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2. 梦不是梦,家还是家
    莫燃诧异,那人斜靠在栏杆上,俯瞰着下面热闹的街景,白衣翩翩,潇洒之极。

    “姐姐,那不是江潮哥哥吗?”莫伊伊扯了扯莫燃的袖子。

    正在这时,江潮却将酒杯放在一旁,翻身从楼上跃了下来,白衣翻飞,引的不少女子痴迷的看过来,折扇啪的打开,嘴角轻笑,“别来无恙啊?”

    见到如此熟悉的动作,听到如此熟悉的声音,虽然那张脸又变了伪装,可莫燃仍然发自内心的笑了,“别来无恙。”

    “呵呵……”江潮细细看了看莫燃,“若非有伊伊羽飞在,我都不敢确定这是你了,上次一别也不过几个月而已,你的变化怎么这么大?啧啧,天下第一美人应该易主了。”

    莫燃也笑,“对,你这天下第一美人的位子应该让给我坐几年了。”

    没错,大齐王朝的天下第一美人可是个男人,而非女人,而这个男人还正是眼前的江潮。

    只是此时江潮脸上做了些小伪装,只是稍稍改变了些许,便将那祸国殃民一般的脸遮住了,否则顶着那样一张倾国倾城的脸上街,今晚又如此热闹,姑娘们不用顾忌平日的矜持,见到那样的美男子定会酿成惨祸的。

    “这种虚名,你想要就拿去好了。”江潮说着看向莫伊伊,摸了摸她的头顶,“小伊伊你说说,你是怎么认出我的?”

    莫伊伊道:“咯咯……江潮哥哥每次都折腾这张脸,让伊伊说,除非你弄成路边的乞丐那样,伊伊才可能不认得哦。”

    江潮却慢慢笑了,“小伊伊不懂了吧,折腾这张脸是为了清净,可要扮成臭哄哄的乞丐,让自己不痛快,可是得不偿失。”

    莫燃也笑,江潮是个很有品味的人,一举一动都像是艺术,他生下来好像就是为了享受,整日游于山水,想停便停,想走便走,想逮住他还真不容易。

    所以在这山下的小镇看到江潮,莫燃才觉得不可思议,“你怎么跑这来了?”

    莫燃和江潮并肩走在街上,江潮一手拿着折扇,为莫燃挡开偶尔拥挤的人群,走的不急不缓,一双桃花眼慢慢的掠过道旁的小摊,闻言笑了笑,“在莫家庄山下,自然是等你。”

    “等我?我可不信,谁知道你从哪晃过来的,再说了,你又不是找不到莫家庄的山门,还需在这里苦等?”

    “唉……”江潮状似无奈的叹息,“你问了,我回答了,可你又不信我。”

    “你还觉得委屈?你的信誉是被你自己折腾没的,我都被你戏弄过多少回了,早已百毒不侵。”

    “唉,这也是我的错……”

    二人一路漫步到放河灯的地方,江潮瞧了瞧莫燃手里的河灯,微微挑眉,“你要放河灯?”

    “不然我拿着玩吗?”

    闻言,江潮走开一会,再回来的时候手里已经多了一盏河灯,而莫燃刚刚将河灯里的蜡烛点燃。

    “姐姐我们一起放吧,这样我们的心愿也能一起到达月神那里!”莫伊伊充满天真的说道。

    “好啊。”莫燃道,又看了看江潮慢悠悠点亮河灯,见他河灯里并没有小字的影子,便问:“你没有写心愿吗?”

    江潮却道:“心愿在心里,放河灯应个景。”

    莫燃耸了耸肩,其实她更相信江潮根本没有心愿,虽然他还很年轻,但是他一直都是过着自己想过的生活,随心所欲,要说洒脱莫燃不信还有谁能比得过他。

    当年他心血来潮去考科举,一路考到殿试,摘得探花的桂冠,皇帝本想委以重任,可他却胆大包天的跟皇帝打了个赌,他离开长安,三年,如果三年皇帝能想出办法让他踏进长安,那他这辈子都愿意俯首称臣,为朝廷鞠躬尽瘁,可如果皇帝没有想出办法,三年过后,他赢,他自由。

    且不说这世上有多少人是挤破脑袋都想出相入仕的,敢跟当朝皇帝打赌的也没有几个,遑论一个江湖中人,可皇帝却偏偏答应了,而江潮的名字也从此更加如雷贯耳。

    当初莫家庄出事的时候,江潮和皇帝的赌约也即将到了时限,不知道后来……谁输谁赢了。

    “呵呵,你不放河灯,盯着我看什么?”江潮笑了笑。

    莫燃有点恍惚,摇了摇头,“我没看你,只是正好发呆而已。”

    江潮点了点头,“嗯,看着我发呆而已。”

    莫燃瞧着他嘴角的笑,还有那戏谑的语气,便知道他这是在取笑他,她发呆什么时候不能发呆,非要在这个时候,看着谁不行,非要看着他?

    “姐姐,快放河灯吧,不然那边的河灯要飘过来了。”莫羽飞说道。

    前面有一座桥,名叫月亮桥,传说河灯钻过了月亮桥,河灯上的愿望就会被月神带走,所以越靠近月亮桥,人就越多,因为人们都希望自己的河灯能顺利钻过月亮桥。

    “姐姐,我放不下去。”莫伊伊着急的唤莫燃,她的力气小,拿着竹竿的手晃晃悠悠的,河灯都快被翻进水里了,莫羽飞正想帮她,莫燃却已经过去了,从背后握住莫伊伊的手,帮她一点点的把河灯放下去。

    江潮向那边看了看,却见莫燃因为侧着身体,半个身体都探入了河岸,一头银发倾斜而下,暖黄色的灯光跳跃在上面,异常好看。

    江潮的视线收回,微一垂眸,便看到莫燃放在原地的河灯,河灯的内壁上有莫燃些的字,被灯光拉的变了形,晃晃悠悠的投影在对面。

    慢慢的拼凑,依稀拼出了她写的东西,‘梦不是梦,家还是家——’

    “耶!伊伊的河灯放出去了!姐姐和哥哥也快放,我们的河灯要一起过桥!”莫伊伊高兴的站起来欢呼。

    莫燃走了回来,挑着自己的河灯去放。

    莫燃往年也放过河灯,但是从来没有如此认真过,她不知道有没有什么月神,她只是希望心想事成。

    眼睛一直盯着河灯在水中飘飘荡荡的钻进了桥底下,莫燃起身,穿过人群挤到了月亮桥的另一侧,在一大群河灯中寻找她的河灯。

    “在那。”江潮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他身后,他的手越过莫燃的肩膀一指,莫燃看去,果真是她的河灯……

    “我的也找到了!在那!哥哥你的河灯呢?找到了吗?”莫伊伊高兴的直叫。

    莫羽飞也笑了笑,“找到了。”

    “江潮哥哥,你的河灯呢?还没找到吗?”见自家哥哥姐姐的河灯都已经找到了,只有江潮没有说话,莫伊伊主动关心道。

    江潮仿佛这才去找自己的河灯,可是一样的河灯太多了,他又没做什么标记,还真找不到了,江潮倒是并无所谓,可是莫伊伊却挺为他着急的,“那怎么办?江潮哥哥的愿望是不是实现不了了?”

    江潮却笑着摸了摸莫伊伊的头顶,“不会的,如果哥哥的不见了,你姐姐的河灯也会帮哥哥把心愿带到的。”

    莫伊伊天真道:“啊?那怎么行?一个河灯怎么能带两个人的愿望?”

    江潮笑了笑,没有说话。

    放了河灯,一会儿还有酒会,可是莫燃带着自家弟弟妹妹,就不去那种地方了,更何况,那种场合都是年轻男女互诉衷肠的地方,这样的机会一年也只有一次,莫燃从来没有感兴趣过。

    回到跟莫云枫他们约定好的酒楼,琪琪格南琴刚一见到多出来的江潮就认出了他,“这不是少盟主吗?月神节不去万寿山,怎么来这小镇子了?”

    江潮那点伪装对于琪琪格南琴来说太小儿科了,江潮算是莫燃为数不多的之交好友,琪琪格南琴不喜欢江潮的父亲,曾经还大打出手过,不过却挺欣赏江潮的,而江潮也自有一套他自己的处事方法,虽然他的父亲是武林盟主,可是与他相处过的人,都会把他本人和他父亲分的很清楚。

    江潮捧着扇子跟莫云枫和他的三位妻子见了礼,这才笑道:“万寿山的月神节虽是天下之最,但小镇的节日也别有风情,况且,小镇还有有趣的人,在万寿山见不到的人。”

    琪琪格南琴捂着嘴笑了笑,紫色的指甲格外抢眼,“呵呵,哪里有有趣的人?我怎么没有看到?”

    江潮却淡笑:“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莫庄主和三卫夫人,莫燃和两个弟弟妹妹,对姜潮来说,都是有趣的人。”

    莫伊伊一直专心的吃桌子上的甜点,这时却忽然插嘴,“江潮哥哥说谎,刚才你还说是在这里等姐姐呢。”

    “呵呵……”这次却是莫燃笑了,瞥了一眼江潮,似乎在说你的骗术被小孩子识破了。

    “是这样吗?”琪琪格南琴却非要追问。

    面对大家的视线,江潮似乎投降一般道:“等莫燃是真,想见诸位也是真。”

    莫伊伊却又一次天真的拆台了,“伊伊的小表妹今年三岁了,小姨每次问她最喜欢谁的时候她就会说小姨,姨丈每次问他的时候她又会说是姨丈,姜潮哥哥,你现在就像伊伊的小表妹。”

    顿时一桌人都笑了,姜潮握着扇子,看众人笑的开心,摇了摇头似乎认栽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