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7. 筑基!
    鬼母似是隐隐叹了口气,这才继续说道:“鬼镇的结界已经不是以往那般坚固,无法承受这么多人的力量,鬼镇的人不得不沉睡下去,否则就只能等到鬼镇的结界破裂之后,鬼镇与天界决一死战了。”

    “如果……召唤回了你们的鬼王,就不一样了吗?”莫燃顿了顿问道。

    “当然不一样!”鬼母立刻说道,她的眼神阴冷之中带着些狂妄,“只要鬼王在,我们就能够回到无间界,回到我们的地盘!”

    “世俗界与无间界之间的传送阵门已经被关闭了。”莫燃说道,所以,不管是天界来世俗界,还是他们回到无间界,这好像都不是马上能实现的事情。

    鬼母却看了她一眼,那眼神仿佛在说她有多幼稚,“鲤鱼跃龙门那是因为它是鲤鱼,如果它本来就是龙,龙门对于它来说还有什么意义?”

    莫燃皱了皱眉,“我已经知道你的意思了,无非是让我召唤你们的鬼王回来而已,尽管这很难,但这是我跟你的约定,我会做到。

    但我不得不说一句,我并不知道怎么做,我只知道,只有驭物期的修者才能召唤霊,而且,你也应该告诉我,那么大一个霊界,我怎么可能正好就把你们鬼王召唤出来。”

    莫燃这番话已经说的很清楚,就连她拥有妖禁的事情也默认了。

    鬼母却道:“鬼医会告诉你具体应该怎么做。”

    “鬼医醒着吗?”莫燃则是问道。

    鬼母点了点头。

    莫燃当即转身,“那我就去问鬼医。”走了几步,莫燃忽然停下,背对着鬼母淡淡的说道:“也许你说的没错,你们本来就是龙,不需要跃龙门……可我是鲤鱼。”

    说完,莫燃便继续走了,鬼镇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她丝毫心理准备都没有,几个月前还一片安乐的鬼镇现在忽然间沉睡下来了,而这样的沉睡却是为了将来火山一般的爆发做的准备。

    她这条小鲤鱼,竟然卷入了如此大的事情当中,从莫家庄被血洗,她重生在莫家村开始,这看似一团乱麻的一切便悄悄的扯出了线头,也许,现在才只是开始而已……

    心中想了许多,不知不觉便停在鬼医的门口了,径自推门进去,两个铠甲护卫依然跟雕像一样立在院子里,莫燃越过它们,敲了敲门,并没有人应声,莫燃便直接推门进去了。

    屋子里是她记忆中的昏暗,透露着一股子干净的冷意,莫燃走到里屋,却见鬼医正躺在床上,也似在睡觉一般。

    莫燃驻足看了一会,忽然就想起第一次见鬼医的时候,那个时候他一身华服,安静的躺在水晶棺材里,人比水晶还要精致……

    不知道为什么,莫燃忽然就不想叫鬼医了,也许他是在睡觉,也许只是闭目养神,可是莫燃却没有说话的**了。

    她往旁边一看,那张鬼医常常光顾的躺椅就放在那里,莫燃坐过去躺下,闭着眼睛休息,离开地下城之后又在妖兽之森走了一个月,她很累,可回来之后鬼镇却是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然而在鬼医这里,她却可以暂时放下所有的事情,就休息一会……

    等莫燃一觉醒来的时候,屋子里安静依旧,莫燃睁开眼睛,却一时有些分不清她身在何处,揉了揉眉心,往旁边一看,却见鬼医不知何时已经起来了,就坐在她旁边。

    他们的位置好像对调了过来,每次她来见鬼医,她坐的就是鬼医现在的位置。

    “你醒了。”

    “你醒了。”

    莫燃和鬼医同时说道,说完,鬼医面无表情,莫燃却是愣了一下,虽然她来的时候鬼医是睡着的,但是后来,的确是鬼医等她醒来的。

    “我们要不要换个位置?”莫燃坐起来,总有种自己鸠占鹊巢了的感觉,鬼医没有说话,却是坐着没动,莫燃便作罢了,这代表鬼医根本不会有她这么无聊的想法。

    “我是来问你,我该怎么做才能召唤出你们的鬼王。”莫燃开门见山的问。

    鬼医果然什么都知道,“我已经告诉你了。”

    莫燃一愣,“什么时候?我怎么不记得?”

    鬼医的视线慢慢停在了莫燃的脖子上,那里有一根细绳若隐若现,莫燃顺着鬼医的视线低头,忽然拽出了脖子上的项链,“是这个?”

    那项链之上是一对黑色的翅膀,在她离开鬼镇的时候鬼医就交给她了,说是如果她要召唤霊,可能会用到……

    鬼医点了点头。

    “你为什么这么冷静?”莫燃终是忍不住问道,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鬼医一点反应都没有?在鬼母那里好想天塌下来一样的事情,到了他这里却依然云淡风轻,连莫燃都会觉得自己的担心是不是多余了。

    鬼医看着莫燃,竟然开了尊口,“你不用紧张,鬼镇一时半会还走不到那个地步。”

    “你会沉睡吗?”莫燃又问。

    “不会。”鬼医说道,“我已经睡了很久。”

    莫燃一时沉默,却听鬼医说道:“鬼镇会蛰伏起来,没有特别的事情,你不用再来了。”

    莫燃点了点头。

    “我会一直在鬼镇,有解决不了的事情……你可以来找我。”

    莫燃看向鬼医,却见他神色淡淡,可说出这样的话,还是让莫燃很意外。

    “华夏的许多修真家族都与莫氏有渊源,你多接触并无坏处。”

    莫燃此时已经是非常惊讶了,鬼医会知道华夏有哪些家族吗?在她的印象中,这怎么都不像是鬼医说出来的话。

    “其余的,你自己处理,你总要独自完成许多事情。”

    莫燃愣住,鬼医虽然一直在鬼镇,可却给了莫燃一种他什么都知道的感觉,他说的每一句话好像都对应了她的处境!

    “你怎么不说话?”过了一会,鬼医忽然问道,许是因为莫燃真的沉默了太久了。

    “你把我想说的话都堵没了。”莫燃只好道,他把能想到的都已经想到了,还需要她说什么?

    鬼医翻手取出一个储物袋,放在了桌子上,莫燃下意识的问:“这是给我的?”

    鬼医点了点头,莫燃拿起那储物袋看了一眼,只是神识大概那么一扫,就被里面一大堆的灵药给吓了一跳,“你怎么给我准备了这么多丹药?”

    鬼医看着她,那眼神有点不言而喻,如果莫燃真的够强,当然也就不需要这些丹药了。

    莫燃默默的收了起来,连感谢的力气都没有了,她只听说过是金钱如粪土的,今天算是见到了视丹药为无物的,莫燃忽然说道:“你这么厉害,以后有机会教我炼丹吧!”

    要是不跟鬼医接触,这样的要求莫燃绝对不会提出来的,但是现在就那么轻易的说出来了。

    “等你什么时候能操控异火的时候再说吧。”鬼医说道。

    莫燃却是一喜,鬼医虽然没有一口答应,但也没有拒绝啊!虽然现在她还控制不了轮回之火,但那时迟早的事啊!

    “好!”莫燃笑了,有点激动的说道,见鬼医看着她,莫燃忽然补充道,“你可一定要记得今天的事情。”

    鬼医点了点头。

    “我好像应该走了,天亮了。”

    在鬼医房间里待了许久,终究到了该走的时候,又是满载而归,但这一次离开鬼镇,她却是带着任务走的,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次回来。

    鬼医没有动,坐在原地看着莫燃出门,看着门缝里洒进来的晨光又一点点缩回去,鬼医修长的手指摸了摸额间蓝色的帝陨……

    莫燃从鬼医那里离开之后,又去阴童的小屋看了一眼,阴童穿着莫燃送给她的那件小奶牛的连体衣服,肥嘟嘟的身体蜷缩着,看起来睡的很香,可莫燃却记得,阴童很不喜欢沉睡,他太活泼,醒着的时候莫燃总希望他能安静一点,可现在他沉睡了,莫燃却又在希望他醒来了……

    莫燃没有再见到鬼母,直接离开了鬼镇,站在别墅门口,莫燃看着别墅的门发了一会呆,心里竟然有一种再一次没有了家的感觉……

    莫燃笑了笑,笑自己忽然间多愁善感。

    首先,她得去找房子了,然后,她得规划一下她的新生活了。

    莫燃开着艳三娘早就给她的跑车,在京城的几个楼盘都转了一圈,最后选择了一个很是热闹的小区,郊区虽然安静,但郊区也是修者喜欢活动的区域,而选择在闹市,却有些大隐隐于世的味道了。

    办理交易手续的时候,莫燃犹豫了三秒钟,手里拿着一张黑卡,还是递了出去。

    莫燃买的是现房,购置了家具便直接搬进去了,前后也不过用了十几天而已,这一次她的房间总算由她做了一回主,简单大方的色调,终于不再是那快看麻木了的粉色,莫燃终于自我拯救了一下自己的审美。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莫燃都在潜心修炼,试图突破筑基期,她在房间内布下一个小型的阵法,隔绝了房间的灵力波动,待身体恢复到了绝佳的状态之后,莫燃便直接闭关了。

    闭关之前莫燃提前给张恪发了信息,省得到时候张恪联系不到她的话又该盘问了。

    冲击筑基期并不是一件小事,莫燃心里也很重视,她本想抽时间再去兑换一些灵石回来,可连这些鬼医都帮她想好了,说是她晋级所需要的灵力根本不用从灵石当中抽取,他准备的丹药就够了。

    莫燃相信鬼医,当然,这也省了她很大的力气。

    在炼气期的时候,莫燃的晋级便一直很顺利,可在冲击筑基期的关卡时,却并没有那么快了,自服下筑基丹后,莫燃紧守灵台清明,日夜冲击关卡,循环往复,根本不知道时间过去多少。

    当那薄薄的一层壁障终于出现颤动的时候,莫燃心中方才大大的送了一口气,但也绝对没有松懈下来,反而凝神静气,聚集灵力不断的冲击!

    丹药中浓缩的灵力缓缓划开,莫燃引导着灵力从轮海一次次的攀升,经过中丹田,到达上丹田的时候却始终无法冲破那层玄门壁障!时间越长越是容易分心,就越是容易功亏一篑,莫燃不敢怠慢,不停的重复着。

    灵力一次次的枯竭,莫燃只在中途快速的吞食丹药,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莫燃咬牙引导着那针尖一般的灵力猛的冲了上去!

    只听‘啵’的一声,那声音极其细微,在莫燃脑海中却好像炸开了烟花一般!灵力汹涌的冲进了上丹田,然后盘旋一周慢慢回到了下丹田。

    在莫燃看不到的外界,灵力疯狂的涌入了莫燃的身体,晋级的纹路在她身下出现,她突破了!

    可莫燃还来不及高兴,神识中就猛的传来了剧痛,像是有东西钻进了她的神识中一般,横冲直撞,只瞬间就让她疼的满地打滚!

    莫燃抱着头,那种疼不是皮肉的折磨,也不是经骨的伤害,是一种常人难以想想的煎熬!莫燃咬着牙,尽管使劲忍着,可那刁钻的疼痛却无处不在,细碎的痛哼不断溢出口,疼痛之中莫燃再也没有力气想任何的事情。

    而神识中的剧痛还没有结束,身体的疼痛接踵而至,经脉中传来噗噗的声音,仿佛瞬间被穿了无数的孔!骨头也仿佛被敲碎一般。

    “啊——”

    莫燃忍不住低吼一声,却很快咬住了自己的胳膊。

    神识和身体的疼痛同时折磨着莫燃,莫燃不是没有疼过,不是不能忍,只是从来没有如此煎熬过,漫长的像是上刑,而且是钝刀杀人,活活的煎熬!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莫燃快没有知觉的时候,那疼痛却渐渐消失了,莫燃大喘着气,睁着有些茫然的眼睛看了一眼,便歪头晕了过去。

    这一晕,又是不知多久。

    等莫燃醒来的时候,经脉气息还有神识都是前所未有的通透!神识延伸出去,二十几曾楼中的所有一切都好像尽收眼底,那嘈杂的声音也仿佛就在耳边。

    莫燃却急急的收回了神识,这好像是大半夜,她这一看,一不小心看到好多不和谐的画面……

    莫燃躺在地板上,望着天花板好半天,这一次她有目的的释放了一下自己的神识,一直朝着小区外延伸出去,直到一个十字路口才堪堪停住!这个范围……至少有一千多米!

    莫燃忽然坐了起来,握了握拳,前所未有的力量在体内汇聚,那是炼气期的力量望尘莫及的!筑基期,果然不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