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1. 破解之法
    莫燃看向那边,莫非一身宽大的僧袍,待站稳之后,惊讶的叫了一声莫燃,正想过来,却被金刚寂拦住了,“也不看看是什么地方就瞎闯!”

    闻言,莫燃看了金刚寂一眼,听这话的意思,倒像是金刚寂知道这祭坛一般。

    莫非不明所以的看了看众人,“没想到会一起见到你们,你们看起来也都不错。”

    苏雨夜笑道:“还算不错,但从现在开始,我们可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

    “怎么说?”莫非问道,“这是什么地方?你们知道吗?”

    苏雨夜却道:“我们也只是知道个大概,我想,金刚寂前辈应该清楚吧?”

    金刚寂从刚才进来之后,肚子观察了周围的环境,便盘膝而坐,闭目打坐了,听到苏雨夜的话,莫非问他:“老和尚,这是什么地方,你知道吗?”

    “既来之则安之,管它什么地方。”金刚寂却道,眼睛都没有睁一下,不过那粗犷的面容和浓厚的眉毛,露着大半个膀子的样子,看上去倒是挺吓人,跟方旗上的图腾面孔还有几分神似。

    莫燃正想说话,另一侧的一个祭台再次亮起光芒!几人看去,来者却是莫三爷、柳光华、秦正治!

    “爷爷?”

    张恪唤了一声,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高兴,要是莫三爷他们在外面,也许还能想办法找他们,现在他们也进来了,一群人都成了这个祭坛的祭品,又没有破解六面阴阳阵的办法,不担忧那是假的。

    “爷爷你们怎么也进来了?难道你们也是被外面的干尸围过来的?”柳洋也惊讶的问道。

    莫三爷跟呵呵笑了笑,向他们示意稍安勿躁,他则是先跟金刚寂打了招呼,“金刚寂,没想到你先到一步啊。”

    金刚寂这才睁开眼睛,那双铜铃一般的眼睛看着人的时候总是炯炯有神,而且格外慑人,听着莫三爷已有所指一般的话,金刚寂却好像没有听懂一般,道:“我也没想到能在这鬼地方见到你们啊,这都是缘分。”

    莫三爷这才看向几个小辈,“你们都还好吧?”

    张恪道:“嗯,我们刚进来没多久,爷爷,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有出去的办法吗?”

    柳光华摸着自己那一绺短小的胡须,暗藏精光的眼睛在几个祭台上掠过,“鼎鼎大名的六面阴阳阵,能知未来,能晓过去,当年多少人进地下城就是想找这个祭坛,无一成功,看来,我们这一次是撞大运了啊,哈哈哈……”

    听柳光华这么说,秦歌惊讶道:“原来柳爷爷你们是知道这个地方的?那之前怎么也没有早点说,我们也好有个防备,现在忽然进来,我们都成了这个阵法的祭品了。”

    秦正治却道:“不错嘛,你们知道的也不少。”

    秦歌很快又道:“不对,既然柳爷爷说以前有很多人专门来地下城找这个祭坛,难道他们能够驾驭得了六面阴阳阵吗?”

    莫三爷看了看金刚寂,这才说道:“想进六面阴阳阵来,无非是想看过去未来,要窥探天机,自然是有备而来。”

    “过去未来?那有什么好看的?过去的都过去了,未来的还没来,知道那么多有什么意义。”秦歌耸了耸肩,不太在意的说着。

    莫三爷却只是淡淡的笑了笑,柳光华和秦正治也是一连的讳莫如深,年轻人对修炼世界的东西知之甚少,有这样的想法也不奇怪,可真要身处那个洪流当中,就知道掌握先机对于一个修者来说是多么重要的事情了。

    “莫燃,你来时只有一人吗?”莫三爷忽然问道。

    莫燃点了点头,“对。”

    莫三爷微微皱了皱眉,“启动六面阴阳阵需要消耗极大的能量,你一个人如何能承受的住?”

    闻言,莫燃却是问道:“启动六面阴阳阵?三爷爷,你知道破解六面阴阳阵的办法?”

    莫三爷点了点头:“六面阴阳阵其实没有破解之法,但是祭品也不一定会被阵法吞噬,如若能坚持到天机出现,祭品还活着,那便可以离开祭坛。”

    几双眼睛顿时同时看向莫燃,每一批进来的人都会占领一个祭台,旁人再也进不去,就算有人想帮莫燃,也不备允许。

    “那就不启动阵法!”柳洋当即道,有点激动。

    “傻小子,不启动阵法谁都出不去。”柳光华却道。

    柳洋想都没想的说:“那就不要出去!”

    “你……”柳光华一噎,隔着老远的距离瞪向柳洋,忽然像是想明白什么一样,恍然大悟的看向莫燃,那视线在莫燃和柳洋身上来来回回,“老头子我可算是知道了!原来你这傻小子是有了女人就忘了爷爷的!”

    闻言,柳洋狠狠的一怔,其他人也顿时鸦雀无声,一双双眼睛却如鹰隼一般落在了柳洋身上,柳洋只感觉瞬间都有种喘不上气来了!

    莫燃则是莫名其妙的挑了挑眉,看柳老爷子惊讶的瞪着她,莫燃不要的想,他口中“女人”难道是她?在场这么多人里,好像就她一个是女性了。

    “柳前辈,您别开……”玩笑了……

    只是莫燃的话说道一般,就被一个突然间拔高的音调给淹没了。

    “老头子你胡说什么呢!”却是柳洋,他现在的样子有点搞笑,涨红着一张脸,连那蓬松的短发都快竖起来了,就像是进入戒备状态的兔子一样,浑身炸毛,可是一点威慑力都没有,反而像是恼羞成怒。

    “老头子我胡说什么了?”柳光华抱着双臂,瞥了一眼自家孙子,之后视线完全放在莫燃身上了,而那眼神带着打量的意味,虽然已经见过莫燃,但是这一次看的时候,竟有些打量孙媳妇的热切了。

    莫燃嘴角抽了抽,这老爷子太跳脱了也不好,想象力太丰富了,便道:“柳前辈,您误会……”了……

    只是这一次莫燃也没能说成,柳洋再次抢过了她的话说道:“被说我现在还没有女人,就是真有了,要保护好自己的女人,做对的选择,这也是老头子你教我的!”

    柳洋语出惊人,可周围的气压却好像更低了,落在他身上的几道视线已经不是锋利,而更像刀子一样,深深的戳进了皮肉里。

    柳光华一愣,“你这臭小子,我什么时候这么教过你?你是不是皮痒痒了?”

    “哼,就是你教我的,小时候我都听腻了,别以为我记不住,也别想抵赖……有本事你过来打我呀?”柳洋显得很有恃无恐,反正他们也过不来,倒是把柳光华气的不轻,暂时忘记了刚才被他牵连的莫燃。

    莫燃摇了摇头,没有在意这爷孙俩的斗嘴,只是有点无奈而已,她重新坐在了地上,细想起莫三爷刚才的话,既然启动六面阴阳阵是唯一的出路,那现在……不仅要等着另外两个祭台的‘祭品’出现,她这里也不能掉链子……

    “你怎么那么冲动?一个人进入地下城太危险了。”莫非的声音忽然传来,他的声音很清凉,少了几分亲近,但依然熟稔。

    莫燃看了看他,莫非眼里的关系不是假装,莫燃忽然就笑了,即便莫非不是她的哥哥,她也没法对他不闻不问,或许,她之余莫非,也是这样的。

    “我不是一个人。”却听莫燃说道。

    “还有谁?”莫非显然不太明白,如果还有被人,现在也不会是莫燃一个人待在那个祭台上了。

    “我有我的伙伴,但这个阵法不允许他们跟我并肩作战。”莫燃道,她有将军,有风狸,有小黑,有铠甲护卫,甚至还有鬼医。

    莫非明白了,他虽不知道莫燃有些什么契约兽,但他却不认为契约兽能跟人一样,“妖兽并不可靠。”

    莫非会这样说莫燃也不意外,他知道莫修杰是死于白狼之手,恐怕他对妖兽的认识并不美好,莫燃只道:“没有什么是绝对的,妖兽也一样,而我相信我的伙伴。”

    莫非沉默,忽然间向旁边看了看,莫燃也回头看了一眼,却见不知道什么时候苏雨夜他们都安静下来了,好像正在听他们说话一样。

    没个祭台之间隔的距离都这么远,当然不可能悄悄的说些什么,只要一开口必然是大家都能听到的。

    莫燃一时有些无语的感觉,因为她总觉得这些人太认真了,虽然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但是诸如这般闲聊的话,他们却都是一副深思的样子,这会让莫燃觉得自己一不小心说了什么了不得秘密,不由的返回去思考了。

    “莫燃,你对妖兽太好了。”柳洋两手托腮,感慨一般说道,他又不是没见过莫燃跟将军的相处,太纵容了,也许不管将军做了什么,莫燃也不会责怪它的吧,走哪带哪,将军永远也不用担心跟丢了主人。

    想着,柳洋脱口而出,“忽然觉得妖兽也挺好的,我要是一只妖兽,你就可以契约我,咱俩就不会走丢了,不过,我不能是一般的妖兽,都太丑了,以我这么高的审美,起码也必须是个纯正的神兽,要不然我会不敢照镜子的。”

    柳洋一假设起来就有点收不住,莫燃原来可以把信任全部交给自己的契约伙伴,他竟然被妖兽比下去了,但是柳洋并没有去追问,口中这般说着,心里却若有所思。

    听着柳洋的话,张恪半垂着眼帘,视线停在自己的指尖……

    柳光华也跟莫三爷和秦正治相视一眼,那眼中仿佛交换了什么信息。

    ……

    在祭坛中待了两日,还是他们那些人。

    “还会不会来人了?”苏文哲忽然问道,他们一直这样等着,已经过了两天,两天的时间并不长,但是把希望都放在那两拨位置的人身上,还要这样漫无目的的等,就会显的格外煎熬起来。

    “会。”秦正治盘膝坐着,只给了一个肯定过的答复。

    “秦爷爷怎么这么肯定?”苏文哲问道。

    秦正治睁开眼睛,却是若有所思的在莫燃的方向看了一眼,“因为也有人在给我们创造机会。”

    “什么人?”

    秦正治却摇了摇头,“不好说。”

    莫燃看到了秦正治那一眼,而且也听懂了他的意思,他们都是小黑指挥着干尸群引来的,只要有人跳进这个界面,小黑一定会想办法把人弄来。

    秦正治对张恪他们是知根知底的,对金刚寂虽不能这么说,但是金刚寂所擅长的也就几百年前的那样,修习了佛门法术,也不可能干尸有关联。

    而莫燃是最早进入六面阴阳阵的,虽然有点不可思议,但是把这个关联跟莫燃放在一起,却是能说得通的。

    “三位前辈,既然六面阴阳阵必须启动,那如果莫燃无法支撑怎么办?”莫非忽然问道,看来,他还是惦记着莫燃的,要是启动了阵法对于莫燃来说有危险,那么……

    “你问他们干什么?你觉得你师傅这么无能,连这种问题也解决不了吗?”金刚寂却忽然开口,宏亮的声音带着不悦。

    莫非无语,金刚寂的脾气说好不好,说坏也不坏,至少以他的了解是这样的,并非像传闻中的那般可怕,但他有个毛病,从来不让莫非跟所谓的正派人士接触,就像刚才他称呼莫三爷三人作前辈,也许金刚寂更希望他直呼他们的名字。

    用他的话来说,这才是他金刚寂教出来的徒弟。

    金刚寂这才站起身来,指着六面方旗道:“六面阴阳阵,三面为阴,三面为阳,现在你妹子占据三阴其一,你我则是占据三阴其二,那几个年轻人占据三阳其一,那三个老头儿占据三阳其二。

    阴阳相通,六面阴阳阵才能启动,而阴阳三面,各自相辅相成,就算你妹子实力不够,另外两面补上便是,又不是什么大事。”

    金刚寂的语气当真是没把莫非顾虑的事情当回事。

    闻言,莫非下意识的高兴了一些,不管这个莫燃是谁,他都想帮她,这一点在莫燃独自冲进地下城那一刻他就无比明晰了,他的力量也许不够,可还有金刚寂呢,现在才忽然觉得被这个不可一世的师傅收徒还是有点用的。

    张恪几人也稍稍放心一些。

    反观莫燃,却是并没有多大的情绪起伏,她听出了金刚寂的意思,便说道:“莫燃先行谢过前辈了。”

    金刚寂摆了摆手,“不必,和尚我虽不轻易帮人,但绝对是一言九鼎的人,既然说了保你在地城无虞,就不会食言。”

    莫燃笑道:“好,那我不谢,金刚寂前辈一言九鼎,可我莫燃也是言出必践之人,日后必定会还此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