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1. 天目山老巫!
    “我只是想多了解她一点,又没做什么越界的事情,你是吃醋吧。”半晌,柳洋半躺在地毯上,不怎么服气的说道,“因为你做不到像我这么自在,莫燃喜欢避着你,可她喜欢跟我玩,所以你吃醋。”

    张恪的动作顿了顿,烫红的铁锥停在火盆里,他无所谓的笑了笑,“你愿意这么想也行。”

    “就你会玩深沉……”柳洋嘟囔道,枕着胳膊发起了呆。

    只有炭火不时发出呲呲的声音,许久,柳洋才看似没头没尾的说了一句,“如果莫燃没有出现,我也不会是现在这样,但没有那样的如果。”

    ……

    第二天,莫燃醒来的时候外面已经很热闹,莫燃看了看旁边,柳洋和张恪早就不在了,这一觉睡得可真沉……

    莫燃伸了个懒腰坐起来,正想出门看看,可张开门就看到张恪端着一个托盘站在门口,他穿着白色的毛衣,俊脸更加白皙如雪,嘴角带着他标志性的浅笑。

    莫燃的视线从张恪脸上移到他端着的托盘上,一杯热牛奶,两个三明治,“你怎么知道我起来了?”

    张恪却道:“并不知道,我这已经是第三次来了。”

    这是在嫌弃她起的太晚吗?莫燃道,“那真是辛苦张小爷了。”

    “既然知道,那就快让开路。”

    莫燃撇了撇嘴,往旁边站了站。

    张恪把托盘放在桌子上,看着莫燃把东西吃完才道:“之前你做的任何决定我都不会说什么,但这一次你必须听我的,地下城此行是几大家族的大动作,事关重大,你必须相信我。”顿了顿,张恪又道,“还有柳洋。”

    “难道苏雨夜不能信?”

    “不要打岔。”

    “我知道了,既然劳驾张小爷说了,那我不敢不从。”

    “以往你说不敢,我也没见你真的不敢。”

    “……你都说过去的事不提了。”

    张恪看着莫燃,抬起手伸向莫燃,莫燃一躲,“开个玩笑而已,你不会真打人吧?”

    张恪皱了皱眉,拇指在莫燃嘴角抹了一下,原来是帮她擦了一下番茄汁,然后慢悠悠的拿纸擦掉了,“如果要打你,我早就打了,也不用等到现在。”

    莫燃无语,自己在嘴边抹了抹,看吧,张恪承认他想打人了,跟他待在一块很危险!

    这时,外面传来一阵喧闹的声音,莫燃看向门口,“怎么回事?”

    “出去吧,可能是我们等的人要来了。”张恪并不意外的站起来道。

    二人走出门去,却见人群向着一个方向聚拢过去,人太多,挤来挤去的,张恪回头看见莫燃没跟上来,退回去几步,直接拉着莫燃从众人头顶飞跃过去,落在了最前面。

    “莫三爷?”莫燃诧异出声,一眼便看到众人簇拥的几个老者,莫三爷一身灰色的中山装,精神奕奕,正在与旁人谈笑,而他旁边站着的正是秦正治、柳光华,莫燃看了看张恪,这三个老头子都来了,那他们几个家族此去地下城可就真的不简单了!

    张恪垂眸看了看莫燃,仿佛在说这下相信他说的话了吧?

    莫燃本来是不想蹭过去的,三个前辈,这里所有人都在都小心对待,可张恪硬是把她拉到了三个老者面前,见是张恪,旁人自然让路了。

    莫燃看着笑意盈盈的莫三爷,道:“三爷爷别来无恙?”

    莫三爷见到莫燃时那双精明的眼睛也亮了许多,露出些真实的笑意,“好,我倒是很好,只是你这丫头跑的野了,还记得我这个三爷爷啊?”

    莫燃道:“当然记得,不管走到哪,都不能忘了三爷爷。”

    莫三爷哈哈大笑,“你这丫头就是会说话!”

    莫燃也跟着笑,柳光华摸了摸自己的小胡须,虽然头发尽白,但是面色红润,一看就是平时过的挺乐呵的,“在老宅的时候就说要见见这个丫头,一直没机会,没想到在这见到了,你叫莫燃是吧?老头儿我见你一面可真不容易,上次都专门在莫三爷屋里等了,张恪小子却带回来消息说你出去历练了。”

    莫燃看向柳光华,他的身形偏瘦,用玩笑的语气说着,并不会叫人紧张,莫燃知道秦正治和柳光华早已卸下家中事务多年,云游在外,被他这么一说,众人看莫燃的眼神明显比较古怪起来,恐怕都在想莫燃是什么来头,这派头似乎有些太大了。

    莫燃忙笑道:“柳老前辈这话真是折煞莫燃了,如果知道您有时间见我,我一定亲自登门。”

    柳光华却大笑一声,“那多没意思,我一个糟老头子,是我好奇你,哪能让你登门见我,那才不妥,不妥哈哈。”

    柳光华当真是心无旁骛,没有多少前辈的架子,莫燃正想着这老头儿也太大方了点,柳洋就在一旁碰了碰她的胳膊,小声道:“没错,他就是一个糟老头子,你不用跟他客气,跟普通的老头儿没什么区别。”

    柳光华脸一黑,“你这小子!说的再小声我也能听到!有你这么说你爷爷的吗?”

    柳洋撇了撇嘴,一点都不怕秦正治,“你不也是这么说自己的吗?你不是说你就是一个糟老头子吗?”

    柳光华却插着腰喊道:“老子自己可以说,你就不能说!”

    柳洋往后躲了躲,但是嘴上却没认输:“你是我爷爷,不是我老子,你别乱了辈分!”

    柳光华一撸袖子,气的想打人,“你这小子皮痒了是吧?”说着就追着柳洋去打了,柳洋在众人面前转了好半晌,口中嚷嚷着“说不过就打人,有你这么暴躁的老头子吗?”

    众人被一老一少转的眼晕,没一会,两人就跑远了,而众人则有些风中凌乱,所以传说中德高望重的柳老爷子……其实就是这样的?真的不是假冒的吗?

    莫燃也看的一呆,柳光华这脾气还挺暴,不过,柳洋好像也完全继承了柳光华的脾气。

    “三位老祖还是里边请吧,外边天寒地冻,有事情到帐篷里慢慢说。”苏雨夜适时的打破沉默,微笑着建议道。

    一行人这才走向帐篷。

    莫燃走在张恪旁边,正要说话,却忽然听得一声鹰啸,高亢洪亮,那声音飞速的接近,莫燃抬头一看,便看到一直巨大的飞行妖兽在空中张扬的盘旋了几圈,然后猛的俯冲下来!

    “轰——”

    那妖兽停在了一块巨大而尖锐的岩石上,猛的收起了翅膀,这一连串的动作掀起了地上的积雪,顿时一大片厚厚的雪朝着众人打了过来,半晌才歇!

    莫燃收回了防御结界,看向那个异常瞩目的妖兽,是个九十二星的卷云雕,那卷云雕目光犀利的扫视着众人,众人顿时都警惕起来!

    莫燃却看向站在雕背上的人,是个驼背的老妪,拄着一根歪歪斜斜的枯木拐杖,距离那么远看不太清楚,但能感觉到那老妪也在扫视着众人。

    张恪忽然向莫燃身前靠了靠,隐隐挡住了莫燃,莫燃却看着张恪的背脊,挑了挑眉。

    “这不是天目山老巫吗?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从东北镇的深山老林大老远来这里,真是好兴致啊。”柳光华忽然扬声道,刚才还不知道在哪追着柳洋打呢,现在却是身形一闪,从卷云雕前掠过,再回来时,手里已经多了一簇灰褐色的雕毛。

    那卷云雕忽然被挑衅了,朝着柳光华尖锐的啼叫一声,巨大的翅膀猛的扇动了一下,似乎想飞过来报仇,但是被天目山老巫抬了抬拐杖制止了。

    原来,是天目山老巫。

    怪不得张恪紧张,莫燃稍微错开一点,淡淡的看去,那天目山老巫一动不动的站在卷云雕背上,检视一般的眼神在下方掠过,在某个方向微微停了一会,莫燃看去,正是赵菁所在的方向,但是很快就移开了视线。

    也不知道她看的是赵菁,还是单纯在看赵家人。

    莫燃收回了视线,一动不动的站在张恪背后,心里却什么都没想,不管天目山老巫看没看到她,也不管她能不能认出她,莫燃都无心去想,兵来将挡,水来土屯。

    结果,天目山老巫的视线转到了别处,一个沙哑的声音传来:“柳光华,如今都老掉牙了,你还是跟一只猴子一样,喜欢上蹿下跳。”

    那声音带着一股子诡异的感觉,讽刺的意味不言而喻。

    柳光华却大笑,“那说明老头儿我身体好,就不像老巫你,老的跳都跳不动了,只会坐着这只笨雕飞来飞去。”

    天目山老巫身形一闪,瞬间到了柳光华对面,柳光华仍然笑着,眼神却犀利了很多,“哈哈哈,老巫何必急着证明自己腿脚也好呢?用不着这么认真,我也就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

    天目山老巫一手背在身后,一手拄着拐杖,驼着背,个子矮了一大截,花白的头发只在后脑勺处挽了个髻,用一根并无

    特色的木簪簪了起来,脸上都是一道道的褶子,如她的名声一般,这形象也极是诡异。

    却见她看了看柳光华、秦正治和莫三爷,道:“地下城这里热闹的很,劳驾你们三个亲自下去,我寻思多年不见,就来见见老朋友,怎么,三位莫不是不欢迎我老婆子?”

    ------题外话------

    叮!不靠谱的二萌送上了二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