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89. 苏醒【二更】
    而在莫燃昏迷之后,那水晶棺材却悄悄的发生着变化。

    莫燃的鲜血顺着身体流到了棺材下方,浸湿了两人的衣服,但在那男子身下,却渐渐浮现烫金色的纹路,那纹路快速的蔓延,不久,一个古朴而庄重的纹路完全成型,金色的光亮再也压制不住从男子身下溢出!

    与此同时,水晶棺材周围的寒池猛的波动起来!水面不停的下降!几个眨眼的工夫,寒池中的水竟然已经见了底!而那始终浮在寒池表面的浓重雾气也消失无踪!

    可寒池底部却是出现一个巨大而复杂的阵法!那阵法沟沟壑壑,此刻却以水晶棺材为中心,快速的被血红的颜色填充!不多久,那阵法变的红光夺目,一时间水晶棺材内的金色和寒池内阵法的红色冲天而起,将水晶棺材完全笼罩其中!

    而不知何时,寒池周围剩下的两个铠甲护卫也“醒”了过来,四个铠甲护卫一字排开站在远处,现在最初那连个铠甲护卫也不急着去找钻进棺材的莫燃了,一动不动的“盯”着被阵法笼罩的地方。

    横梁上悄悄吊下来一个小小黑黑的身影,那双凹陷的眼窝死气沉沉的望着棺材的方向,这小干尸竟然没有趁机逃跑!

    墓室之内渐渐被一股强大的阵法之力所笼罩,地面猛的震动起来!而且越来越夸张!墓室顶部的土石扑簌簌的往下掉,那小干尸身形飞快的窜向角落,守着可以出去的那堵墙,凹陷的眼睛只一眨不眨的盯着水晶棺材的方向,在这种情况下都没有选择先跑!

    直到阵法之中猛然射出两束红色和金色的光柱,直冲天际!墓室再也承受不住那阵法可怕的能量,猛然塌陷!霎时间地动山摇!

    那小干尸飞快的穿梭在崩坏的墓室之内,虽然这个地方马上就要被掩埋了,可他仍然在飞快的穿梭在阵法周围,她似乎试图接近那水晶棺材,可是阵法的能量太强,他完全没法更近一步!

    头顶巨大的落石砸了下来,那小干尸只好最后看了一眼水晶棺材的方向,在乱石之间穿梭,飞快的奔到了地面上。

    此时仍然是黑沉沉的夜,可今夜注定不平凡,那金色和红色的光柱在夜空之中横空出现,在空旷的郊外肆无忌惮的闪耀着,而因此被震动的人可不少!

    莫燃当初离开老宅的时候虽然跑了很久,可其实这个地方距离老宅并不远,她只是在迷阵中转了很久而已,如今这里巨大的动静当然第一时间惊动的就是老宅的修者们。

    况且如今华夏多数一二流的修真家族都汇聚在这里,被这忽如其来的异样所惊,大半夜的纷纷动身前来!

    足足十几分钟之后,那两束金色和红色的光柱才渐渐消散,黑暗重新笼罩了这里,躲在树上的小干尸探头看了过去,却见原先乱葬岗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几十米深的巨坑,之前奢华的墓室已经完全不见了,但那阵法、也就是原先寒池的地方却完好无损!那水晶棺材自然也纹丝未动!

    那四个铠甲护卫竟也巍然不动的站在原先的位置,只是那威风凛凛的铠甲之上现在落了满满的灰尘,那小干尸刚刚弹出去的身体又缩了回来,他似乎想上前看看,但是他不敢惊动四个护卫。

    而在水晶棺材内,却是另一番情景了。

    莫燃依然趴在那华服男子身上,那男子此刻也依然一动不动,只是他额头上一块蓝色的不规则晶石却是流转着幽幽的蓝光,不一会,那男子放在身侧的手轻轻动了动手指,眼皮也微微颤动,然后缓缓睁开了!

    就在那一瞬间,蓝色的光芒在男子眼眶内一闪而过,唯剩一双深邃而冷淡的墨眸,那双眼睛的确如莫燃所想的一般,很大,可并没什么温度,冷淡的几近无情。

    那双好看的薄唇也没有因为主人的醒来而软化,不知道是不是全因那一瞬间回归的气质,本来美的天仙似的男子,此刻眼角眉梢好像都是让人颤栗的冷。

    如果莫燃现在醒着不知道会不会被吓到,她一心以为是死人的美男就这么睁开了眼睛!

    而且,压在如此冰冷的美男身上,看着都有压力,只是莫燃现在根本没有意识,所以也并未受到影响。

    那男子淡淡垂眸,看到了压在她身上的人,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莫燃血肉模糊的后背,一直没有处理的伤口现在还在隐隐渗着血,若是一般人见到这样的伤势,就算吓不倒,惊讶也是有的吧?可那男子只淡淡的扫过,视线停留在莫燃的头顶,银发散落在他身上,头发之间也沾了不少血迹,有的地方还粘在了一起。

    而莫燃则脸色惨白,甚至泛着些青色,浑身滚烫,不停的颤抖着,口中也时不时呢喃着什么。

    那男子缓缓的坐了起来,连带着趴在他身上的莫燃也坐了起来,只是在莫燃快要掉在一旁的时候,一只白皙的手掌扣在了她背上,正好按在了那可怕的伤口上,莫燃也因这一下刺激而抖了抖。

    那男子垂眸,长长的睫毛也随着这样的动作划过一个清冷深邃的弧度,不知道男子想了什么,一秒钟之后,那白皙的手上散发出一阵柔和的白光,而那白光所及之处,莫燃血肉模糊的伤口正飞快的止血,坏死的皮肉快速的脱落,新的血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了出来!

    没过几分钟的时间,那几乎能致命的伤口就已经完全愈合了!白皙的背裸露在被雪染红的残破衣服上,莫燃紧紧皱着的眉头稍稍松开了些,却依然没有醒来。

    手中的触感变成了无比光滑的肌肤,那男子眼皮微微动了动,忽然掀开看了看某个方向,手臂一收,改将莫燃抱进怀里,华服宽大的袖子笼在莫燃背后,正好遮住了莫燃裸露在外的后背。

    就在他刚刚做完这些的时候,一个小小的身影飞快的窜了过来,坐在他的水晶棺材上,嫩嫩的小脚丫悬空晃来晃去,大红的肚兜挂在身上,可爱的小脸上挂着标志性的讨喜微笑,黑葡萄似的眼睛盯着男子,稚嫩的声音却带着熟稔,“嘻嘻,你醒了啊。”

    这小婴儿的话音刚落,另外两个身影也出现在巨坑之内,站在阵法之外看着水晶棺材里面的人,来人一个是身穿粗布衣服的中年女子,女子挽着头发,容貌不倾城但也颇有韵味,只是那打扮很是随便,也就是穿在她身上,若是换个女人,恐怕就是丢在人群里都找不出来的土老帽了。

    另外一人穿着一身黑衣,短发,只是那人显然也很不在意自己的形象,头发像是随便抓了几把就出门了,而那系在腰间的厨师围裙竟然都没有摘去!

    这两人有个共同的特点,都是板着一张脸,可男子是天生如此,女子却是脾气如此了。

    莫燃现在昏迷不醒,不然她一定会立刻知道,这先后来的三人正是阴童、鬼母、判官!

    “你怎么会这个时候醒来?你的封印不是还要过几年才能解除吗?”

    鬼母问道,眼神看着水晶棺材里男子,说话间眼神看着男子怀里抱着的人,挑了挑眉,在她的印象中,从来没有人接近过他三步之内,别说这样抱在怀里了,她很好奇,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男子没有说话,但眼神扫过阴童、判官、鬼母三人,几秒钟之后才道:“鬼镇还在?”

    阴童笑嘻嘻道:“当然在!我们还要回去,鬼镇当然要在。”说着,阴童晃着小腿探着身体去瞧男子怀里抱着的人,“嘻嘻,鬼医,你怀里的人是谁?童童看着怎么那么眼熟呢?”

    尤其是那露出些许的银色头发,怎么那么像大姐姐呢?可大姐姐现在不是在三大世家那里吗?一定是他想大姐姐所以看错了。

    这时,判官却抬头看了看他们,口中淡淡道:“回去再说。”

    鬼母也道:“那些烦人的修者马上就到了,先回鬼镇再说吧。”

    男子没说话,可却直接站起来了,同时手臂也轻松的将莫燃托了起来,两人狼藉的身下也暴露在三人的眼中,莫燃就不用说了,浑身的衣服早已没有一处完整的,全部被鲜血浸泡过了,而男子蓝色的华服也被染了大片大片的鲜血,只是却丝毫没有损伤男子冷淡贵气的气质。

    阴童小小的指头指着两人衣服上的血迹,另一只小手捂住嘴笑道:“嘻嘻,童童知道了,是血祭,你用鲜血强行破除了封印,但是这个被用过的人难道没有死吗?”

    阴童的话音刚落,男子的眼神却冷冷的对上了他,阴童不明所以,“怎么了?难道童童说的不对吗?嘁,童童不跟你玩了,早知道也不大老远的跑过来接你了!你这个无聊的人……”

    说着,阴童一闪身坐到了一个铠甲护卫的肩膀上,短短的手臂交叉在一起,有点赌气。

    鬼母却是多看了几眼阵法,这样的阵法可不是随便什么人的血都能唤醒的……

    心中想着一出,手中却已经拿出一个卷轴,在那男子抱着莫燃闪身离开水晶棺材后,丢了一个爆炸符录在阵法的地方,又撕开了传送卷轴,一阵白光过后,五人外加四个铠甲护卫的身影同时消失——

    ------题外话------

    嗷呜二更来啦,前几天不是说来参加朋友的婚礼吗,今天是她正式出嫁,宝宝昨天晚上一整晚都没睡,两点就帮她化妆穿衣服收拾东西,然后大老远的送亲,然后困成狗的宝宝中午才小睡了一会儿,下午找了个人少的地方码字,三更会更晚了,妞儿们等不到就不要等啦,明天再看吧,明天的话……应该会正常时间更新的吧,如果不能准时更新的话我会在书评区说的,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