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0. 操心的两人
    “莫燃你哪里受伤了?严重吗?你躺下我瞧瞧!”柳洋一进门就按着莫燃往床上躺,莫燃则完全的无语了,心想苏雨夜走之前那一句话就简直陷她于水深火热。

    “柳洋,柳洋!”莫燃叫住有些魔怔了的柳洋,有些话已经冲到了嘴边,莫燃无法再咽回去,她反握住柳洋的胳膊,道:“柳洋你别这样,有些事情是必须我自己去做的,我不可能做一个逍遥自在的散修,混迹在世俗界里吃喝不愁!”

    柳洋被莫燃拔高的声音说的愣住,一双晶亮的眼睛近距离的看着莫燃,看到那双狭长的眼睛里闪耀着无比的认真和冲动,柳洋久久都未动。

    张恪就站在床榻边上,也在看着莫燃,洁白的羽绒衣敞开着拉链,帽檐上的绒毛轻轻飘动,张恪修长的身形一动不动,那双眼睛愈发深邃。

    半晌,柳洋抿了抿唇,只道:“我知道,那我看看你的伤还不行吗?”

    带着些轻描淡写,许是柳洋不愿意去挖掘,眼眸轻轻垂下,松开了莫燃的手。

    莫燃也平复了一下,她不想看到柳洋和张恪,不单纯是因为两人对她肯定会有的责备,她知道那是出于关心,可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不敢,她不想让这些关心成为她犹豫的原因,她要做的事情太多了,即便是朋友,她也没理由让张恪和柳洋掺和进来。

    他们有着华夏几乎所有修者可望而不可及的身世,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她要走的路,也许无法跟他们并肩。

    “我没事,之前受了点伤,现在已经好了,你们不用担心。”莫燃慢慢道。

    “那你去无双城遇到什么麻烦了吗?”柳洋又问,好像刚才那一瞬间的凝滞没有发生过一样,柳洋和张恪果然没再追究莫燃的伤势,各自坐下,聊起了分别之后的事情。

    莫燃把在无双城遇到方老大和何金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只是被她那么讲出来,当初那些惊心动魄的瞬间完全没有了,要多平淡有多平淡。

    张恪看向莫燃,那双眼睛里的深邃好像是在努力拼凑真实的画面一般,半晌笑了笑,“所以你跟飞蛇佣兵团结仇了?”

    莫燃点了点头,“是啊。”

    “怪不得苏小叔让顾团长把东北镇的佣兵任务暂时都放手,让飞蛇佣兵团去揽便宜了,原来是在阻止他们来地下城,飞蛇佣兵团可不是个小角色,莫燃你这个麻烦惹的可不小。”

    柳洋恍然大悟道,顾兴昌的天龙佣兵团和飞蛇佣兵团向来是死对头,或许从名字上就能看出来了,一个在天之龙,一个在空之蛇,两个佣兵团之间的较量从来就没有停止过。

    不过飞蛇佣兵团本身的名声便不太好,所以在四大佣兵团里,隐隐处于被隔离的状态,近些年来,飞蛇的动向越来越偏离佣兵团的宗旨,做了些见不得光的事情,从方老大这样的小队上面就能看出一二,飞蛇的名声已经日渐衰退了,现在甚至有不少人只认三大佣兵团,而不认四大佣兵团了。

    张恪忽然问:“那你打算怎么办?”

    “那飞蛇怎么办吗?”莫燃问道,见张恪点了点头,便道:“已经惹了,那就走一步看一步,至少在地下城期间,我不用想这件事。”

    张恪笑了笑,没有说话,看吧,莫燃就是这样,即便惹上了天大的麻烦,在别人也许会惶惶不可终日的时候,她却如此轻描淡写,即便她眼前坐着完全可以信赖的人,她也不会向他们寻求帮助。

    张恪真的很想问一问,到了现在,你都不愿意向我开口吗?可他没有,因为他很清楚,这种话问了也是白问,只会徒添尴尬。

    “赵恒赵菁是怎么回事?”张恪又问,莫燃方才在席上的表现已经很清楚了,莫燃对所有人都是不冷不热的,很少会直接的表现出对某个人的讨厌,因为只要不触犯她的底线,她不会真的把某些人放在心上。

    可她对赵恒赵菁可算得上讨厌了,甚至是厌恶。

    “对啊莫燃,你好像很讨厌他们似的,虽然赵家的人都不怎么样,但是你好像跟他们没什么往来吧?”柳洋也奇怪道。

    莫燃垂眸,想了想,还是将在秘境内的事情说了。

    “什么?赵菁竟然如此心狠手辣?她竟然还想陷害你?莫燃,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不早点说?怪不得赵菁那个贱人从秘境刚出来就溜回赵家了!

    对了,你从秘境出来之后就直接离开了京城,有一大半原因是为了躲避天目山老巫吧?”

    柳洋顿时激动的站了起来,方才在得知莫燃跟飞蛇佣兵团结了仇他还没有这么暴躁,现在却是气的坐都坐不住了,这种黑锅背的太憋屈了!

    “不行,遮了面顶个屁用!本命卷轴会把赵芳菲死前周围的一切都记录下来,就连一个人的气息都能记录清楚!赵菁肯定还留了别的后手,她就是想让你把这个黑锅彻底背下!

    赵家那种破烂家族,赵恒的爹只爱美色,娶的老婆就有几十个,孩子活下来的却不多,家里的烂事儿一大堆,本以为赵恒就够变态了,没想到赵家的女儿也一样龌龊!”

    柳洋气的直骂人,“杀了赵菁算了,这种蛇蝎女人留着只会制造麻烦,天目山老巫这一关迟早都要过,没必要跟赵菁浪费时间!”

    天目山老巫的修为据说已经是历劫期了,而且她又是修习诅咒之术,她想要找一个人并且杀一个人,都是易如反掌的事情,这跟飞蛇佣兵团太不一样了。

    莫燃就算跟飞蛇结仇,他们也有很多办法可以跟飞蛇抗衡,飞蛇也没有那么大的能量在短时间内把莫燃找出来。

    可面对历劫期的天目山老巫,他们很可能防不胜防!如果天目山老巫找上了莫燃,那莫燃岂有还手之力?这样的假设柳洋想都不敢想。

    “莫燃,从现在开始,你要一直跟我和张恪待在一起,我不管你要做什么事情,天目山老巫不是那么好忽悠的,在这个大麻烦解决之前,你都不能离开我们的视线。”

    柳洋这么说了一大堆,张恪没有反驳,那就是同意了吧,而柳洋也不等莫燃的反应就转而跟张恪商量了。

    “爷爷说事情有变是不是因为天目山老巫?”

    “也许,赵菁来的肆无忌惮,她一定还有所准备。”

    “那更不能等了,今天晚上就杀了她得了,我不信赵家敢有什么大动作。”

    “以我对赵恒的了解,他也许是跟赵菁站在一条战线上的,赵菁的舅舅前不久晋级到了元婴期,赵菁在赵家的话语权直线上升,而赵恒会选择对他有利的一方,我们要去杀赵菁,今天晚上定是不成,赵恒和赵菁都会有防备。”

    “可我咽不下这口气……”

    柳洋和张恪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很严肃的在她面前商量起了如何保护她的事情,莫燃几度试图插嘴,可都被两人的‘没空听你说’的眼神瞪回来了。

    莫燃无语的看着二人,好歹他们讨论的事件主人公是她啊!难道不需要听听她是怎么打算的吗?

    赵菁要杀,天目山老巫要防,她又不是不要命了,一点防备都没有就四处乱晃。

    两人的话题越来越深,很多事情连莫燃都听不懂了……

    莫燃往床上一趟,双手垫在脑后,一边听着两人说话,一边等着帐篷的顶上,后来实在无聊,就闭上眼金假寐了,只是这一闭眼,没过多久竟真的睡着了。

    路上走了快一个月,每天都是天刚亮便上路,夜完全黑下来才会休息,睡觉时不敢真的睡着,许是此刻的环境真的太安逸了,莫燃睡的很沉。

    直到莫燃的呼吸渐渐平稳绵长,张恪和柳洋的声音才同时停下,两人看了看莫燃,张恪去拿了一件薄毯盖在莫燃身上,看着莫燃安静的睡颜,面色不由的和缓了起来,心中也多了些踏实的感觉,竟有些不想走了。

    点头一看,却见柳洋刚刚脱了莫燃的鞋袜,现在正看着那双洁白的玉足发愣呢,张恪脸色一沉,想到之前柳洋还借题发挥摸了莫燃好久的小手,随手便拿被子盖上了莫燃的脚,柳洋这才回过神来抬头看他,只是那眼神还有点呆。

    张恪提着柳洋的后衣领就出去了,一直出了门外走出老远,柳洋才挣开,“你拉我干什么?我还想给莫燃守夜呢。”

    张恪却道:“如果你控制不住自己,只会把她逼的远离你。”

    这突如其来的话说的柳洋一愣,他站在雪地里,看着张恪一步步走回他自己的帐篷里,柳洋才忽然打了个寒颤追了上去,进门之后便道:“我哪里控制不住自己了?你不要乱说。”

    张恪没有说话,他脱了羽绒外套,只穿一件白色的毛衣坐在地毯上拨弄炭火。

    安静了半晌,柳洋几次欲言又止,不知道什么时候,莫燃成了他们两个最多的共同话题,也成了他们之间一聊便真空的话题。

    ------题外话------

    今天下午有事,晚上回来努力二更!(⊙v⊙)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