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3. 不愿选择
    这天,莫燃跟莫云枫坐在庭院里喝茶,本是闲来无事聊聊,可莫云枫说着说着就说道了莫家庄的事情上面。

    “小燃,你爹年纪大了,莫家庄迟早都是你的,你就早点当家,也好早点适应啊……”莫云枫装出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每次说到这个话题的时候,莫云枫恨不得把这辈子的演技都用上。

    莫燃看了看自家爹爹,慢悠悠的说:“从哪能看出爹爹你年纪大了?到现在你出门都会迷倒一大片小姑娘,你还想再我面前狡辩。”

    莫云枫忽然一咳嗽,“这种话不要乱说,你爹从不招摇过市!”

    莫燃看了看在堂内坐着打牌的三位娘亲,耸了耸肩。

    “爹爹年纪大了,你就……”莫云枫似乎还想接着说,莫燃却直接打断他了,“爹爹不用再多说了,我才回来没几日,您要再这样,明天我就得收拾行礼走了。”

    莫云枫眼睛一瞪,“又威胁你爹!”

    莫燃笑了笑,像是看穿莫云枫的小把戏一样,晃悠着离开了,莫云枫却无奈的很,自家女儿油盐不进,天下第一庄的庄主,他竟然相送都送不出去!

    “还躲在那干什么?出来吧。”莫云枫忽然说道。

    而在他话音落下之后,大树后面慢慢走出了莫羽飞,他看了看莫燃离开的方向,忽然道:“爹爹,羽飞来做庄主吧。”

    莫云枫却是一拍桌子,“胡闹!莫家庄是你姐姐的,只有她能做庄主!”

    莫云枫的语气有些严厉了,莫羽飞被吓了一跳,却仍然道:“姐姐不想做庄主,我做了庄主,莫家庄也还是姐姐的!”

    被莫羽飞坚定的声音说的一愣,莫云枫看向他儿子,少年脸上带着不符合年龄的沉稳,莫家庄没有重男轻女的思想,当年郑雨薇生莫燃的时候又是几经波折,母女险些一同丧命,那时莫云枫便决心把最好的一切都给莫燃,也舍不得让自家三个妻子再受生育之苦了。

    而后来齐素素怀孕的时候,郑雨薇更是悉心照料,有她这个神医在,齐素素生莫羽飞和莫伊伊的时候都无比顺利。

    莫家只有莫羽飞这么一个儿子,可是齐素素也不让莫羽飞去动庄主的心思,莫家孩子都心性正派,莫云枫也了解自家儿子,虽是小小年纪却心思玲珑,很为他人着想。

    莫燃和两个弟弟妹妹之间的关系又极好,莫云枫从来不担心家里会出现内斗,乍一听到莫羽飞说要当庄主,下意识的怒了,可刚刚说完话的功夫,他就知道误会了自家儿子了。

    莫云枫只好叹了口气,拍了拍莫羽飞的肩膀,“羽飞还小……”如果莫燃一直不同意接手庄主的事情,他就只能在这个位子上多坐几年了……

    莫羽飞秀致的眉毛微微皱起,想起了那天月神节时他的愿望——快点长大,如果真的可以,他真想立刻就长七八岁。

    而此时,从莫云枫那里离开的莫燃漫无目的的在庄子里晃,脚下踢着一个石子,天知道刚才在莫云枫说起继承莫家庄庄主之位的时候她又多紧张,用了多大的力气才让自己若无其事的用平常的语气来回答。

    曾经,莫家庄出事就是在她继承庄主的那一天,那天莫家庄宾朋满座,莫家人更是悉数到场,热闹非凡,可也是那天,进入莫家庄的人没有一个或者离开的……

    莫燃重新回到了大齐王朝,重新回到了莫家庄,这里的一切都真实的不可思议,可唯独无法探究的是时间……

    这么多天以来,莫燃一直不清楚现在的大齐王朝到底是什么时候,是她十八岁之前,还是她十八岁之后?

    亦或是,她记忆中莫家庄出事、她的灵魂到了华夏才是梦?

    不!一定不是!这个念头刚刚出现,就被莫燃否定了,曾经经历的一切都那么熟悉,怎么可能是在梦中!

    “都到了门口,怎么不进来?”正在莫燃心中混乱无比的时候,一个清凉的声音传来,犹如清风。

    莫燃抬头看去,她现在竟然正好站在江潮的院门口,他敞开着院门,坐在树下小憩。

    莫燃走了进去,却见这久无人住的小院已经换了一副面貌,走廊上吊了一排的盆栽,院子里也多了许多花卉,到处都是干净整洁的感觉,树下放着两个躺椅,江潮一袭白衣卧在躺椅上,桌子上的茶冒着缕缕热气。

    莫燃根本不用猜也知道,这院子都是姜潮亲自布置的,作为莫家庄的客人,莫家庄自然不会亏待了江潮,也不会给他少配了下人,可是江潮从来不用下人,所有事情都是亲力亲为。

    用他的话来说,自己的生活,要自己动手才有情趣。

    江潮就是这样,不管把他放在哪里,他都是这般自在,莫燃从来没有见过他为什么事情发愁过,即便是见过了很多修者,莫燃也依然觉得,江潮这样才是真正快要成仙的人。

    莫燃默默的在另外一个躺椅上坐下,眼眸看向头顶绿色的枝丫,透过浓密的树叶是斑驳的阳光。

    江潮的视线一直追着莫燃走过来躺下,才给她倒了杯茶,“这次见你,怎么心事如此重?”

    “这都被你看出来了。”莫燃道。

    “我眼睛又不瞎。”江潮笑。

    莫燃沉默了一会,却忽然坐了起来,端起热茶喝了一杯,“你能看出来,爹爹和三位娘亲也能看出来……”

    “所以,到底是什么事情?竟能将你困扰至此,这可不像我认识的莫燃。”

    “你认识的莫燃是什么样的?”

    江潮端详着莫燃看了一会,笑道:“有时候像水,有时候像火,像水的时候宁静致远,像火的时候焚天炽地。”

    “你说的如此抽象,我不懂。”莫燃却道。

    江潮笑了笑,“我认识的莫燃,不论是水还是火,都不会摇摆不定。”

    莫燃握着茶杯的手一顿,两秒钟后才慢慢将水递到唇边。

    也许,江潮说的对,她是在摇摆不定,一面是她内心深处最渴望的家,一面是残酷的现实,让她在这之中做出选择,她做不到……

    莫燃看向江潮,那张足以让天下女人都羞愧的脸近在眼前,上挑的桃花眼,本该满是风情,可他眼中却尽是悠远,一颦一笑都叫人赏心悦目,左眼角处一颗褐色的泪痣更似神来一笔,让那张完美的脸更加生动无比。

    江潮自来到莫家庄之后便不再伪装,他的别院跟前也不需要下人伺候,因此,即便有不少丫鬟想一窥天下第一美人的容颜,也不得门路。

    “江潮……”莫燃忽然唤了一声。

    “嗯。”江潮漫不经心的应道。

    “我们很久不见了。”莫燃低低的说道,近乎呢喃,她跟江潮分别于继承莫家庄的前一个月,他们喝了一顿酒,莫燃还说,下次江潮见她的时候就要改口叫莫庄主了。

    仔细算算,应该快两年了,而且,她以为这被子都不会见到江潮了,虽然江潮总道,江湖来去,原本一人,她也是这样想的,可再度见到江潮,莫燃却不愿意就这般永远不见了。

    闻言,江潮修长的手指轻捻,大拇指,食指,中指,无名指,“四个月又两天,这算很久吗?”

    莫燃不甚在意的道:“算。”他们的算法根本不一样。

    “呵呵……”

    “江潮,听潮剑,我练成了。”莫燃忽然道。

    江潮微微诧异,“当真?”

    莫燃点头,“当真。”

    说着,便在树上折了一根树枝,在院中武了起来,招式挥洒,行云流水,可见莫燃对听潮剑的熟悉,风随剑动,花香四溢,莫燃的心境也随着剑意慢慢平静了许多。

    江潮缓缓坐直了身体,那双桃花眼微微眯起,长长的睫毛在眼睑处投下一道阴影,眼中的神色也有些看不清了。

    许久,莫燃收剑,剑气横扫,杀意凛然,莫燃收的很彻底,很干脆,回眸望向江潮,“可有差错?”

    江潮摇了摇头,“很完美。”

    莫燃开玩笑道:“你的一招鲜被我学会了,你的第一美人位子已经不在了,第一侠士是不是应该让给我了?”

    江潮从善如流的笑,“也对,看来我要另谋生路了。”

    莫燃丢了手里的树枝,“算了,不跟你探讨人生了,快到午饭的时间了,你要不要跟我一起用膳?”

    江潮站起身来,“你既然邀请了,我自然不能拒绝。”

    二人一同走了出去,莫燃吩咐人将江潮的午膳一起送到她的别苑,而二人所到之处,下人都远远的观望着,看到江潮白衣风华、绝色无双,许多丫鬟都红着脸傻傻的盯着。

    “天下第一美人果真是个男子,果真如此貌美……”

    “家事那么好,容貌那么好,身材那么好,本事也那么好,如此样样都好的没话说的男子,也就只有咱们大小姐才不会被他的光芒掩盖吧……”

    “你傻啊,大小姐哪点比他差了?应该说,只有这样的男子才配跟大小姐站在一起!”

    这些下人议论的热闹,他们自以为笑声,可不代表莫燃和江潮就听不到了,江潮手指拿着折扇,看向莫燃,笑了笑道:“真是荣幸,能跟莫大小姐并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