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7. 魂兽傒囊
    “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为什么要混进来!你就不怕我……”莫燃不可置信的问道,怪不得刚才她隐约觉得这个黑衣人的招式虽极力掩饰还是有些熟悉,怪不得他包裹的这么严实,怪不得他虽招式凶狠却并无灵力!这个黑衣人原是江潮假扮的!

    江潮笑了笑,并未回答她的问题,反而像四周看了看,“看来是梦呢,我在你的美梦里,但不知道你有过这样的噩梦。”

    “可我杀了你……”莫燃握剑的手渐渐不稳,江潮真狠,可这又太符合他的性格,竟真的能拿命来赌!若非他假扮黑衣人攻击她,她绝不可能拿剑对准自己的家人,也就永远会被困在这里……

    “只是个梦而已,我赌一把,结果我赢了。”江潮的语气是他一如既往的轻描淡写,莫燃想大声质问他万一输了呢,可梦境在这一瞬间崩塌,她只来得及看一眼惊讶中的家人,神识中如被重锤一击!莫燃眼前一片空白,忽然觉得浑身的力气都好像被抽干!

    莫燃半跪在地面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头上的汗水大滴大滴的滚落。

    好半晌,莫燃才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切由模糊变的清晰,厚重的方砖铺就的底面,拱形的圆顶,莫燃眼神砸四周转了一圈,才发现这是一个完全密闭的空间!

    更像是一个半圆形的洞,洞内只有一团粉色的光芒,辐射在方圆两三米的范围内。

    莫燃缓缓向前走去,停在了粉色光源的地方,一个一米高的平台上摆放着一块鸵鸟蛋一般的晶石,那粉色的光源就是来自于这颗晶石。

    在确定了此处并无危险之后,莫燃扶着平台缓缓坐到了地上,她看了看自己的手,白皙素净,衣服也是干净的,可神识却是极累,像是耗尽了神识一般,动一动手指都很艰难。

    莫燃垂眸,眼神盯着脚下的方砖,回想着莫家庄的一幕幕,那终究就只是梦……

    可她没有想到,送她出来的人会是江潮……

    “嗷呜……”

    将军趴在地上,试了几次都没有爬起来,蔫蔫的甩了甩尾巴,两只眼睛到处看,好像没反应过来怎么就忽然换了地方,莫家庄呢?莫伊伊呢?莫云飞呢?

    莫燃看了看将军,轻声道:“将军,迟早,我会带你见到真正的他们。”

    将军两只眼睛看着莫燃,似懂非懂,趴在爪子上养精神了。

    莫燃盘膝而坐,默念着清心诀,很久才平适了心情,慢慢沉入了修炼。

    这一打坐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莫燃再度睁开眼睛,洞内的一切都没有变,将军仍然趴在爪子上,好像睡着一般,那鸵鸟蛋大小的晶石幽幽的散发着粉色的光。

    将军跟她一起进入了梦境,它的神识消耗亦很大,此时还没有缓过来,莫燃干脆将它唤回了契约空间内。

    莫燃转身,狭长的眼眸盯着那个晶石,眸色渐渐变深,她的手放在那晶石上面,那粉色的光忽然微微闪烁了一下。

    在刚刚从梦境出来的时候莫燃已经观察过这里了,巨大的洞内完全是密闭的,她非常确定,这里就是地下城的一个结界,而让她陷入梦境这么久的原因,就是眼前这个散发着粉色光芒的晶石。

    她之所以放心修炼,恢复神识,就是因为知道,她的梦境已经破了,再没有可以趁虚而入的机会了!

    “小黑。”莫燃唤道,眼前黑影一闪,小黑应声出现,他穿着那件连体的卡通版黑色幼龙衣服,站在那个平台上面,紫色的眼睛静静的望向莫燃。

    “小黑,你看看这个东西,里面是不是有个讨厌的家伙?”莫燃指着那个晶石说道。

    小黑这才看向那个晶石,紫色的眼眸在那粉色光芒的照耀下闪烁着诡异的光,被他盯着,那粉色的光芒忽闪的更加频繁。

    小黑转向莫燃,点了点头。

    莫燃眼睛一眯,“能不能把它弄出来?”

    似乎感受到了莫燃的生气,小黑眼睛微微转了转,这才点头,稚嫩的声音一字一句努力的问,“要,弄出来,吗?”

    莫燃点头,“当然要弄出来,它可是让我做了一场‘好梦’——”那‘好梦’二字咬的极重。

    小黑若有所思的点头,两只小手放在晶石上面,却见小黑的指甲慢慢变长,紫色的能量在指尖浮现,慢慢的覆盖了那个鸵鸟蛋大小的晶石。

    那粉色的光芒闪现的愈发频繁,似实在挣扎反抗一般,过了一会儿,那晶石之中忽然传来嘤嘤的哭泣声,是软绵绵的小女生声音。

    小黑不为所动,紫色的能量慢慢渗透进晶石当中,织成一张密实的网,渐渐锁紧。

    “呜呜呜……不要把人家拉出去,人家知道错了……”

    “美丽的大姐姐,傒傒不该把你拉近幻境,你人那么好,放过傒傒吧,傒傒可以打开结界让你们出去……”

    “呜呜呜,不要再拉了,傒傒不想出去……”

    “傒傒不能出去,小尸王大人饶了傒傒吧……”

    那软绵绵的声音不停的求饶,可怜兮兮的说着好话,可是莫燃和小黑都没有打算停手。

    忽然,小黑的双手一摆,仿佛将什么东西从晶石中拽出来一般!

    莫燃顿时看去,却见紫色的能量包裹着一团粉色的东西,那东西像是泡沫一般,形状不停的变化,直到此刻,那声音依然嘤嘤的哭泣着。

    “你是什么东西?”莫燃问道,就是这个形状诡异的‘东西,让她’在梦境中饱受折磨,就算她的声音是个软绵绵的小女孩,就算她的话听起来那么可怜,可在莫燃眼里仍然如厉鬼一般,丝毫没有让她动容。

    那声音说道:“人家不是东西,人家有名字,傒傒……”

    “傒傒是什么东西?”

    “呜呜呜,傒傒不是东西……”

    莫燃微微皱眉,不想跟这个不是东西的傒傒兜圈子,直接问小黑,“能不能把它带走?”

    小黑点了点头,小手在独自前的口袋里掏了掏,掏出一个草编的蚂蚱,小黑放在眼前看了看,似有点不舍,另一只手控制着那个傒傒,那团粉色的光芒忽然间被塞进了那个蚂蚱之中,不等那傒傒挣扎,小黑已经打下封印,将它困在蚂蚱里。

    “呜呜呜傒傒不要待在这个丑丑的蚂蚱里,放傒傒出去!”

    那蚂蚱周围泛着一阵红光,那团粉色的影子忽然冲了出来,向远处逃去,可是刚刚飘出几米,那傒傒便大叫一声,不由自主的缩回了蚂蚱之中。

    小黑拿起蚂蚱,紫色的双眸盯着蚂蚱里的粉色影子,声音稚嫩却充满杀意,“再叫,杀了你。”

    那傒傒顿时没了声音,可还是在时不时的呜咽一声,它被从晶石里转移到了这个蚂蚱里,它还将要面对一个对她有仇的大主人和跟大主人一伙的小主人,它好担心自己的未来……

    小黑摸了摸蚂蚱,要不是因为这个魂体能养好他的蚂蚱,他也不会让它暂住在蚂蚱身上。

    莫燃微微俯身,盯着那小小的蚂蚱,“你是傒囊,对不对?”

    “呜呜呜……傒傒就是傒囊……”这一次是大主人问的,所以她是可以说话的,一张口就哭,好像它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

    莫燃眼睛眯了眯,算是大概明白了为什么她会在梦境中挣扎那么久了。

    傒囊是一种罕见的魂兽,是兽,但非妖兽,天生便没有实体,只是以强大的魂体存在。

    传说傒囊是诞生于地狱,来自于人类天性之中的贪嗔痴、爱恨恶,成年之前只能寄生与某种实体当中,一般是带有能量的实体,就好比那个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晶石,那晶石上面便蕴含着极大的能量。

    而小黑之所以能够把它封印在蚂蚱之中,只因为有尸王的能量禁锢了它。

    也正因为傒囊诞生的缘由特殊,它的天赋技能便是制造幻境,就算是成年后有了形体,也不会有多少战力。

    莫燃在书中看到过这样的魂兽,它很强,因为据说很少有人能走出它的环境,因为人都有七情六欲,不可能无懈可击。

    “你是怎么把我困在梦境中的?”莫燃又问,虽然知道了这东西的来历,可她还是想不到自己是怎么着道的。

    “大主人刚来到这里就进入了傒傒的幻境,任何人来到傒傒的幻境见到的都不可能是相同的东西,从陷进来的那一刻起,就用不着傒傒做什么了,大主人、大主人会越陷越深……除非,除非自己克服梦魇……”

    傒囊说着,声音越说越低,越说越吞吞吐吐。

    “你是不是能看到我的梦境?”莫燃又问。

    “唔……唔……傒傒看不到……傒傒能看到……傒傒没有看……”傒囊试图掩饰,可语无伦次的几句话已经让莫燃知道了她想要的答案。

    莫燃打断傒囊的话,沉声警告,“忘了它,不能对任何人说起。”

    粉色的光芒闪了闪,傒囊立刻道:“嗯嗯嗯!傒傒绝对不会说!”

    小黑却道:“说,就杀你!”

    粉色的光芒又闪了闪,忽然全部收回了那个蚂蚱小小的身体里,像是在缩小自己的存在感一样,呜呜呜,大主人好可怕……小主人更可怕……

    “怎么出去?”莫燃再次问道。

    傒囊积极回答,“傒傒的幻境已经没了,拿开那个晶石,就能离开这个结界了。”

    “下一个结界是什么地方?”

    傒囊道:“傒傒也不知道,傒傒从出生就被关进了这个结界,也从来没有出去过……”

    ------题外话------

    有妞儿猜测说是黑衣人是江潮,江潮带人来杀莫燃全家……宝宝连环懵逼……江潮只是因为看到莫燃不动手又异常痛苦,猜到莫燃可能是要杀了梦中的人才能离开,所以关键时刻假扮了一个黑衣人而已,莫燃对梦中的亲人和友人下不去手,但不代表对黑衣人下不去手,所以才去诱莫燃杀他,他赌了一把,然后赢了,难道不明显吗嘤嘤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