没事吗?”

    张恪嘴角的弧度顿时落了下来,看着跃跃欲试的莫燃,“你试试。”

    莫燃兴趣缺缺道:“不试,怕打疼了我的手。”

    张恪跟柳洋可不一样,柳洋那性格也算跳脱了,明明一个筑基期的修者了,却能若无其事的顶着一只熊猫眼好几天,一个剑穗能哄住柳洋,可对张恪绝对没用,莫燃可不想去触这个雷。

    想到柳洋,莫燃问道:“柳洋是什么修为?”

    张恪看了看莫燃,星眸藏在墨镜后,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两秒钟后才道:“筑基期六层后期。”

    果然也不弱……

    看着越来越多的车出现在山路上,莫燃忽然又问:“你们家族之间有什么大事发生吗?”

    张恪点头,“有,而且确实是大事。”

    莫燃洗耳恭听,张恪解释道:“这是华夏修真家族之间的十年一会,每十年一个轮回,只有具备一定资格的人才能前来参加。

    各自家族会带着族内的小辈前来,公开测试修为,用以评定各大家族的发展情况,但十年一会的重头戏并非如此,融火期以下的小辈都可以参加一次难得的历练。”

    闻言,莫燃微微睁大了双眸,“历练?”显然她对这件事情很感兴趣。

    车子却忽然缓缓停了下来,一个道童打扮的少年小跑着过来,很殷勤的给张恪打开车门,“小少爷您回来了,刚才小姐还特意来吩咐我,让我跟您说,您一回来就让您直接去老祖宗那儿。”

    张恪则绕过车头,帮莫燃开了车门,“下车吧,找时间再慢慢解释给你。”

    莫燃看了看那个小道童,却见那小道童也惊奇的看着莫燃,再看看眼前宏伟的大门,建在半山之上,朱红的大门足有几十米高,院墙内的海棠花开的正艳,沉沉的坠在枝头上。

    莫燃下了车,走在厚重的巨石台阶上,缓缓走进了那朱红色的大门,那小道童却一直愣着,直到两人的身影消失在门内,他才回过神来。

    那是哪个家族的小姐吗?他在这里学艺八年,还从未见过小少爷亲自带哪个女人回来过呢……

    一路上不乏跟张恪打招呼的人,言语举止间皆是一派尊敬,张恪看了看莫燃,不知为何笑了。

    莫燃见他莫名其妙的发笑,于是问:“你笑什么?”

    张恪道:“你倒是淡定的很。”

    不管是环境的变化,还是他透露的那么多修真家族的事情,莫燃给予的反应都很淡漠,丝毫不像是这个圈子之外的人,她接受的太快了。

    莫燃顿了一下道:“我可能是在故作镇定。”

    莫燃虽然对华夏的修真家族不了解,可她对修真的大事也不是全无所知啊,疯老九当初强行灌输了她那么多三界的事情,再大的打击莫燃也淡定接受了。

    至于来到三个庞然大物的老宅,她必然即将见到很多修为参差不齐的前辈,换做别人肯定是紧张的不得了,可莫燃成天面对的可是一群高阶鬼修!

    还有判官、鬼母、阴童那样逆天的人,时不时听到的是“世俗界算什么?鬼镇根本不放在眼里”这样的话,莫燃会害怕会忐忑就怪了……

    而要说修炼世界的尊卑观念嘛,莫燃就更不会意外了,修真家族内辈分严谨,身份亦有着明显的尊卑,而张恪作为张家的小少爷,身份自然不低,实力也是年轻一辈中出类拔萃的,同辈的人见到张恪那都得行礼。

    要知道莫燃前世在家族中也是这样的待遇,更何况当初莫家庄在江湖中的地位也如同张家在修真家族中的地位一般……

    张恪却斜了莫燃一眼,“嗤……莫燃,听你说句真话可真难。”

    莫燃心中一顿,隐隐觉得张恪那一眼有些叹息的意味,再看时张恪已经是一脸漫不经心,还未等她细想,二人已经到了一间清雅的院落门口,门口的道童直接给二人开了门,张恪等着莫燃一起进去,说道:“走吧,爷爷就在里面。”

    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