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2. 六面齐!
    对于莫燃来说,也许有利益关系的恩情反而更轻松,她只需要尽力而为便是,不需要纠结太多。

    “还有两个祭台空着,进来谁都好说,唯独天目山老巫……”莫非微微皱着眉头,后面的话不言而喻,如果是天目山老巫,她岂会那么容易就配合?

    “瞎操心什么?那个老巫婆,和尚我自由办法治她。”金刚寂却道。

    又等了一日,祭坛内终于又来了人,看着那耀眼的三色光芒,众人都很是紧张,有动静的祭台是属阳的一面,虽然对于莫燃这一面的影响较小,但依然重要。

    而在看到天目山老巫、赵恒、赵菁三人一起出现的时候,众人的眼神都变得有些嘲讽,最不希望来的人,当真也来了。

    “呀,诸位竟然都在!”赵恒在落下的那一瞬间本来还在警惕,但是看见众多熟人之时,顿时有些惊喜的意味,“这是什么地方?大家竟然都在这里,你们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没有人回答他的话,在看到来人之后便都转回头聊自己的,赵恒皱了皱眉,显然有些尴尬。

    “哼,天意啊。”天目山老巫却忽然开口,那破锣嗓子一般的音调拉的老长,在空寂的祭坛回响,诡异之极。

    “前辈此言何意?”赵菁问道。

    天目山老巫佝偻着腰,眼神在祭坛内看了半晌,拄着那枯木拐杖面对着后面垂挂的方旗,“六面阴阳阵,有缘者启,看来,老婆子真是来对了时候!”

    莫燃他们听得懂天目山老巫的话,赵恒和赵菁却是一脸懵然。

    “前辈,您所说的六面阴阳阵是指?”赵恒只好去问天目山老巫,只是天目山老巫也不曾回应他,只是看了看众人之后,犀利的眼神停在了对面的莫燃身上。

    赵恒更加尴尬,因为天目山老巫,他如今有些里外不是人了。

    莫燃也就任由天目山老巫看着,反正看一看又不会少块肉,任凭天目山老巫恨她恨的要死,也不能飞过来把她怎么样,眼神看向最后一个祭坛,莫燃猜测着,来的人会是谁……

    这一次没过多久,最后一批‘祭品’也到了,待两人站定,众人却是疑惑了,两个全身黑衣的人,他们并不记得还带了这样的人进地下城啊……

    “咦?这不是苏少将和莫燃吗?能在同一个结界遇到,真是不易啊。”

    说话的人是化良,他的声音爽快,正想阔步走来,苏雨夜却阻止了他,“化良兄弟还是站在那里不要动的好,这祭台古怪,有能量束缚,你们走不出来。”

    化良及时站住了脚,“原来如此,多谢苏少将提醒。”打过招呼之后,化良才慢慢钻研这个地方,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看另外一个黑衣人。

    那人抱臂站着,劲瘦高大的身形却散发着无法掩饰的低气压,玄色的衣服都是用了鲜红色的滚边,那上面绘着精致的纹路,他比化良的装扮更加严实,头上还带着一顶帽子,大大的帽檐将整张脸都笼罩在阴影之下。

    他们两个出现的太突兀,众人很容易就注意到了化良之外的他,莫三爷三人也微微侧目,金刚寂也睁开眼睛看了看。

    赵恒则是微微握拳,虽然嘴角笑着,但是心中已是不快,他对这里一无所知,刚才若不是不想自讨没趣,也许他也会过去跟他们寒暄,现在看来,还好他没有去,否则岂不是被看了笑话?

    “这地方还真是古怪,苏少将,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化良似是自己不得其法,便从台阶下走回来问苏雨夜。

    苏雨夜把这里的情况简单说了一下,而化良听罢,虽然苏雨夜没有说要他们帮助,但化良已经表态了,“原来如此,有诸位前辈在此,还有苏少将和几位朋友,有什么需要我二人做的,只管开口便是,只要能离开这祭坛便好。”

    苏雨夜笑道:“化良爽快。”

    化良似乎全权代表他同来的另外一个人了,苏雨夜他们自然看得出他的特别,但是人家有心隐藏,他们也不会专门去问。

    莫燃看了看那玄衣男子,当真觉得他们有缘了,再看这祭坛内的人,不多不少,她认识的,熟悉的或是有仇的,都在了。

    “哼,六面阴阳阵对六面之内的祭品都有要求,你们不会天真的以为一个炼气期的修者能撑起一面吧?”这时,天目山老巫却阴阳怪气的说道,她暗指的人自然是莫燃。

    “能不能不是你说了算。”莫燃也不冷不热的回了一句。

    天目山老巫却是脸上一沉,“狂妄!”

    “我狂妄那是因为我有资本,不像有的人只会倚老卖老。”莫燃反唇相讥,随意的坐在地上,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弧度,莫燃平生最敬两种人,一种是年轻有为却潇洒风度之人,一种是沧海桑田返璞归真之人,这些都是真性情之人。

    修炼一辈子,老了老了,最不济也该有淡薄的心态,可天目山老巫这种人却令莫燃极度不齿,黑白不分,还自视甚高,莫燃从小在大家族中长大,自然知道不能跟年长之人斗嘴,多数时候即便心中不喜,莫燃也会视而不见。

    可将莫燃逼到这种言语相讥的地步,可见莫燃对天目山老巫的厌恶了。

    “咚——”

    是枯木拐杖撞击在石砖上的声音,天目山老巫盘膝坐在地上,拐杖却猛的竖了起来,看样子要不是因为知道祭坛之间不能相通,她的攻击早就已经到了莫燃这里了!

    莫燃薄凉的笑了笑,“老巫真是好气度。”

    “黄口小儿。”天目山老巫沉声说道,“想要出六面阴阳阵,必须先启动阵法,有我老婆子在这里,你们休想达成目的!”

    “呵呵……”莫燃却忽然笑出声,“老巫,明人不说暗话,你的意思是,有我没你,可是这样?”

    天目山老巫轻蔑的看着莫燃,仿佛这样平等的对话是侮辱了她,哼了一声算是回答。

    莫燃若有所思的点头,“我明白了,但是老巫,你好像忽略了一个问题,不启动阵法就是要在这里耗下去,六面阴阳阵启动讲究的是机缘,错过此机缘,就算祭品不死,六面阴阳阵也会失去作用。

    老巫既然因为我就想出这种让自己坐困愁城的办法,我莫燃自然‘钦佩’不已。

    不过……我想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赵恒和赵菁也照样可以启动阵法,好像由不得你决定呢。”

    莫燃的话字字珠玑,听到的人都想为她鼓掌了,只是到底给天目山老巫留了两分面子,不过,也有两分面子都不给的人,金刚寂当即大笑起来,那嘹亮的声音在祭坛内回响,隔着老远的距离,似乎都能看到天目山老巫抖动的脸皮了。

    “哈哈哈,真是一张好嘴,你若是男儿家,和尚我便收你做徒弟了!”金刚寂大笑着又一次说道。

    “哼……”天目山老巫阴鸷的眼神顿时射向赵恒和赵菁,赵恒眸色一沉,赵菁却是一惊,急忙开口:“前辈不要听她胡说,我们自然不会做让您不快的事情。”

    天目山老巫则一直盯着赵恒和赵菁,沙哑的声音慢慢的说道:“如果他们敢,那老婆子就先杀了他们!”

    赵菁脸色一白,她相信天目山老巫绝对不是随便说说,她真的能做出来!不禁暗骂莫燃给她摆了一道,面上努力维持着镇静说道:“前、前辈放心,我们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相比之下,赵恒的安静却显得城府多了。

    莫燃满意的看着对面三人之间的戏码,她心里很肯定,不管天目山老巫怎么反对,在六面阴阳阵里,她的反对都不足为虑。

    果然,看了半天好戏的金刚寂也开口了,“老巫婆,不管你跟谁有过节,也不管你愿不愿意配合,和尚我只提醒你一句,六面阴阳阵能看过去,能知未来,难道,你就不想知道当年是谁将你在天目山的行踪透露了出去?又或者,难道你不想看看,你杀人无数,最后会被谁所杀?这般有趣的事情,你当真不想看?”

    天目山老巫眼眸一暗,可嘴上却说:“金刚寂,没想到你会是这么无聊的人,不管当年是谁暴露了我的行踪,上天目山的人已经都被老婆子杀了,死的不能再死,至于将来,放眼如今华夏,就算不问六面阴阳阵,也没人能奈何得了我天目山老巫!”

    她说的极其狂妄,可正在这时,六面方旗忽然无风自动起来,巨大的幕布扇动着空气猎猎作响,祭坛之内仿佛响起了某种晦涩的吟唱,似风刮来一般,若有似无。

    莫三爷沉声说道:“这是时机成熟的信号,如果不开始,错过恐怕就出不去了。”说着,也没管意见尚未统一的天目山老巫,径自跟其他人道:“准备启动阵法!”

    莫三爷、柳光华、秦正治退回到方旗之下,盘膝在地,将灵力打入了方旗之中。

    莫燃也准备好了,她看了莫非一眼,却见莫非向她点了点头,似是叫她不要担心似的,又看另一边,化良已经盘膝坐好,而那玄衣男子却好像在等这一刻一般,他抬起头来,大大的帽檐下还带着金色的面具,可莫燃看到了那双幽暗的异色瞳孔。

    莫燃冲他点了点头,而那人则平淡的收回了视线。

    ------题外话------

    吼吼,一更来啦,亲爱的小伙伴你们在哪~让我看到你们的小手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