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96. 擂台赛【三更】
    张婷一边嗑瓜子一边探头张望,忽然转过去跟莫燃说:“莫燃,你是不是把张恪怎么了?”

    莫燃嘴角猛的一抽,瞥向张婷,压低了声音,“我能把他怎么样?张婷,你不要吓我好不好?”

    没看到身边那些弟子们瞬间竖起的耳朵吗?跟雷达似的,就等着听八卦呢。

    张婷看了看周围的人们,众人顿时装作在为擂台上的人喝彩,嗷嗷叫了起来,把瓜子丢进袋子,张婷凑到莫燃面前道:“我今天中午见到张恪的时候他已经冻死很多花花草草了,像这种情况已经很多年没见到了,我想来想去,还是觉得跟你的关系比较大。”

    莫燃无语的看着她,“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张婷看白痴一样看着她,“最近张恪就跟你混在一块了,不是你是谁?总不能是柳洋吧?如果是柳洋,张恪直接就揍人了,怎么会是现在这样?”

    莫燃很佩服张婷的神逻辑,她以为张恪的圈子就这样?不过柳洋被揍了是真的……

    张婷却没有因为莫燃的沉默而放过她,“我说莫燃啊,张恪好歹是我弟弟,咱俩这关系,你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吧?不要虐的太狠啊,张恪明明一个腹黑霸道攻都快给你搞成傲娇别扭受了……”

    莫燃已经有种想要远离张婷的冲动了,她惊讶的看着张婷,“你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啊,张婷?”

    张婷才是一脸无奈的看着莫燃,长长的叹了口气,“唉……我算是没办法了,一个两个脑子都是秀逗的。”

    正在这时,人群中响起一阵热烈的欢呼声,彻底淹没了张婷的话,二人同时抬头看去,却见擂台上站着两人,其中一人是张恪,另外一人是李家的一个男子,他的修为是筑基期六层后期,跟张恪差了一个小境界。

    一个小境界,这是比赛双方允许的最大差距,那李姓男子身材魁梧,个子也有将近两米,穿着一件铠甲护心,手中提着两把板斧,声音也洪亮的很,“能跟张小爷切磋一把也是我李某的荣幸,张小爷请!”

    张恪微微低着头,双手插在口袋中,修长的身体挺拔的站在擂台上,微风拂过碎碎的短发,女子的尖叫似乎都是因为他了,明明是美少年的时候,却偏偏如此深沉,台下的女人都快疯了。

    张婷环顾四周,口中嘟囔,“果然张恪只会在莫燃这里碰钉子……”

    莫燃没注意到她说什么,况且这么吵她也听不到,只是张恪这么早就上场,撇开张恪今天莫名其妙的黑脸不说,她还是很想看看张恪的实力的。

    “对面那个男人叫李默,虽然是李家的子弟,但自小就混迹佣兵工会,现在也是小有名气了,他的实战恐怕比张恪丰富多了,所以才会安排他跟比他高出一个小境界的张恪比。”张婷掩着唇大声跟莫燃解释。

    莫燃点了点头,更期待两人的比拼了,那个李默身上的确有股很重的煞气,那是长期混迹在丛林中培养出的血腥气,跟养在家里的公子哥完全不是一回事。

    只见张恪抬眸看了看对方,淡淡的说了一声“李兄请”,连那温和的伪装都没有了。

    那李默大笑了两声,把板斧抗在肩上,“张小爷还是亮出法器吧,否则刀剑无眼,伤了张小爷可就不好了。”

    闻言,张倒是很配合的祭出一把剑,只是那只是一把普通的三品灵剑,“可以开始了吗?”

    莫燃撇了撇嘴,这张恪好生嚣张,李默看起来也是个洒脱的人,不跟张恪计较,否则若是换做别的家族子弟,怕是要被张恪这副嚣张的态度气坏了。

    那李默取下了板斧,两个板斧碰了碰,发出铿锵的声音,那李默笑道:“看来张小爷还看不起李某了,那就让李某试试,能不能逼张小爷使出九曜星镰了!”

    说罢,脚下一跺,大喝一声攻去!张恪站在原地没动,在等着李默的攻击将到之时提剑去挡,竟然原地接下了那李默猛冲而来的一击!脚下不动分毫!

    莫燃挑眉,两人的体格上差很多,可张恪的力量当真不弱!看着两人你来我往的交手,莫燃越看越惊讶,张恪的力量何止不弱,简直是极强!那李默一看就是力量型的,可张恪竟然能在不用法术的前提下将那李默打的几度乱了分寸!

    只是那李默也当真有经验,在发现张恪非但不是花拳绣腿,而且力量强的变态之后,竟然越战越勇!几次被逼到了擂台边缘,都又抢了回去,两人决斗似的打法引起台下阵阵欢呼,莫燃也看的颇为赞叹,李默的应变能力很强,只是遇到了变态的张恪,尤其是今天有点黑化的张恪。

    如果是平时,张恪这个闷骚可能还会给他留几分面子,可张恪今天正好碰上个撒气的,打了人还不用负责,李默一直不肯认输,张恪就不停的猛攻,招式大开大合,星眸凛冽,战斗中散发出的压力笼罩在整个擂台上,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李默的板斧可是一对五品法器,在等级上比张恪的灵剑高出两个品阶,张恪的剑已经因为与李默的板斧正面碰撞而多了几个缺口,可还是强势的打到了最后,当张恪一脚把魁梧的李默从高高的擂台上踹下去的时候,全场都沸腾了!

    却见张恪缓缓的收回了他的大长腿,白衬衫在一场酣畅淋漓的打斗过后显的微微有些凌乱,胸膛微微起伏,但此刻的张恪是胜者,他站在那里,似乎每一根头发丝都是帅的。

    张恪一手提着那把损坏了许多长剑,遥遥望着被打下擂台但灵活的在空中翻了个身落在地上的李默,打过一架的张恪似乎心情好了那么一点点,竟传音过去道:“你很好。”

    那李默将板斧收起,遥遥对张恪拱了拱手,“哈哈,能得到张小爷这句话也算不虚此行了,张小爷才是深藏不露啊,如果以后再有机会交手,定要见识见识张小爷的九曜星镰才是!李某在斗魁佣兵团,张小爷若是前往西北,若是不弃可来找我!”

    张恪说道:“一定去。”

    那李默又拱了拱手大笑着离开了。

    莫燃看了看走远的李默,心想这等心胸的男子当真难得了,都被踢下擂台了还能如此谈笑自如,看似五大三粗,却是个心胸豁达之人,也怪不得张恪都不好意思继续跟人家冷脸了。

    不过,莫燃回头看向张婷,“九曜星镰是什么?”

    张婷怒了努嘴,“你跟张恪混了这么久都不知道张恪的法器是什么……我不告诉你,你自己去问吧。”

    莫燃奇怪,她不知道这很正常吧,看张婷真不打算说的样子,莫燃也就没有问了,不过她猜,那九曜星镰当然不是什么简单法器,只有有过丰功伟绩的法器才会被赐予它独有的名字,听李默刚才的口气,那九曜星镰的来历显然也不简单,她倒要看看,接下来的战斗中张恪会不会用到九曜星镰。

    李默被打下台了,可按照规矩,赢了的人要连续守擂,如果连续守擂三场都没有人能赢,张恪才能下来。

    第一个比赛对手是几个评委一起定的,而接下来守擂的对手却是由台下各大家族中自由挑战了,而修为只要不超出一个小境界便可。

    下一个挑战的人是赵家的一个女子,众人欢呼声更甚,应该说起哄的成分居多了,都在猜测面对一个娇媚的女修,张恪还能跟打李默似的那么可怕吗。

    “这女人叫赵芳菲,别看她长得有几分姿色,其实心机可深着,虽然是赵家庶出的小姐,但她走运,被天目山老巫收了徒,修习了一身诅咒之术。”

    张婷在一旁给莫燃介绍,莫燃显的有些诧异,诅咒之术在功法当中较为少见,也是比较小众的一个流派,但是诅咒之术很邪门,一般的修者不愿意跟他们打交道,以免吃亏,鬼镇的邓婆婆修习的就是诅咒之术,她还没来得及学。

    “天目山老巫是谁?”莫燃问道。

    张婷看她一眼,“就知道你又没听过了,人家好不闯出那么响当当的名号,却偏偏被你忽略的这么彻底……天目山老巫是华夏诅咒之术当中首屈一指的人物。

    三百年前,当她才刚刚晋入元婴期的时候,因为杀了一个二流修真家族的核心子弟,被那个家族的五个长老追到了天目山,那五个长老都是早已晋入元婴期的修者,其中一个更是已经快历劫期了,五人围攻一人,本来是毫无悬念的战斗,可最后死的却是那五个元婴期长老!

    天目山老巫的名号也因此得来,她的名号并不光彩,但是人家厉害啊,这都又过了三百年了,听说前不久已经晋入了历劫期,就更厉害了,这个赵芳菲跟着她也有十几年了,也不知道学了几分本事。”

    莫燃点了点头,他看过邓婆婆的诅咒之术,的确很邪门,常常让人防不胜防,而且高级的咒术都很逆天,这个赵芳菲也是筑基期八层后期的修为,跟张恪一样,不知道张恪能不能应对。

    莫燃不禁看向张恪,刚才他只用了力量,还没见他用过法术啊。

    而正在这时,张恪也抬眸看了看她的方向,星眸藏在碎碎的短发下面,看不太清楚,只稍作停留就收回了视线,莫燃都不确定他是不是在看她,也许是她想多了?

    ------题外话------

    嗷,这个月最后一天了,妞儿们的月票快投哦,不要死在手里呀⊙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