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4. 龙鱼的恳求【二更】
    莫燃仔细观察了一下那龙鱼,它应该起码有六十多星的修为了,比那双头鳄高出十星!

    却见那龙鱼一对漂亮的眼睛淡淡的掠过岸上的莫燃和张恪,吐出口中已经被它咬死的双头鳄,尖锐的爪子唰唰两下,顺着双头鳄两个头的眼睛划拉下去,其中一个头中顿时滚出一颗晶莹剔透的铁灰色妖兽内丹,而双头鳄巨大的尸体却被那龙鱼一甩尾巴拍到了岸上,轰然落下!

    莫燃皱眉,刚刚解决了一条双头鳄,它身上最具价值的战利品却被龙鱼挖去了,而这只龙鱼才是栖龙海的正主,而且龙鱼的血脉来自于龙,虽然在亲缘关系上扯的有点远,但是它们毕竟继承了龙族强悍的妖兽基因,要真打起来可能会很棘手。

    莫燃和张恪都在静观其变,奇怪的是那只龙鱼将双头鳄的妖丹按在爪子下面,半身立在水中,也低下头看着岸上的莫燃和张恪!一时间巨大的龙鱼和莫燃、张恪诡异的对视起来。

    “咦?”莫燃疑惑的挑眉,忽然发现这只龙鱼除了出现时威风凛凛杀气四溢,之后便显的没什么攻击性了?而且它的气息渐渐凌乱,并无刚才那般压迫了!“它这算什么意思?”

    抢了双头鳄的内丹,不吃,也不来攻击他们,难道还想聊聊不成?

    “它似乎有话要说。”张恪星眸眯起,慢慢的扫视着龙鱼巨大的身体。

    所以说,它是真的想要聊聊?

    正在此时,那凌然站立的龙鱼却忽然倒下了!巨大的身体几乎全部没入了海水之中,被重新聚拢的雾气掩盖得不留痕迹,只有巨大的头颅伏在地上,张开嘴不停的喘息,而一开始那震慑的威压彻底消失无踪了!

    一双漂亮的眼睛半眯着,身体时不时抽搐,看起来很痛苦的样子,口中淌出一大股鲜血,流进了本就被双头鳄染红的海水之中。

    莫燃惊讶,挡开了飞溅过来的海水,打眼看去,却见那龙鱼有气无力的趴在那里,此时的它仿佛随便一个练气期的修士都能杀死这只血脉尊贵的龙鱼!

    “它受伤了?”莫燃惊讶道,随即有些警惕,这里不是龙鱼的地盘吗?迄今为止他们也就只遇到了双头鳄和龙鱼两个高阶妖兽,双头鳄已经死了,龙鱼却是受了重伤,那是谁把龙鱼打成这样的?

    难道不久前他们刚进秘境时见到冰面上残留的大战痕迹,就是导致龙鱼重伤的战斗?

    那么,还有更强的妖兽藏在这附近吗?

    张恪却看了一眼莫燃,然后对那龙鱼喊道:“想必你在水中已经目睹了一切,选择在最后一刻出来拿走了双头鳄的妖丹,既然你知道现在的你不敌我们,又为何要这么做?你有什么话说?”

    那龙鱼稍稍抬起了些眼皮,随着它吃力的喘息,整个海面都在颤动,它看向张恪,巨口微微开合,口吐人言,却是个中气稍显不足的女声,“你们果然与那些凡夫俗子不同……”

    若是一般的修者见到它这样,定会不由分说的杀了它,龙鱼到底有着龙族的血脉,浑身是宝,更别说它还是一只六十多星的妖兽,光是一颗妖兽内丹就能换来一个二等流派的修真家族了!

    可莫燃和张恪却还迟迟未曾动手,莫燃是怀疑另有埋伏,加之她根本没有想到杀了它夺宝这一茬,张恪则是更怀疑这龙鱼心有算计了。

    那龙鱼喘息了一会儿,似是积攒了气力一般缓缓道:“我的确有话要说,而且是有事情托付于你,只要你答应了我,我便将个双头鳄的妖丹拱手送上,我还有一些积蓄,也可以一并送与你,还有我的妖丹,如果要,也可以一并拿去。”

    说完,它口中再次淌出大量的血液,几乎将整个海域都染上了血腥味,可莫燃却惊讶了,这龙鱼的条件开的是不是太好了?

    把别的宝贝拱手送给张恪也就罢了,连自己的妖丹也可以一并挖给张恪?这是什么道理?莫燃惊奇的看着张恪,张恪睨着她,“你那是什么眼神?”

    莫燃却道:“我在想,难道张小爷的花容月貌已经能够轻松折服一条骄傲的龙鱼了?这该不会是嫁妆吧?”

    张恪没说话,可那张俊脸却快速的黑下来了,星眸望着莫燃,直盯得莫燃有点后悔刚才开某人的玩笑,耸耸肩,只好道:“我只是开个玩笑,活跃活跃气氛而已。”

    更何况,她跟张恪两个人摆在这,人家龙鱼却只选了张恪,她能不奇怪吗?那道她的亲和力真的不如张恪?所以逮不到这种天降横财的便宜?

    直到这时,那龙鱼才看了莫燃一眼,似是察觉到了什么,“我给你的东西你都可以自行处置,也可以送给这个人类,怎么样?想好了没有?”

    那龙鱼似乎在催促张恪,它显的有点着急,莫燃皱了皱眉,这只龙鱼显然是没把她放在眼里,它想谈判的对象只有张恪,而且,那句“也可以送给这个人类”怎么听着那么奇怪呢?好像这里就只有她一个人类似的……

    张恪却愈发漫不经心,对那龙鱼道:“你先告诉我是什么事情。”

    那龙鱼反道:“你先答应我!”

    张恪不说话,莫燃挑眉看着,心想张恪深谙谈判之道,现在是那龙鱼有求于张恪,而且那龙鱼现在没什么危险性,张恪就更没必要答应一个可能会让自己为难的事情了。

    时间慢慢过去,每一秒拖的都是龙鱼,张恪和莫燃则一个比一个悠然,最后还是那龙鱼狠了狠心,道:“在这片秘境当中,有一处山洞埋着轮回之火的火种,整个秘境内外也只有我一人知晓!你们若想得到此火种,就答应我的条件!”

    这一次莫燃和张恪都意外了,来之前几个一流家族的子弟就在策划,如何在短短一个月的历练期间找到那火种的埋藏之地,所有人都费劲了心思,可也只是大致猜出了几个地方而已。

    可现在遇到这重伤的龙鱼,它竟然也知道秘境中有火种存在,而且知道具体地方,更重要的是,它竟然如此肯定,这里的火种是轮回之火?!

    要知道天下异火妖火那么多,能被口口传颂谈之色变的也没多少,这轮回之火就是其中之一!

    轮回之火乃是先天异火,诞生于宇宙初成时陨石飞溅在世间带下的火花,蔓延成火海,后有不同神族的人用其造物,开疆拓土,此火在先天异火中排行第十。

    此火性情温和,但也仅限于跟先天异火中排行前九位的火比较,它应该是所有修者和炼丹师、炼器师做梦都想要的火种!因为轮回之火是最适合炼丹炼器的火!

    修者在晋入融火期时,无论如何都应该融合一种火焰,而有胆识的修者自然瞄准了榜上有名的异火妖火,而轮回之火自然是提升实力的不二之选!

    华夏已经多少年没出现过如此厉害的先天异火了?细数华夏的修者,就算如今炼丹工会和炼器公会中最具盛名的两位大师——佐凤秋和林天二人,也只是一人融合了妖火榜中排名十八的吞天蟒之火,另一人融合了后天异火榜中排名十六的无光城不灭之火。

    此番若是轮回之火现世,定会引起华夏各界一片争夺啊!

    要不你先答应?莫燃盯着张恪,用眼神传递着这样的讯息,轮回之火啊,这买卖绝对值!

    张恪看了看莫燃,又转向龙鱼:“我怎么能确定你说的是真的?”言外之意便是,你说轮回之火就是轮回之火?

    那龙鱼看了张恪一眼,眼神忽然变的有些沉痛,“……因为我的爱人便是死在轮回之火当中!”

    闻言,张恪却是没说话,莫燃也有些意外于这个回答,因为龙鱼一瞬间蔓延的悲伤是那么的真切和压抑,不容人不信。

    这一次龙鱼似乎不愿跟张恪争夺下去了,主动说道:“我之所以要拜托你,一来是我身受重伤,已经药石无医,二来是我身怀有孕,只能保我孩儿诞下,三来,却是我想追随爱人前去,不愿贪生,我要拜托你的事情,便是请你照顾我的孩儿,莫叫他落入人类的毒手。”

    “什么?你身怀有孕?”莫燃忍不住说道,凝眸看去,细细分辨龙鱼的气息,时强时弱,确实像是妖兽分娩时力量涣散之象。

    妖兽,尤其是强大的妖兽,在其分娩时,它的孩儿会拿走它三到六成的修为!所以妖兽在分娩时都是相当脆弱的时候!

    那龙鱼有气无力的嗯了一声,算是肯定了莫燃的问题,它这半天一直趴在海水中,只露出巨大的头,他们竟然一直没有察觉到这一点!

    “这只双头鳄见我力量削弱,想杀我后再夺了这片海,被我打伤至此,它守在这里一个多月,只等我分娩时下手,却不料你们出现……”

    听了那龙鱼的解释,莫燃和张恪算是全明白了,他们算是误打误撞救了龙鱼一命。

    “你先生下孩儿再说吧,你的孩子你自己养岂不是更好?”莫燃皱眉道,妖兽尚有护犊之情,她又非冷漠无情之人,加之想到自己的父母,莫燃自然生出想救这只龙鱼的心思。

    可那龙鱼此时已经极为疲惫,连多看莫燃一眼的力气都没,它还是偏执的看向张恪,“你答应照顾我孩儿,算我求你!”

    莫燃看向张恪,也催促他,“你就答应她又如何?”

    张恪却是瞳孔猛缩,不是因为龙鱼的恳求,也不是因为莫燃的催促,而是因为龙鱼传音入密,通过神识只让张恪单独听到的话:“你作为孔雀神族,同为妖兽,就当可怜可怜我,帮我一次可好?”

    “你是如何得知?”张恪问它,他虽是白孔雀一族,但这个秘密也只有爷爷知道,现在却从龙鱼口中听到了,张恪自然警惕,而且很快便想到,张家的秘密是否泄露,还有莫家的秘密呢?

    那龙鱼的声音更加气若游丝:“我有着龙神族的血脉,能感知到一些远古神族的气息也不意外,况且,你的血脉虽然被封印了,但怕是这封印也在渐渐淡化,不如从前了,所以才能让我嗅到一丝气味……

    我不知道为何你要封印自己的血脉,但你若想继续隐瞒,我倒是知道昆仑雪山长有一种三色莲,食其莲子可掩盖妖兽的气息,你若运气够好能够找到……”

    “我答应你。”见那龙鱼的声音越来越弱,张恪开口道。

    那龙鱼恹恹的眼神顿时一亮!似是惊喜!猛然嘶鸣一声,尖锐的声音夹杂着痛苦和生命最后的绝响,它勉强撑起身体,两条前肢小心翼翼的推出一个被灰色的能量包裹的巨蛋,漂亮的眼睛只来得及慈爱的看了一眼,便深深的闭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