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95. 动拳头了【二更】
    “你昨天晚上去哪了?”看莫燃似乎有把张恪忽略到底的打算,张恪黑着一张脸先开口了。

    柳洋立刻打岔,“莫燃去哪用跟你交代吗?莫燃咱不理他,他一定是大姨夫上门,心情不爽。”

    莫燃疑惑:“大姨夫?那是谁?”

    柳洋没想到莫燃这么一本正经的问他,顿时被问的一愣,盯着莫燃看了两秒,柳洋似是发现新大陆一样,忽然道:“莫燃,我是我发现你一本正经的时候很呆萌啊,你很适合讲冷笑话啊……当然,其实张恪更适合。”

    莫燃瞥了他一眼,知道自己可能问了一个比较傻的问题,便也没有纠结大姨夫是谁,而是趁张恪的脸没变成锅底之前回答了他的问题,“昨天回龙湖区了。”

    张恪星眸更暗,“是吗?可我半夜去龙湖区找你的时候,艳三娘说你没有回去呢。”

    这下轮到莫燃一愣,昨天大半夜的张恪竟然跑到龙湖区去找她了?今天一早她就直接从鬼镇出来了,根本没见到艳三娘,当然也就没时间对剧本了,所以这是……穿帮了?

    要是换作以往,张恪估计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不知道今天怎么还咄咄逼人起来了。

    柳洋一看气氛不对,好像生怕张恪欺负莫燃似的,硬生生的站到了两人中间,“大半夜的谁让你去找人了,要是我我也说不在,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不睡觉的……我靠!张恪你吃错了药啊!”

    柳洋话都没说完,张恪竟直接一拳揍了上去!看的莫燃和秦歌都是一愣,柳洋哪想到张恪会动手啊,根本没有防备,被张恪一记铁拳结结实实的打在脸上,那白白的脸上顿时青了一块,柳洋死死的锁着眉头,看向张恪,却见张恪只盯着莫燃,一双星眸深不见底。

    莫燃看了看正搓着脸的柳洋,又皱眉看向张恪,“你发什么疯?”

    张恪眯着眼,嘴唇几乎绷成了一条直线,在跟莫燃无声的对视了几秒之后,张恪直接转身走了,留下一头雾水的秦歌,皱眉盯着张恪背影的柳洋,不知道是什么心情的莫燃。

    昨天晚上张恪应该是找了她一整晚,莫燃只是觉得张恪的情绪似乎太激动了,到了他根本控制不住的地步,莫燃还是更希望看到冷静自持的张恪,否则这样不按常理出牌的张恪会一并影响到她的心绪……这种感觉一点都不好。

    “靠!就这么走了!老子还没揍回来呢!白给你撒气了!”柳洋收回视线,低咒几声,他们之间平时没少切磋,但是刚才那拳头分明带着冲动之下的敌意,敌意啊……真他妈新奇,他们之间也会有敌意吗?

    将军本来是想去追张恪的,但是他发现张恪不理他,就返回来找莫燃了,不停的围着莫燃脚边转,回过神来的莫燃摸了摸将军的头,“我先回去了,下午见吧。”

    “唉、莫燃,你就这么走了啊?不安慰一下我吗?”柳洋揉着自己疑似破相的脸,不甘心的喊。

    “打人的是张恪,又不是我,你要安慰去找张恪。”莫燃头也不回的往前走。

    柳洋也没去追,喊了一声“那下午见”就往相反的方向走了,嘴里还嘟囔,“找张恪要安慰?找他打架还差不多……”

    秦歌看了看三人一狗离开的方向,摸了摸下巴,总觉得哪里不对,气氛微妙……张恪那只笑面狐狸,最喜欢背地里阴人,打架这种做法他向来嗤之以鼻,觉得有辱斯文,像今天这么冲动直接上拳头的,他还是第一次见。

    柳洋那个马大哈,成天没心没肺的,其实跟张恪是一个调调,真正看中的事情都藏在心里,像刚才那样一再紧张一个人,又对张恪的拳头不躲开也不还手,真是反常,太反常了!

    男人之间打架唯一的理由就是女人,所以……这个女人是莫燃?

    秦歌惊讶了,这才多久?不会吧?虽然莫燃的确很特别,但也不会让张恪和柳洋同时变的这么快吧?这还是他认识的那两个混蛋吗?

    秦歌觉得事情有点大发了,他决定去问问苏文哲,两个心性极佳的修者竟然情窦初开?不知道修炼最忌为情所困吗?想着,也匆匆离开了。

    而回到自己房间的莫燃一下子躺到了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在她以为她可以从别人的生命里悄然走过的时候,才发现命运的轨迹一再偏移,缘分的丝线也缠缠绕绕,最终扯成了毛线团,再说什么悄然路过已经不可能。

    就比如跟张恪,她以为莫家村一别就是江湖陌路了,可京城再见才是真正的认识,再加上昨天晚上莫三爷找他俩一块说的话,他们分享了同样一个攸关生死的秘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手里抓着彼此的性命,她跟张恪,恐怕这辈子都不可能成为陌路了。

    莫燃不知道这样是好是坏,她会因为有人跟他一起承担责任而暗自轻松,也会因为自己偶尔的依赖和优柔寡断而心惊,如果这些情绪影响到她的判断力,那一切就不该发生……

    莫燃忽然从床上坐了起开,把趴在床边的将军吓了一跳,莫燃双手揉搓着将军的脑袋,“将军,你说我是不是太闲了,竟然有空想这些无聊的东西?来,跟我一起修炼吧,我看看你这几天有没有偷懒!”

    将军舔了舔莫燃的手,尾巴一个劲儿的摇晃,莫燃再一次感慨,“还是你好,人类的脑子太复杂……”

    ……

    下午三点,万众瞩目的交流会开始了,还是在测试灵力的广场,那里有专门的擂台,评委是几个一流家族中选出来的长老,莫三爷就在其中,外加炼药工会和炼器工会的高子明和牧宏。

    擂台下各个家族的子弟分区而坐,听着主持人在上面做开场白,台下的家族子弟们气氛都很高涨,显然对这场交流的期待值很高,甚至远远超过了那天的灵力测试。

    这样的交流会基本上是专门给各大家族的核心底子准备的,所以全程都没莫燃什么事,莫燃正坐在路人甲乙丙丁的观众席里,身边坐着的正是张婷。

    “莫燃,看到我爷爷旁边那两个老头儿没?留一绺山羊胡的老头叫刘光华,就是柳洋的爷爷,那个穿着唐装的老头叫秦正治,是秦歌的爷爷,他们三个都是张家、柳家、秦家现如今的灵魂人物,你知道他们的修为吗?”

    张婷手里抓着一袋围观群众的标配——瓜子,一脸熟稔的问莫燃。

    莫燃听着张婷津津有味的嗑瓜子声音,无语的看了看某个兴趣高涨的人,“我只知道莫三爷的修为是元婴期六层。”这还是张恪告诉她的。

    张婷点了点头,“嗯,柳老爷子和秦老爷子也差不多,柳老爷子修为高一点,元婴期九层后期,差一点就进入历劫期了,停滞了好多年,一直没有突破,现在也就爷爷还在长老的位子上,柳老爷子和秦老爷子早就卸任云游了,这段时间十年一会才又回来,历练秘境的入口得他们三人合力才能打开。”

    擂台上主持人已经宣布开始了,莫燃光顾着听张婷说话了,也没仔细听主持人说了些什么,但此时已经上去两个人了,一男一女,男子持剑,女子持鞭,相互行礼之后大战一触即发!

    “嗯……这个男的不错,我记得他就在我隔壁的学校,平时挺低调的,没想到还是钱家的核心子弟,挺能打的还,那女的也很利索啊,我要是会这套鞭法,那得多帅啊!”

    张婷的点评真是一刻都不停,莫燃也看的很仔细,这些大家族的子弟,一招一式果然讲究的很,台上比拼的这一对,男子是筑基期二层前期,女子是筑基期二层中期,微小的差距,但那男子用灵活的剑法弥补了,二人各出奇招,这样的对战倒也颇有看头。

    莫燃看了看张婷,“我可以教你学古武,照样可以学鞭法。”

    这件事情莫燃以前在莫家村也跟张婷提过,不过被她一口回绝了,这一次也一样,张婷立刻摇头,“不学不学,我现在多好啊,吃喝不愁,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才不要苦哈哈的去练功。”

    莫燃见她没心没肺的样子,笑了笑,“我也就是那么一说,哪有空教你?”

    “好啊莫燃!没想到你是这种人!那我学,现在就学,整天缠着你学!”

    莫燃挑眉道:“你要真来,我就真教。”

    “嘁……”张婷兴趣缺缺。

    其实莫燃也是前天才知道,做为莫三爷的小孙女,其实张婷毫无修炼天赋,也就是所谓的修炼废柴,注定一生都是普通人,可她偏偏生在如此特殊的家族,身边修者云集。

    莫燃刚刚知道的时候很惊讶,这种情况搁在任何一个人身上都是很难接受的吧?在普通人里拥有不普通的身份,在修者当中又是不能修炼的废柴,更何况做为张家颇为受宠的小姐,光是修者挑剔的眼神,就算她身份摆在那,没有力量,也不会得到真正的尊重。

    在这样的环境中生活,张婷却能活的这么自在,莫燃是真心欣赏她,这样的女人心里有着她的骄傲,根本不需要怜悯,莫燃知道,她只需做个会心的朋友便是。

    ------题外话------

    二萌:张恪有没有来大姨夫宝宝不知道,宝宝只知道宝宝来大姨妈了,痛痛的烦烦的(t_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