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91. 留下她【一更】
    鬼医,作为鬼域四使之一,掌管着鬼域最神秘的幽冥殿,没有人清楚幽冥殿具体是干什么的,又是在哪里的,整个鬼域也许只有鬼王和鬼医本人知道了。

    外人只知道,幽冥殿向来有着鬼域杀手锏的称号,不到万不得已不会用,而且每次出现都是杀人于无形,即便鬼域经过的战争和更迭无数,也没有人能清楚的描述出幽冥殿大开的时候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

    而对于鬼镇来说,在此基础上,幽冥殿就更神秘了,因为当初鬼镇退出鬼域的时候,幽冥殿根本就没有打开,鬼王直接命令鬼母、判官、阴童带着鬼镇撤出了鬼域,让鬼医关闭了幽冥殿,为了避免幽冥殿被新的鬼王强行打开,鬼医将自己封印在水晶棺材之内,幽冥殿也随着他的能力一并被封印。

    鬼域四使每个人都是万里挑一的,拥有着逆天的能力,才能分别掌管轮回、刑司、军队和幽冥殿四个特别的地方,每个鬼王都是亲自挑选自己的左右手,但历任鬼域四使的能力也并非一致,反而有着很大的差别,只是向来成王败寇,鬼域四使从来只有一任能存在于世间,可是现在,除去鬼域现如今的鬼域四使,存在于鬼镇的四使显然是坏了规矩的。

    鬼医的封印本来是再过几年才能自动解开的,但是莫燃的闯入也不知道如何触动了阵法,血祭是自动开启的,血祭是以血为祭,以人为祭,以此揭开阵法的封印,只是被当作祭炼之人基本上是必死无疑了,因为没人能承受得住祭炼的痛苦,相当于用一条命换另一条命,光是一点一点流干的血液就能将人的意志摧毁。

    可奇怪的是,莫燃没有事,除去本来就虚弱的身体更加虚弱了而已,也许正是因为莫燃昏迷了,她并不知道自己成了阵法的祭品,在昏迷之前她还在想着,只睡一会儿,她还要醒来,还有很多很多事情要做,也许这种意念太强了,一直支撑着莫燃,也阴差阳错的挺过了整个封印破除的过程。

    这也就是为何阴童在知道了出现在水晶棺材内而且被当作祭品的人是莫燃的时候会那么惊讶和愤怒的原因了。

    鬼医要杀的人,从来不会管是人是鬼、是男人是女人,阴童在看到莫燃浑身是血的时候就怒上心头了,所以也来不及多想,为什么莫燃会被鬼医那么抱着。

    而此时,再鬼医的房子里,鬼医将莫燃放在床上,又抬手将床头的帷幔放了下来,“你们不出去吗?”

    鬼母挑眉看着一脸冷漠的鬼医,那蓝色的华服上半染着鲜血,映衬着那身气质更加冰冷,墨眸看向三人,虽然同为鬼域四使,但被封印了这么多年,再出来时也并没有寒暄的意思。

    “你的意思是,把莫燃留在你这里吗?”鬼母状似惊讶的问,“她留着可有大用,这事关鬼王,我们三个没法放心。”

    阴童晃着小身体一闪身就到了床边,正打算钻进床里去看,却被鬼医一挥袖给挡了回去,一阵波浪形的能量震荡的袭向阴童,阴童结印化解,气的在空中转圈,“你最讨厌了!鬼王不让我们打架,童童最听话,从来不动手,就你最坏了!你竟然欺负小孩子!童童要看大姐姐,你为什么不让!是童童先认识大姐姐的,你别想独占大姐姐!”

    说着,还义愤填膺的指着鬼医,“大姐姐被你抓去血祭了!你这个坏人,大姐姐要是醒不了,你就是罪大恶极!到时候判官一定会把你扔进他的地狱!你就等着唔唔……”

    在阴童喋喋不休的时候,鬼医慢慢的动了动手指,忽然在他身上打下一个法术,快的阴童根本没有反应过来,那张小小的嘴就被封上了,结果把阴童刺激的更怒了,小小的身体在空中不停的挥拳,跑到鬼母和判官面前控诉,让他们帮他解开鬼医的封印。

    虽然四人都是鬼域四使,但是阴童不得不承认,他打不过鬼医,虽然没有真的动过手,但是鬼医的法术他从来都解不了,阴童才不会承认自己能力不行呢,他最厉害的是指挥鬼物,不是单打独斗!一双黑葡萄似的眼睛瞪的圆圆的,看上去都快被气哭了。

    判官看了看鬼医,一把拎住阴童的小肚兜拽着他出去了,他似乎已经知道,莫燃在鬼医这里也不会有事了,他留下也没用,况且,今天的饭还没做……

    而过了一会儿之后才传来阴童细嫩的声音不服气的挣扎,“判官要走你自己走,童童还要回去,带着童童的小魂儿跟鬼医大战三百回合!”

    屋子里,鬼医看向鬼母,墨眸之中神色淡淡的,但那意思却很明显,仿佛在说“你也该走了”一般。

    鬼母却道:“让我走也行,可不久后天就亮了,你确定那个时候莫燃还是安全的?”

    温言,一直淡漠的鬼医却微微皱了皱眉,虽然那动作细微而且一闪而逝,可鬼母还是看到了,“所以,既然你打算亲自出手医她,那我就在这等着,等你医好了我要把人带走,她不能留在这儿。”

    “你出去。”在鬼母以为鬼医已经听进去之后,鬼医却冷不防的来了一句。

    鬼母微微皱眉,“你别太自作主张,莫燃的死活关系着鬼王能不能回来,出不得差错,况且她不同于鬼镇里的任何人,天亮后她必须回人类的世界里,你把她留在这里也没用。”

    这一次,鬼医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墨眸也变的深沉了一些,他隔着帷幔看着床上躺着的人,口中却道:“我让你说这些了吗?你已经耽误了我很多时间。”

    鬼母的脸色也有点沉下来了,他们四人当中,鬼医最为冷淡,也最我行我素,可是鬼王相信鬼医,在正事上鬼医也从未出过差错,要不然就鬼医这个脾气,他们几个三天两头就得大战几回,就算是这样,有鬼王立下的规矩在前,多数时候都是他们忍了。

    “你什么意思?”鬼母沉声道,在莫燃这件事情上,她不能让步,不能允许出差错。

    鬼医没有抬头,过了一会儿才说话,“你出去,天亮后把她交给你。”

    这话有点解释的意思,不管为什么鬼医不让鬼母带走莫燃,反正鬼母的担忧是可以解除了,鬼母脸色稍霁,得到承诺后放心许多,也不想看到鬼医那张冷淡的脸,转身离开了。

    只是在出门之前,鬼医淡淡的声音传了过来,“以后不用跟我说她的事情。”

    她?鬼母驻足,眼神看向床的方向,挑眉问:“莫燃吗?”

    鬼医没说话,鬼母却笑了,“说了又怎样?反正天亮后你也会忘。”

    说罢,鬼母直接推门出去了,没看到鬼医旋风一般沉下去的双眼。

    该走的人都走了之后,鬼医挥手在房间设下结界,将自己的空间完全隔绝开来,这才起身,去内室在浴桶之内放好水,又在一旁的架子上挥手放出一大堆盒子,随手打开几个盒子,却见那精致的盒子里面放着的都是完整的灵植!

    在那么多盒子里仔细挑出一些用得到的,随后祭出一簇幽蓝色的火焰,那火焰虽然颜色清淡,也只有拳头大小,可那温度却着实吓人!一瞬间好像整个屋子内的温度都攀升了好多!

    接下来鬼医的动作才更逆天!却见他拿着那些灵植放入火焰之中,那火焰的温度高的很,可奇怪的是,脆弱的灵植却没有立刻被烧成灰,而是完整的漂浮在火焰当中,然后一点点融化,融化之后被禁锢在一个小小的范围之内,鬼医动作流畅的加入新的灵植,就这样一手举着火焰一手慢慢的加入灵植。

    若是有炼药师看到这一幕,下巴绝对能掉地上!这就是传说中的脱鼎炼药!

    不管是炼器还是炼药,都是要借助鼎炉的,否则炼药师根本无法操控火焰,也无法做到让灵植不被损坏,要知道,只要有一点点损坏,灵植就报废了,而就算炼药师再有钱,灵植也不是这么烧着玩儿的!

    听说只有八品的顶级炼药师才敢尝试脱鼎炼药,而且成功率也很低,根本不像鬼医这般随意!

    许久,当终于炼好一瓶灵药之后,鬼医直接将刚刚出炉的灵药倒在了浴桶当中,又将手中捧着的幽蓝色火焰放进水中,只一眨眼,也许一秒钟的时间都没有用,那火焰就被他收了回去,而此时,那浴桶中的冷水已经腾腾的冒着热气了。

    鬼医伸手进去试了试水温,这才转身走了出去。

    打开帷幔,床上的莫燃还在昏迷,鬼医俯身将她抱了起来,转到内间,鬼医让莫燃靠在他身上,将她身上残破的衣物彻底除去了,鬼医又将她抱起放进了水中。

    按理说一个男人为一个女人宽衣解带,总会有些奇怪的,可鬼医却始终自然而很,那般淡漠的人加上一个昏迷的莫燃,这样的场景竟然没有丝毫违和感,而且在这个过程中,鬼医的视线一直淡淡的停在莫燃的头顶,一丝一毫都没有乱看。

    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