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82. 备受瞩目【一更】
    莫燃和张恪来到会场的时候已经是人头攒动,张恪穿着白衬衫和黑色休闲裤,简单而大气的黑白配,目不斜视的穿过人群走到张家弟子的席位,张恪身为张家家主的小儿子,又是年轻一辈天赋极高的弟子,自然备受瞩目,更别说那一身兼具温和优雅的气质,不知吸引了多少女子的视线。

    测试灵力还没有正式开始,不少家族的女子悄悄聚集在张家的区域,打扮的花枝招展,见张恪出现,有许多女子试图过来搭讪,可都被张恪面无表情的忽略了,有一个女子径直走到了张恪面前,即便被人以非常不看好的眼神盯着,即便有张恪无形之中拒人千里的眼神扫过,但那女子还是勇士一般来到了张恪面前。

    莫燃抬头看了那女子一眼,一双杏眼有些楚楚可怜的意思,五官秀丽,身段苗条,看着张恪的眼神有丝丝妩媚,这女子外表清纯,其实颇有几分自信和老练啊……

    莫燃微微停住,想看张恪怎么处理,本以为会看到张恪的好戏,结果那女子刚刚提了一口气,话还没说,张恪已经礼貌而疏离的笑了笑,“小姐,你挡住我们的路了。”

    不知道是不是莫燃的错觉,张恪那声‘我们’有些轻微的强调,而且,在张恪话音落下之后,那女子眼神快速的在莫燃身上扫过,然后娇嗔的笑了笑,“张小爷果然如传说中那么酷呢,我可是专门来见张小爷的呢……呵呵,我叫赵菁,往后还请张小爷多多照顾了。”

    赵家人……同样是一流修真家族,盘踞在西南一带,并不在京城这边,怪不得这女子还有几分自信,张恪却不改疏离,只道:“张小姐说笑了,赵家能人辈出,那轮得到张恪照顾。”

    见赵菁还想说话,张恪直接拉起莫燃的手道,“更何况,我照顾她一个人都照顾不过来,赵小姐,借过。”

    说着,张恪拉着莫燃直接越过赵菁走开了,剩那赵菁一个人尴尬的站在那里,嘴上的笑容也有些僵硬,她都还没说什么,就全被堵回来了,而且是在众目睽睽之下!

    尤其是赵家几个嫡系的女子,在看到平日里呼风唤雨的赵二小姐碰了钉子后,别提多么暗爽了,其他人更多的注意力则放在了张恪拉着莫燃的手上面!都是一副惊讶的样子!

    昨天莫燃是参加过张家的弟子会议的,他们知道莫燃的身份,也见过昨天张恪对莫燃反常的维护,再加上今天这出,众人的眼神顿时有点怪了,难道张恪对莫燃真有点什么?

    不明情况的人脑洞就更大了,他们更多的在猜测莫燃的身份,能让张恪视赵家二小姐为无物而如此‘厚爱’的人,想必身份更加尊贵,难不成是三大家族的人?柳家?秦家?

    那赵菁不愧有些定力,虽然这明显的搭讪失败的彻彻底底,但依旧笑容不改,很自然的跟几个张家的弟子打过招呼之后,款款走回赵家的区域,只是垂下的眼眸中快速的闪过些晦暗。

    在回到赵家的时候,一个男子翘着腿坐在椅子上,长腿拦在过道,让赵菁的步伐不得不停了下来,赵菁看向那男子,一改刚才自信柔和的笑容,脸上的笑一点点收敛了起来,“三少爷,麻烦您抬一下您的脚。”

    那被叫做三少爷的男子却邪笑着看向赵菁,“啧啧,我的好妹妹脸色似乎不太好啊,怎么,在张恪那里碰了钉子,不敢叫板,却来跟三弟摆脸色?”

    赵菁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赵家嫡出的三少爷赵恒,光长了一张英俊的脸,却是个心狠手辣的主,刚才那一幕竟也被他看到了,“二姐哪敢啊,三弟你是多想了吧。”

    赵恒却哼笑一声,“是这样吗?难道二姐不是想攀上张家这棵大树才去找张恪的吗?怎么,没有成功啊?二姐如此玉色天成,张恪竟然拒之千里,那是他不懂欣赏。

    不过依我看,二姐也不必灰心,我们会在京城逗留好一段时日,如若张恪不行,他不是还有个哥哥呢吗?哦对了,张君义好像已经结婚了呢,二姐必然不能做他二房的,放眼张家,也没有能配得上二姐的人了。

    不过,张家不行,不是还有秦家和柳家吗?秦歌那个大明星不是还单着吗?柳洋柳小公子也才跟张恪一个岁数,二姐可以一一试试啊,反正……广撒网,多捞鱼不是?这不是二姐的作风吗?”

    这一番话说的看似诚恳,可无论语气还是眼神都有些轻佻和讽刺的感觉,即便坐着,也有种俯视着赵菁的意思,那双轻佻的眼睛更是上上下下看了看赵菁,那眼神粘腻而放肆,像是直接穿透了赵菁的衣服一般,赵菁的脸色铁青了起来,眉心也皱的紧紧的。

    却听赵恒又道:“二姐如此婀娜多姿,若是换做三弟,一定舍不得拒绝,我看张恪也没那个资格配的上二姐,二姐不必为他伤怀啊……”

    赵菁忍着愤怒,沉声道:“多谢三弟费心,二姐自然明白。”

    赵恒邪笑着看了看赵菁,似乎对她脸上那清高而隐忍的表情很是欣赏,这才将腿拿开,让出了路,在赵菁走过去之后,赵恒才看了看张恪的方向。

    视线转向莫燃,远远看去,那一束高高束起的银发很是亮眼,一身休闲打扮,跟其他盛装出席的家族小姐们倒是很不一样,不过刚才惊鸿一瞥,那张脸倒是好看的紧,兼具女子的柔美和英气,倒是让人眼前一亮。

    能让张恪区别对待的女子,好像很有趣啊……

    而另外一边,非但没看到张恪的热闹,然而被莫名其妙拉去当挡箭牌的莫燃,嘴角微微抽搐的看向张恪,“张小爷,不带你这么坑人的吧。”

    张恪却道:“什么坑人?我说的是实话。”

    不说还好,这么一说莫燃更无语了,“张小爷,你是不是哪里搞错了?我有手有脚,能跑能跳,什么时候劳烦您照顾了?”

    张恪瞥了她一眼,“我所说的照顾是以备不时之需,我都没嫌烦,你抗议什么?难道你希望的是让我给你端茶送水随侍左右不成?”

    “千万别!”莫燃立刻制止他这种疯狂的想法,生怕他真的付诸行动,张恪这人的心思不知道怎么长的,莫燃还真有点摸不着头脑。

    张恪放开了莫燃的手,正有点留恋那柔软的触感,却听到莫燃说了一句,“啧,用完就扔。”张恪一挑眉,很干脆的又牵住了。

    莫燃抽了抽手,结果没有抽出来,脸上的笑都有点僵硬了,她刚才只是想损一下张恪这种拿人做挡箭牌的缺德行为,可她没预料到张恪脸皮这么厚啊!

    正想让他放手,一个人却先窜了过来,一手抓着张恪,一手抓着莫燃,直接把两人分开了,莫燃回头就看到一脸笑意的柳洋,“莫燃,我早就说了,你就不能太相信张恪这家伙,跟着他一堆麻烦,况且他特别坏,特别腹黑,不像我这么老实,他还会占你便宜,我就不会!”

    柳洋额头上带着一个黑色的男士发带,碎碎的头发被掀起来,再软软的垂下,深蓝色的体恤加上酒红色的短裤,柳洋的穿衣风格总是很大胆,但也只有他这种仿佛把阳光带在身上男子才能将这样的搭配穿出耀眼的味道。

    在他身上,好像从来没见过缺少能量的时刻。

    只是,在他不要脸的损了张恪而夸了自己的之后,莫燃,张恪,包括正施施然坐下的秦歌和苏文哲都一脸怀疑而鄙视的看着他,几双眼睛同时移到了柳洋还抓着莫燃的手上,莫燃嘴角抽了抽,忍住了在大庭广众之下将他一脚踢飞的冲动,“在说这句话之前,你倒是先把我的手放开啊,柳、洋。”

    “啊?”柳洋还愣了一下,低头一看,却见自己还抓着莫燃的手,那手感太好,他貌似还忍不住多揩了一会儿油,柳洋顿时跟触了电似的扔开了莫燃的手,“嘿……嘿……我这不是、不是没注意到吗?着是意外,绝对是意外!我以前不这样的……”

    被损了半天的张恪也没闲着,趁机说道:“那藏的够深的,我们都没看出来。”

    秦歌立刻补充,“是啊,我们都看错你了,不过没关系,现在揭穿你也不晚,莫燃,你记得远离张恪和柳洋就行了,前段时间我忙着录制新唱片,听说你回去上学了,都没来得及去看你,不过十年一会期间我们几个都是推了所有事情回来的,你可以慎重选择可靠的合作伙伴了。”

    莫燃看了看秦歌,那一头金色的短发在阳光下格外耀眼,在加上那一身王子一般的气质,天蓝色的眼眸剔透而温和,说话间带着些鲜有的戏谑,让那本就出色的五官更加亮眼起来。

    再看看苏文哲,在他们四个当中,苏文哲似乎最正常也最稳重了,嘴角含笑,虽然也喜欢看热闹,时不时也落井下石的补充几句,但显然比其他人靠谱多了。

    四个帅哥,又是张家小爷,秦家嫡出的五公子,柳家众星捧月的柳小公子,苏家寄予厚望的嫡出三公子,随便一个拉出来都是万众瞩目的人物,更别说凑在一块的时候了,众人的议论声都不自觉的高了许多,连带着跟他们相谈甚欢的莫燃也成为了众人好奇的对象。

    听了秦歌的话,莫燃看似慎重的点了点头,“好,我会的。”

    柳洋立刻哼了一声,“秦大明星,别以为你几句话就能破坏我跟莫燃的革命友谊,我们一块上学放学,一块睡觉一块逃课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呢!莫燃信谁这还用考虑吗?”

    周围无数双眼睛本就在注意着这里的动静,只见他们五个人聊的挺开心的,可离的近的一点的人们还是隐约能听到一点的,此时隐约抓到几个关键词,一块上学……一块睡觉……

    一块……睡觉……睡……觉……

    众人的脸色立刻变了,震惊的看向柳洋,又看向莫燃,就这样反反复复的来回着,终于大惊失色的相互交流起来了,莫燃跟柳洋到底是什么关系,跟张恪又是什么关系!众人的八卦之火顿时被点燃了,而且有熊熊燃烧之势!

    张恪皱眉看了一眼周围好事的人们,虽然以往也总会有人故意没事找事的挑唆一些话题,但他都当做耳旁风,从未费心理会过,可如今却意外的烦,而且有种想要打掉所有乱嚼舌根的人的牙的感觉,回头看了眼柳洋,“脑子呢?”

    柳洋的脸色也不好,头一回觉得在大庭广众之下说话是这么麻烦的事情,显然他也意识到刚才的话别人传出了歧义,这会儿又被张恪数落了,虽然因他而起,但也梗着不认错,扒了扒蓬松的短发,嘟囔道:“这不在这呢吗,没脑子的是哪群蠢货……”

    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