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8. 不容乐观?
    “我能有什么事?你怎么这么问?”莫燃反问柳洋,今天在秘境刚见到张恪和柳洋的时候,他们俩便一脸的讳莫如深,莫燃知道他们两个一定会再找机会问她分开之后的事情的,这才这么晚等着。

    “当然要问!看,就这个山谷。”柳洋从怀里取出一张地图,而他指的地方正是埋着火种的那个山谷,“知道这个山谷的人就张恪、我,还有赵家兄妹,赵恒他们不知道是怎么找过去的,但我是跟张恪一块过去的啊。

    去了山谷之后就联系不到你了,而我们在那碰到了赵恒,他说他跟赵芳菲和赵菁走散了,后来我们又捡到了赵芳菲的身份牌,不知道赵菁和赵芳菲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取了火种打算继续找你,可是找了几天都没找到,只好等到出来再见了。

    可是刚出来就得知赵菁重伤,赵芳菲已经死了的消息,赵家想查,可是秘境绝对不会破例开启的,我现在就想知道,你后来有没有去那个山谷?有没有见到赵芳菲和赵菁?”

    莫燃看着柳洋,柳洋也睁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睛望着她,不过柳洋显得有点着急,并不像莫燃那样淡定,半晌,莫燃挑了挑眉,“柳洋,你这是怀疑我杀了赵芳菲不成?”

    柳洋俊朗的眉毛一皱,“这话不是这么问的,张恪已经跟我说过你的实力了,我不关心赵芳菲是怎么死的,也不关心赵芳菲是不是你杀的,我想说的是,赵芳菲的死赵家和天目山老巫一定会仔细查的!如果你也去过那个山谷,你有没有遇到赵芳菲或者是赵菁?”

    “你也说了,除非十年之后秘境再次开启,否则谁也不可能进入山谷,赵芳菲的死也就无从查起了,现在就凭一个范围,你们就能肯定赵芳菲是被人杀的,而不是遇到妖兽或者是什么陷阱死的?”

    此时张恪在一旁说道:“赵芳菲的身份牌是被我们在谷中找到的,周围并没有丝毫异常,很显然是被人专门放在那个地方的,否则身份牌受到任何程度的攻击都会有记录的,把赵芳菲和身份牌分开,只有人能做到。”

    莫燃没有说话,因为她不知道能说什么。

    张恪却继续道:“我回来之后打听过赵家那边的消息,赵菁的说法是他们被神秘人攻击了,她和赵芳菲分开之后就不知道赵芳菲的下落了,当初为了找火种,我们几乎把整个山谷都找遍了,再也没有我们之外的人出现在山谷里,我只是很奇怪,赵芳菲和赵菁既然也在山谷里,为什么赵恒也联系不到他们……”

    莫燃明白了,水潭下面的溶洞不仅远离地面,而且似乎完全与外界隔绝了,传讯符根本就失去了作用,如果她也去了山谷,那她的情况就跟赵芳菲和赵菁一样了,所以张恪和柳洋才会这么紧张。

    半晌,莫燃忽然笑了一声,“你们两个都这么盯着我干什么?好像我真的杀了人似的。”

    柳洋却拉着椅子凑到了莫燃跟前,“莫燃,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我都说了,你杀不杀人这不重要!赵芳菲算哪根葱啊!可就算你只是见过见过赵芳菲,这也很麻烦,赵芳菲的师傅天目山老巫可是个睚眦必报的主!

    赵芳菲死了,这还是今天历练结束赵芳菲都还没有出现后才被确定的,而赵恒在六天前就已经捡到了赵芳菲的身份牌,也就是说,也许赵芳菲在六天前就已经死了!

    赵芳菲一定是有本命卷轴的,既然赵家没有提前得到消息,那她的本命卷轴就一定是在保存在天目山老巫手里的!而这个时候,天目山老巫或许已经在来京城的路上了!

    所以你知道多着急吗?天目山老巫可不是个守规矩的人,她要报仇,那一定是宁可错杀也不会放过的!修者死的时候会留下很多信息的,我们得知道你是不是安全!”

    莫燃看着柳洋,听他这么说,倒真有点体会到修者的复杂了,怪不得没人敢招惹根基深厚的大家族,这要是杀一个人,估计连凶手的祖坟都能被刨出来,别说是抓到凶手了。

    在柳洋的盯视下,莫燃慢慢道:“赵芳菲是赵菁杀的。”

    柳洋一愣,张恪也很意外,过了一会儿,柳洋一拍扶手,“坏了!所以你还是见到赵芳菲了是吧?而且她被杀的时候你还在现场?”

    莫燃点了点头,其实柳洋的思维也挺强大的,正常人不都应该先关心为什么赵芳菲会是被她的姐姐赵菁杀了吗?或者,不应该是先关心这件事情的真实性吗?

    张恪眉心也不禁蹙起眉,“怎么回事?这种事情怎么被你碰到?你们当时在什么地方?”

    莫燃本来不打算说起这件事的,但没想到这件事远比她想象的严重,而对于张恪和柳洋,莫燃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便把水潭下面的事情说了,当然,她把自己收服了轮回之火火种这一截掠过了,毕竟收服轮回之火火种这么逆天的事情,它比赵芳菲的死更难解释。

    听完,柳洋气的站起身来,脚步急促的踱了几步,胸膛也起伏的厉害,柳洋这人平时嘻嘻哈哈的,其实脾气暴的很,现在就被气的不轻,“他妈没看出赵菁这么婊子!我他妈现在就去弄死她!”

    还是莫燃拦住了她,要不然柳洋真会这么杀上赵菁门去,“你是想跟赵家反目成仇吗?”

    柳洋眉头皱的更紧,“赵家算什么?哥想动就动了!哥就没受过这种窝囊气!惹急了哥,天王老子哥也照样杀!”

    莫燃顿时有点哭笑不得,柳洋现在就跟被点燃的炸药包似的,拦都拦不住,“被栽赃的人是我,又不是你。”

    “这不是一样的吗!栽赃你就是在栽赃我!”柳洋冲口道。

    莫燃一愣,忽然笑了笑,“柳洋,你先冷静一下,你太冲动了。”她真的很高兴,出了这种事情之后柳洋毫不犹豫的站在了她这一边,可引起两个家族的斗争绝对不是她愿意看到的,更何况,她只是把张恪和柳洋的当做朋友,可要是牵扯到他们背后的家族,那就太复杂了。

    柳洋冷静不下来,仍旧是杀气腾腾的模样,却听张恪道:“那你去吧,去杀了赵菁,惹了赵家这个大麻烦,天目山老巫也会很快锁定莫燃。”

    柳洋反驳道:“赵菁不就是断定莫燃不敢公布这件事情才这么猖狂吗?反正我不能忍!怎么着都得让赵菁吃点苦头才行!”

    就在这时,却听莫燃的房门再一次被敲响,莫燃疑惑,这么晚怎么会有人来找她?而张恪已经先一步站起来开门去了。

    来的人是秦歌,原来张恪来之前就已经先让秦歌去找赵菁了,秦歌直接来莫燃这里找张恪,告诉她赵菁忽然离开三河镇了,而且就在刚才!

    秦歌说完后还问张恪他们神神秘秘干什么呢,却被张恪直接轰出门去了。

    “靠!让她跑了!”柳洋气息阴沉,忽然道:“两天后所有人都会离开三河镇,可赵菁连两天都等不了了,她这是怕天目山老巫找过来!我们也不能等了,莫燃,你先跟我回老宅,剩下的事情回去再说!”

    柳洋说着就直接拉住莫燃的胳膊要走,而张恪此时也拉住莫燃的另一只胳膊,“跟我回张家。”

    柳洋争道:“不行,莫燃还没去过柳家,这次跟我回家!”

    张恪没有再争,但是也没有松手,俩人暗中较劲许久,莫燃无语的看了看两人,使了些力气甩开了两人,往后几步坐在椅子上,不慌不忙的饮了口茶,这才道:“不管是柳家还是张家,我都不会去的。”

    张恪眼眸眯了眯,“你不明白天目山老巫的厉害,现在不是你可以任性的时候,你也应该知道,解释不会有用的。”

    莫燃点了点头,“就是因为很清楚,所以我才不会跟你们回老宅,没错,就算天目山老巫查到我这里,她的确不敢进老宅,但我不可能一直待在老宅不出来,更何况,我怎么能知道赵菁会消停?”

    “这些你都不用担心,我会帮你处理好。”张恪却道。

    莫燃看向张恪,“张恪,你没有明白我的意思……修炼的世界就是这样的,不管是赵菁还是天目山老巫,我不可能永远都不会遇到,也不可能永远都躲在老宅,有些事情我必须自己处理。”

    张恪抿着唇,柳洋却急道:“为什么不可以?只要有我在,你就可以永远躲在老宅!”

    莫燃没有接柳洋的话,柳洋才是那个天真的人,莫燃只是看了看张恪,张恪应该知道她想的是什么,她只道:“既然赵菁已经走了,那我也不能继续待在这里了,先回城内,我要去跟艳三娘道个别。”

    “好!马上走!”柳洋道,只是他没问,莫燃是忽然想通了要去老宅,还是她打算去别的地方……

    三人连夜回了城内,第二天上午九点多的时候,张恪开的车停在艳三娘别墅门口,他给莫燃打开车门,道:“我等你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